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來歲末書展&歲末雜談趴兔


Photobucket


如題。
這個月七號至年底為止,博客來有「台灣角川華文原創書展」歲末特惠!內容是單書七五折,兩本七折

最近網路書店真是瘋狂折扣啊,趁這個機會也來幫自己多多宣傳一下嘿。
順便來個年終大回顧吧!算是記錄自己到目前為止關於小說出版的一些心路歷程。懶得看長文的這裡有作者精心特製的簡單廣告版先來上~(喂


Photobucket
定價:220 優惠價:75165
Photobucket
定價:260 優惠價:75195
Photobucket
定價:280 優惠價:75210
Photobucket
定價:280 優惠價:75210






下面開始閒聊。
首先是《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 博客來頁面
09年六月中旬出版,具有歷史意義的常闇出道作。
還記得投稿的當天,正好是台大經研所一門暑期先修課開課的日子。好像是叫作「數量方法」吧!或者是類似的玩意兒總之不重要。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總覺得,還記得那份稿子在自己背包裡的重量。
雖然這一定只是種記憶錯覺。

比較搞笑的地方是,當時我採用灰色字體來標示代表過去時序或少數特殊情形的文字段落,不過其實一般的黑白印刷是印不出來這種差別的,所以如果審稿者不論是看著我的紙本稿,又或者是用電子檔黑白列印,都看不出來這個字體變化。

我耍笨惹。

後來想想有些評審說不定因此根本沒有真正看懂(起碼某些部分)我寫的故事。
「天啊這作者東扯一句西扯一句!」←設計對白
不過無論如何我得獎了。
真的很高興。
雖然接起賽方(當時的總編輯)的電話後,我馬上就陷入了低潮。

理由一:『恭喜你得了——第三名。』
理由二:『你這個作品不好賣喔。』

也是那通電話我才確定了全部得獎作品都會朝出書的目標來跑,的這件事情。關於作品好不好賣其實創作者心裡總是有譜的,自己寫的東西「問題」在哪裡並不難察覺,只是很難去承認,這種感覺很像是買樂透——硬是相信自己就是那千萬人中的幸運兒,忽略了廣大的失敗者沉默。

相信自己是特別的。
這是人,作為地球上最複雜的一種生物,總會犯下的最大錯誤。

我就覺得自己很特別,怎麼想都難以否認。我很特別。嘿,難道不是嗎?這都不重要。說說得獎之後,面臨兩個實際問題。

第一:修稿。
第二:找插畫家。

關於第一點,我唯一想抱怨的就是台灣角川堅持把「魔術師」換成「魔法師」,「魔術」變「魔法」。編輯們的理由是認為魔法這個字眼比較平易近人。我想也是同樣的道理所以我們有了《魔法禁書目錄》而不是《魔術禁書目錄》——注意後者才是原文用字。

所以我為什麼當初選擇魔術這個字眼呢?因為《妖精鄉》這個故事建構在一個涵蓋類現實世界東西方文化的多民族大陸上,我覺得魔法這個字眼太歐風,魔術相對比較中性。不過因為所謂的「東方龍地」在《妖》書中幾乎沒有成為故事的舞台,所以要拿來說服出版社實在很困難,我就妥協了。

沒有魔術囉!
日後出版的同世界觀系列作《悖理紅的女孩》當然也一併改掉了。

然後要找插畫家,這部分也遇到了困難。結果是太晚找定人選,所以作業時間嚴重不足。比方說內彩插畫女主角的左右手特徵反了,但是恐怕根本來不及修正,除了封面以外的插畫我都是出書之後才看到的。

現在想想,或許是我的問題。因為我接連拒絕了兩個原本責任編輯的提案人選。那個時候我太有主見,求好心切。那兩個人選在國內都是毫無疑問的頂尖畫家,只是我覺得風格太偏離主流,我希望能夠更有ACG味,就拒絕了。如果我沒有拒絕的話,或許作畫時間就不會被壓縮得那麼嚴重了吧……

大家都是第一次。
難免抓不準。



第二本書,是將近一年之後才登場。
《悖理紅的女孩》第一集 博客來頁面
10年五月底出版。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Kadokawa Fantastic Novels DX系列的創始作。
好,到底什麼是DX系列哩?
「是介於輕小說和非輕小說之間的類別。」這是官方說法。
事實上,第一屆角川賞得獎作品中唯一被界定為典型輕小說的,就只有《魔法藥販局》而已。《罌籠葬》不是。《馬桶上的阿拉丁》不是。《妖精鄉》——也不是。我把這樣的結果視為台灣角川有意開創華人風格的輕小說,是與日系輕小說有所區隔的作品類別。我還認為這樣的策略一直到第三屆為止都沒有改變。

