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經濟學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哩。


當談到名為「經濟學」的這門學問時,你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概念是?
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其實不算太好奇!


Photobucket


那些經濟系出身的學生,十之八九都有過以下這樣的經驗。當親戚們聚集在一起,或許是吃飯吧,有人提問你在念什麼,於是你的父母搶著回答:「經濟系」,然後那些親戚(通常是老一輩的那些)往往眼睛為之一亮,接著他們就會問你對股市的看法啦,經濟不景氣還要多久啦,甚或是問哪一支股票可以買……

沒錯,這些確實跟經濟學有關!
對,有關。
不過也就僅止於此了。
經濟學並不是在教人看懂股市、也(很遺憾地?)不是在教人怎麼賺錢、其核心價值也跟經世濟民這個偉大想法有不小的落差。

如果去訪問幾位在經濟系任教的大學教授,就問他們「你認為經濟學是什麼?」會得到的答案恐怕也不只一種。比方說,可能有教授會說——

『經濟學是一門研究如何選擇的學問。』

不一會兒,他隔壁那間研究室的同事或許又會搬出另一套——

『經濟學是研究行為誘因的學問。』

或者,

『經濟學是在研究稀少資源如何分配。』

我倒是很確定不會有任何一位教授告訴大家經濟學是研究股票市場如何如何的學問。那是財務理論的議題,確實財務理論也源自經濟學,使用經濟學的數學方法和理論模型,那些在名校商學院教書的教授很可能擁有的是經濟學博士學位,即便如此那些學者也不會做出把經濟學跟股票市場或者跟賺錢云云作這麼粗暴的連結。

當我們談選擇、談誘因、談資源分配,我們都是在談人的議題。所以經濟學毫無疑問地,是研究人類行為的學問,所以它是一種社會科學,但是它使用數量方法,所以它也是一門以數學為工具的科學。事實上經濟學與物理學有諸多類似之處,尤其在於它們都從假設出發,從簡化的數學模型一步一步推導出結論,的這一點上,真是不謀而合。時至今日經濟學與物理學早就在許多方面有了聯姻,比方說量子賽局理論就是一例。

經濟學,它是一種社會物理學。
我喜歡這個說法,但我恐怕它並沒有提供太多的洞見,對於那些不明白經濟學到底在幹啥子事的圈外人來講,它還是一大團模糊在那兒!

如果要我來說,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類這種社會性動物,在社會上的各種複雜行為背後之因果的學問。資源稀少是它的最基本前提。資源無限就不會有經濟學了,這是經濟學比物理學輕鬆的一個地方,不會有「奇異點」的問題。(笑)然而它比物理學悽慘之處在於,它研究人類,而人類呢,基本上,太複雜了。

我們的行為來自我們的大腦,而我們這不過一公斤半的大腦,在科學史上已經被公認為是最複雜難解的一個生物機構。

經濟學到底在研究什麼問題?這個問法其實不夠好。我覺得你大可以這樣問:「經濟學可以研究什麼問題?」這時候我很樂意告訴你,它可以研究任何事情——只要是的事情。它可以研究相撲選手有沒有作弊、小班制教學到底有無效益、長得漂亮收入平均會高多少、單一性伴侶的精神是否真能抑制愛滋病盛行率、失業會不會帶來犯罪、看電視會不會變笨、上網普及對性犯罪率的影響、大學教育到底能提高多少日後的薪資所得……但它當然也可以問像這樣的:景氣為什麼會循環?國際貿易有什麼好處?股市和債市誰的風險比較小?利率如何影響物價?

事實上,除了上面那些玩意兒,它還能回答一些你可能以為是其他學問專門在處理的深奧難題,包括:生物演化的動態機制是什麼?哪一種投票方式比較好?人究竟有多麼自私?它們分別可以由演化賽局理論、政治經濟學、以及行為經濟學來看待,並且至今為止都已經得到相當豐碩的成果。更多跨科學問正在逐步成熟,包括神經經濟學——腦科學與經濟學的結合,顯示它不是一門閉門造車的學問,它是一種看待並處理、探究人類事務的科學方法,這個方法雖有限制但亦有其彈性,並且,以數學為基礎。

這些議題,到最後都回歸至很簡單的概念:我們在問因果關係。由於人類社會不容許大規模的實驗,所以我們缺乏控制變因的環境——注意連五歲小孩都懂控制變因的意思,這近乎本能——但是經濟計量學家仍然不斷發展出各種嶄新的技巧試圖釐清「從相關到因果」的坎坷論證路途。

也有的時候,因果關係不是最核心的焦點。比方說我們可能關心預測,我們想知道「這個世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雖然因果關係的釐清絕對有助於模型對真實世界的未來預測,然而如果一種預測力可以在不問因果關係的情況下成立,那何樂而不為?如果我不需要知道人們為什麼看壞景氣就可以預測下一季的股盤表現,何樂而不為?

