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學生,了。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只是一篇閒言閒語。

最近浸淫在閱讀的日子裡,讓我逐漸發現自己為什麼那麼抗拒攻讀博士學位,即使身旁的許多人顯然都十分詫異於我的這份決定。在他們眼中(起碼一大部分的)我鐵定是熱愛學術與知識的。這沒有錯,我很喜歡追求知識,喜愛邏輯辯證,還常常會把別人眼中的「課內書物」當成「課外書物」來享受。

但是這不能支持我去攻讀博士學位。

因為現在我只想追求喜歡的知識,難以面對攻讀博士學位所需的成本——你無論如何必須處理一些你不喜歡、以後也不會用到、完全只是為了證明自己能力的學識——不仿就將之稱為「學術障礙」吧!跨過障礙才能獲得文憑與來自社會的認可。以經濟學為例,那些喜愛用個體實證方法解析社會現象背後因果關聯的經濟學家,當初攻讀博士班仍不得不面對他們眼中鐵定十分乏味的各類總體理論數學模型。

我只想閱讀自己有興趣的東西。時至今日,對於自己到底對什麼東西感興趣已經少有迷惘,這樣的發掘如果能更早在強迫教育的中學時代就產生,想必能避開許多不效率的成長經驗吧。可惜就這點而言我就只是個凡人,不論是對外在的世界,還是內在的自我,埋藏大腦深處的偏好都覺察得太晚。

總覺得現在的自己才真正有資格被稱為一名「學生」,但諷刺地是從社會結構來看我已經不得不設法成為「一個大人」。這兩者可以兼具嗎?可以吧,我想,只是難度又比做一個純粹的好學生來得更高了。

所以才說當學生是幸福的。
現在我體會這句話藏有自己過去不曾推想過的含意。
願,全天下的學生都看見了他們身上的幸福。



前陣子迷上了無印良品的紙製收納系列,覺得實用又不失美觀,而且價格是可以接受。像這樣擺在桌上製造收納空間,我可以把那些惱人但又時常必須取用的3C配件(藍芽耳機、小型喇叭、充電器、隨身電源……)收得妥善;另外也拿來擺放大量的文具填充品。(筆芯、墨水、橡皮擦、美工刀片……)
另外還有這個系列我也很喜歡,基本上是做成硬式提袋的樣子,但是豎起來擺桌上未嘗不是一個好用法!裡面放的雜誌如果滿了就直接把整個紙盒抽出來另外打理;也可以拿來放一些正在閱讀的書。呃,但是因為「正在閱讀的書」總是堆得太多了所以最後還是另外處理了降。

意味不明地來到黏呼呼棉花棒。這是逛大創的時候看到的,棉花棒頂端有黏性,本來想說這樣掏起耳朵會不會有什麼額外的快感,不過事實上的使用經驗真不怎麼樣。

不想再用了。
剩下的拿去黏螞蟻好了。






過個農曆年節,也充電得差不多了。
接下來要開始下筆《黑色迷因》第二集!對了順帶一提第一集的副標題是〈水葬懺悔:Jamais Vu〉第二集的副標則是〈全鏡像:Free Wont〉!(沒人理你)

4 comment(s):

Jennifer | 10 February, 2012 12:12

那我現在真~幸~福~~啊啊啊啊~~

我也好想只念自己喜歡的東西

永遠黑 | 10 February, 2012 17:41

把握大學吧!

聖潔的人 | 22 February, 2012 22:08

不是,學生,了。
是,人妻,才對。

永遠黑 | 22 February, 2012 23:04

惡魔滑0,請不要,假聖潔,之名。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