那麼DX又怎麼說呢?
到底是介於什麼輕小說跟小說之間?老實說我拍胸膛保證——沒有人知道答案。
DX系列似乎在插畫的數量上比較少,大概就是封面+內彩。我覺得這是一種半調子的策略,當初有和責任編輯提過這個看法。我覺得只要封面放上ACG插畫就永遠不可能說什麼介於輕小說與小說之間這種鬼話。根本沒有任何一般小說習慣讀者會拿起這種書,所以你的書絕對跨不過去;既有的輕小說讀者呢?他們只會看到比較貴的價格跟比較少的插畫而已。

一個比較有機會的妥協方式,我認為是「封面無插畫,但內頁有插畫」。封面會決定讀者買下一本書之前的一切。ACG風格的插畫會趕跑幾乎所有非這個圈子的讀者。沒有什麼介於兩者之間的東西存在。

要做就做絕,想搞DX乾脆就捨棄插畫吧!當時我一度這麼想。
天曉得總編輯突然提議要找日本插畫家。
我馬上就昏了。
又一次,相信自己是特別的。
當然,《悖理紅的女孩》插畫只有兩張是還存在別的考量。
我覺得無所謂的地方在於,反正書本決定是不包封膜的,輕小說讀者不會有被騙的感覺,因為他們可以在書店先翻過。

然後我就被狠狠打了臉。
因為廠商疏失把書全部包膜了。
仔細想想違約金應該是付給我才對吧。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悖理紅的女孩》第二集,博客來頁面
10年十二月底出版。
我不太記得是什麼時候交稿的,不過那是趕在我入伍服役之前。事實上,在第二集完稿之後我無縫接寫第三集,後者在十月中完稿——第二集還沒出呢!

那個時候真的寫很快。
也很愉快。
因為第三集登場了許多我特別喜歡的角色,而且把幾個我一直夢寐以求的場景給實現了。有時候一個故事之所以誕生,很可能就只是因為腦海中曾經浮現那幾幅夢寐以求的場景而已,然後為了要追到這個場景,作者就開始堆疊文字、堆疊設定、堆疊情節,直到終於寫出那個場景為止,覺得心曠神怡……

這種樂趣,相信有實際寫作經驗的朋友都能夠體會。
真的非常美妙。


Uploaded from the Photobucket Android App



《悖理紅的女孩》第三集,博客來頁面
11年六月底出版。

服役期間我沒寫什麼東西,因為實在沉不下心來,部隊裡鳥事一籮筐,一出來放假就只想懶在那裡。(笑

《悖理紅的女孩》第四集,系列作完結篇,在11年十一月中完稿,我的第一部大長篇系列總算畫下了句點。這個時候我已經服役完畢了,面臨人生的下一個關卡。卻也在差不多這個時間點,全新的科幻長篇作品《黑色迷因》的靈感從我的腦袋裡開花結果。

目前《黑》書已經完成八萬餘字,等到第一集寫完之後,我就要開始找工作了。接下來會利用業餘的時間繼續創作,把這部長篇完成。

如果要我用一個詞彙來形容《黑色迷因》與《悖理紅的女孩》兩者的差異,我會說:脫胎換骨。或許,真的這部作品已經不再是輕小說讀者會認同的「輕小說」概念的作品(就算我堅持它是),但它依然是常闇的作品。

更重要的是,
它是一部有趣、好看的作品。
創作者常常高估自己作品的價值,這點我實在無法否認。

——我還是覺得它是很棒的作品。(燦笑

距離歲末還有十四天。
最近平均一天可以寫三千多字。
希望大家能早日看見《悖理紅》的故事完結,然後跟著我一起邁向下一個感動。這就是我的新年新希望,雖然年還沒跨過去,我先排程起來就對啦。

對,
下一個感動。
我現在彷彿能為它而生。
太美妙了這種生命的充實感!

沒有比寫小說更愉快的事情了。一筆一畫,全是世界。那些故事因我而生,現在我倒覺得自己也彷彿為了它們而活。太美妙了,這種生命的充實感。

I love it.
Love writing.
And writing for love.

3 comment(s):

阿魚 | 17 December, 2011 21:56

欸,本來的留言框裡有灰字嗎?

不過現在書店逛一圈,本來就有插畫或是會放其他神秘圖騰的書的封面也慢慢開始帶點ACG風了(蓋亞etc)
但讀者群又跟純粹的ACG觀眾群有所差異
所以角川是遇見了為來的發展才這樣處理?XD

永遠黑 | 18 December, 2011 15:05

> 阿魚

你指的灰字是啥?

我覺得想要兩邊吃又想要保有插畫,還有一個可能的做法是找純正美術系出身的畫家,基於這些人會有的堅持,他們通常能畫出一些「似ACG而非ACG」的東西,讓看的人不會有「這就那些動漫畫那些東西」而是產生「這是一幅大眾美術畫作」的觀感。

其實我現在就蠻喜歡這類的。XD

Anonymous | 19 December, 2011 04:30

沒想到角川竟然不認為馬桶屬於典型輕小說
這還真是讓人感到意外
果然是因為沒有走妹線的關係嗎?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