在時間序列分析的領域上,所謂的「Granger Causality」就是在談這種預測力。雖然他用了因果(Causality)這個字眼但它其實不問因果,只管預測。但即使在不問因果的體系底下,我們還是在關心人的問題。預測宇宙的未來交給物理學家,但預測人類社會(哪怕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未來,則是許多經濟學家很有興趣的事業。

面對人類社會的現象,提出假說很容易,要驗證卻很難。上網率的普及憑什麼降低性犯罪率?我也可以說那些男人看多了腥羶色的網路內容之後就起了歹念,出門強暴女人,但為什麼數據不是這樣說話的?

我可以大放厥詞地宣稱那些長得帥、長得美的在職場上會遇到更多困難,因為他們會惹來同儕與上司的忌妒導致升遷困難。我還可以替自己的這番說詞上一個漂亮的名詞,說這是我的「同儕忌妒理論」(天曉得這是什麼東西)。但為什麼數據不是這樣說話的?

許多求好心切的孩童家長們擔心暴力電玩為讓小孩學壞。對,這也是一種假說。我在想,身為一個擁有正常理性中樞前額葉大腦皮質的人,你怎麼可能不去懷疑?


事實上,數據不會說話。
是經濟學家努力試圖從數據中說話。

出一張嘴真的很容易,尤其我們現在知道我們的左半腦擁有一個理性詮釋器的功能,可以對任何事物提出認為可靠的理論(其實只是一種說詞)。光是「上網率普及可以降低性犯罪率」我就有千百個理由可以拿出來說嘴,我可以說因為線上色情內容讓廣大男性同胞在自宅裡獲得了滿足,所以出外比較不會失控;我可以說這可能是大腦神經元刺激的習慣化,他們對這種刺激漸漸沒感覺了,對性犯罪行為自然也沒勁兒了;或者我可以說他們純粹只是把精力都消耗在虛擬世界,所以現實世界沒多餘的力氣去承擔風險進行犯罪囉。

很滑稽的是,對於「上網率普及將會提高性犯罪率」我竟然也有幾個馬上可以脫口而出的「理論」!看看,這些內容真是太噁心了他們喚起了男人的黑暗面讓他們獸性大發,出門能不犯罪嗎?天啊這些小女孩未成年啊!如果這些男人也真的對她們下手怎麼辦?這是鼓吹犯罪!喔不然,洗腦,對,是惡性洗腦!看看這些男人多麼腦弱看幾張圖片就出去強姦女人了,上網真是罪過罪過……

有沒有發現這完全只是一種思想遊戲?空談。無結論。意識形態。這是無謂的辯論,彷彿嘴巴說一說事情就跟真的一樣了。經濟學家當然也靠嘴巴,不過他們還有數學。數學很難騙人,真相時常顯得不證自明,錯誤的邏輯逃得了一時逃不過一世。

這,就是經濟學。

人類社會的物理學,因果關係的分析,解釋行為背後的緣由與誘因,為了讓世間更美麗。就算在一塊沒有人類的大陸上,熱力學第二定律還是成立,但經濟學就不重要了。然而我們是人,我們需要研究我們自己,因此經濟學是一種人文科學,人文的物理學。


你大可以不懂什麼是工具變數回歸模型,但是當人們說A的發生導致B的後果,你應該要有所警覺,要有自己的看法。一種富有經濟學精神的看法通常有助於釐清這類因果詭辯,這就是一種科學精神,每個人的大腦早都準備好去接受它。

下次當你聽見有為人父母者說這部卡通裡有人在明目張膽地抽菸這會教壞小孩呀,你怎麼會不去質疑他身為父母連告訴自己孩子抽菸不健康這種基本的日常家庭教育都辦不到?依照這個邏輯,父母真的是很危險的生物,應該把他們跟他們的孩子終生隔離,贊同的請舉手。(我反對先!)

大部分的相關不是因果,這不是問題。
問題是,錯誤地將特定的相關視為重大的因果,而漠視背後的真相不去追究,那就太——令人難過沮喪了,不是嗎?

