近況


關於寫作,覺得自己最近慢慢能抓回來以前的感覺。
以前,指的是「角川賞」得獎以前。

似乎好久了,其實也不過三年半。

最初時下筆寫作圖的是什麼?
一種很甜的使命感,但又帶著一點點的寂寞苦味。
就是自我陶醉罷。

我深信每個人都有分裂的人格。我發現創作故事才能讓自己同時滿足內心世界裡所有彼此隔離的部分。是一種整合所帶來的暢快,感受到內心的對話成為現實的一部份,可以看到、聽到、甚至是被觸碰到。否則為什麼會笑、會哭、會激動?當作者同時身為讀者,為什麼他還能被自己感動?你什麼都知道了,你決定命運,你安排了一切悲歡離合,為什麼仍彷彿可以置身其中?因為分裂。作者的我和讀者的我不在同一個地方、不是同一個人,甚至那個會笑的與會哭的,也都是不同的部分。

有的時候,你會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裡。
你笑的時候,其實不在現場。
你哭的時候,以為沒有別人。

當現實的煩悶逼得人逐漸分裂了,我發現有這小小虛幻的空間讓人重新抓住自己。美的是,它不完全是虛幻的。它就在那裡,被創作出來。

這樣的創作或許太過於自我中心,自娛而不能娛人。
或許它只能作為志業而非事業。
它帶來的痛苦甚至超過喜悅。
越寫,越發現自己內在的分崩離析,喜歡的同時又討厭,深愛的也會去憎惡,渴望的竟然還害怕能佔有……

我覺得自己沒有逃避——它是我唯一看到的路。
我希望能分享自己旅途中的寂寞,希望有人同自己一起醉。而這,就是最痛苦的地方。

不論是醉著,還是醒了,身旁都沒有人。
這就是最痛苦的地方。
都沒有人,除了分裂的自己。
我想既然如此,醉著、醒了,又有什麼區別?
一半的我選擇醒了,另一半的我可以繼續長醉。或許在醉夢裡我也可以繼續作夢,一層一層地穿越,直到發現身旁終於多了一個人,然後驚醒。看吶,我有多想醉?

多想醉。

1 comment(s):

Anonymous | 19 September, 2012 07:03

若能嚐無上之歡
長醉又何妨
(但還是要記得交稿)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