5 comment(s):

拉拉拉 我啦啦啦 ( 其實很徬徨的) | 28 April, 2012 17:27

最近打算參加營隊

似乎是看到這篇文章才對經濟這一詞產生興趣的
"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類這種社會性動物,在社會上的各種複雜行為背後之因果的學問"

為什麼您當初會對經濟感到興趣呢?

以及 是不是 學經濟 一定要有不錯的數理能力 邏輯推理能力呢?

謝謝

永遠黑 | 28 April, 2012 19:14

> 拉拉拉 我啦啦啦 ( 其實很徬徨的)

你好,

看到有人對經濟學有興趣會讓我十分興奮,所以我很樂意花一點篇幅來分享我的一些看法。或許這有助於年輕學子及早接納(或者遠離)經濟學的美好世界。

我大學並不是念經濟系。我念政大的商學院,當初我跟大部分的高中生一樣,對於各大學科系沒有太深切的認識,我只抓了一個簡單的大方向,然後志願就開始一路由高處往下填……這其實是很沒效率的,所以任何想念大學的年輕人如果願意在高中、甚至是國中時代就提前設法挖掘自己對各類知識的興趣,那是十分令人激賞的,你可以省去很多誤打誤撞的瑣碎青春歲月。我就是誤打誤撞的。在進入商學院之前,我對經濟學的認識大概就是——跟金錢有關的某種學問……吧!

我是在大學四年期間逐漸發現經濟學的樂趣所在。所以後來我就決定要繼續深入玩味這門學問,所以跑去念了台大經研所。我十分滿足。不過我得承認經濟學並不是我唯一(甚至不見得是「最」)有興趣的東西,但它是唯一讓我趕得及在正常求學路程中追求的學問。我也對理論物理和認知神經科學很有興趣,不過當我體認到這個偏好時已經太遲了,求學念書的黃金歲月早已消磨泰半。

如果你是要參加那種推廣經濟學(或者任何其他學問)的營隊,我覺得這是很棒的,讓你提早準備接受/拒絕一個可能性。至於經濟學是不是一定要有不錯的數理能力、邏輯推理能力,這即使在圈內也一直都是十分燙手的話題。(笑

我可以這麼說。一套良好的經濟學訓練,一定能讓你培養出不錯的數理與邏輯推理能力。這意味著兩件事情,如果一個學生本身就具備這方面(數學)的才能,他就能如魚得水;反過來說,如果你相信自己的數學能力是可以被培養的,那也沒必要去害怕接觸任何大量使用數學的學問。只有一種人是會令我的擔憂的,那就是他本身對數學已經充滿恐懼、厭惡、或排斥,這種人我斷言他不適合念經濟學,因為他不能去擁抱科學的語言。

大抵上我覺得不能擁抱數學的人,面臨的問題是:他們既找不到這門學問的實質益處,又不能從中得到成就感。微積分對你的日常生活有任何幫助嗎?好像還真的沒有!如果站在這種功利主義的角度出發,而不能接納數學帶來的抽象世界,我想就是一種,呃,緣分吧。我喜歡把數學視為一種幻想,就好像我成天都會幻想一樣,它是那諸多幻想中的一種面貌罷了。學習數學就是在學習操作這個幻想世界的元素,直到某天,你突然發現,這個幻想世界——其實是真的!你會很難抗拒那股興奮。它明明是那麼抽象,但它是真的,用它自己的(或者我們希望它的)方式描述了我們眼中的這個世界。



最後是一點個人的惋惜。

我覺得台灣的大學體制中關於經濟學這個學系的課程內容,並沒有把它的獨特價值彰顯出來。就算是國內最好的program(對就是台大)也沒有。這麼說並不是指國外的大學就有做到這點,其實我不知道,但在我的理想中我覺得經濟系出身的大學生應該具備更尖銳、更強悍、更深入的專業能力,使他們能夠與商學院的學生徹底區隔開來(我認為經濟系學生要擁有比商學院學生更強的數學能力,但目前的現實往往是相反的)。最近得知國外的一項研究指出,在美國,經濟學領域出身的人才的平均薪水是所有領域中最高的。所有領域。我敢說在台灣這不會是事實,因為經濟系的訓練太鬆散了,太安逸了。所以一方面我會很興奮有優秀的學生去念經濟系,另一方面又害怕他們會感到失望。

這種心情真的很複雜……XD

默誠 | 14 August, 2012 12:5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默誠 | 14 August, 2012 12:56

怎麼說

經濟學是完全不需要數學的

看看張五常的 經濟解釋

就知道了

永遠黑 | 14 August, 2012 13:35

> 默誠

沒有什麼科學是不需要數學的。
但你通常可以用非數學的方式傳達它的精神。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