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近的閒聊


來聊聊近況吧。

最近這個部落格連續開了兩部作品的網路連載,而且都不是我之前本來規劃要連載的內容,這背後確實有一些緣故。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才讓我有了這些動作。至於是什麼事情,或許各位看完這篇文章就大致能心領神會了。

不論如何,這篇文章我主要想聊的是關於新的連載《黑色迷因:水葬懺悔》這部作品。跟《無限因果》那個自認還不夠成熟的作品很不一樣的地方是,這部《黑色迷因》是作者常闇的嘔血之作。

沒錯,它是我的全力之作。

它有幾個特徵。首先,它是全新企劃,不奠基於任何既有的想法、設定概念與風格,完全是最新也最能反映本人現在靈魂內涵的作品。會這麼說是因為,以已經出版的作品不論是《妖精鄉》還是《悖理紅的女孩》而言,都是「翻舊帳」來的。前者是為了比賽挖舊有的稿子出來大幅改寫之後投出,後者則是原本就奠基於前者的奇幻長篇,也是早就下筆的東西。

《黑色迷因》不一樣。它是真正在我累積了目前為止所有創作(以及出版)歷程之後,才誕生的前鋒主力作品。在這之前我也把玩過短篇搞笑、溫馨感人、黑暗懸疑這些元素。這部作品是我集所有創作心得凝聚而成的結晶。整部作品的企劃從今年十月才啟動,一切從零開始,它讓我放下了所有其他手邊的企劃,全力傾心投入其中。

所以,它是我現在心目中最棒的作品。

當然它還沒完成,所以這是一個未來式敘述,代表的是作者個人的強烈期許。《黑色迷因》是一部融合當代神經認知科學,加上少許奇幻超能力氛圍,以近未來現實為時代背景的犯罪懸疑長篇小說。我想用這部作品,重新定義什麼是我心目中的輕小說典範。

我預計今年底前會完成這部長篇的第一集。至於為什麼會突然把它放到網路上來呢?實不相瞞,因為這部作品的企劃已經被過去與我合作的出版社台灣角川正式拒絕了,對方的理由是:「市場接受度太低,小眾風格。」

我知道在某個匿名討論板上,少數有心人士不定期地就會對我作出言語攻擊。雖然我不知道彼此之間到底曾發生什麼過節,畢竟我連你們是誰都不知道,但你們如果想針對這個「常闇被出版社拒絕」的事實加以大肆冷嘲熱諷,那就請便吧。

我把《黑色迷因》放上來。
畢竟,因為它現在是只屬於我的孩子了。
被出版社拒絕確實是很大的打擊,但是無法消滅我的熱情。
生意上的再多計算,也無法衡量夢想的分量。
我還沒有失去追逐夢想的能力。

我還是,很想飛。
因為我不老。

目前《黑色迷因》完稿字數已經突破七萬,刊登的部分是前一萬四千字左右。我會配合我的寫作狀況慢慢更新連載進度,希望喜歡常闇故事風格的讀者,也能撥冗細心品味這部作品,得到靈魂閱讀的無上喜悅,而且,現在你們連一毛錢都不需要花了!

在國內這窄小的創作圈子裡,願那些勇敢逐夢者,都永不輕言放棄。

最後,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明年再會了。



(喔聖誕夜會先更新一次進度!)

14 comment(s):

白索 | 12 December, 2011 22:23

的確,以現在輕小的立場來看,真的是小眾。
但是我非常期待黑色迷因的後續,真的。
風格特殊,伏筆、迷之類的都很GJ、很有趣!
(喔喔我好喜歡犯罪推裡喔喔喔喔喔)

EverDark | 12 December, 2011 22:27

那麼,僅讓作者的我在此向你保證,
絕對不會讓你失望。
絕對。

Anonymous | 14 December, 2011 03:46

路人經過...
我必須說,不只是這部作品,
其實您的所有作品風格都很小眾,至少在輕小說這塊領域是這樣沒錯。
台灣很難養得起您這種類型的作家。
其實您應該比較適合寫一般向的小說。看了這部作品後,我更加如此確定了。
衷心希望您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舞台,加油吧。

永遠黑 | 14 December, 2011 09:02

> Anonymous

所以我的作品與所謂輕小說風格到底是哪裡格格不入?
這只是一種感覺?
或者真的可以客觀分析呢?

Anonymous | 14 December, 2011 15:02

太有深度了...
您作品的很多東西與情節會發人深思
但是懶得思考的人會看得很累
您知道
很多暢銷輕小說都滿無腦的...
您的作品會讓喜歡思考的讀者十分享受
但大多數讀者喜歡更直接的東西
例如女主角的小褲褲、中二主角的熱血台詞與一堆能力設定、漫無目的的搞笑與吐槽
而這些正是所謂的輕小說的最大賣點
也是您作品普遍缺乏的東西

永遠黑 | 14 December, 2011 16:05

「無腦」這個字眼恐怕會冒犯到讀者,所以我想換一種說法——直白。
輕小說有很多相當直白的作品,它們的訴求是很乾脆、很基層、或許也很爽快的娛樂感。
但是因為這種作品當前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我覺得這個市場缺乏一些變化。

輕小說應該是更包羅萬象的。
但是它現在被日式ACG的主流給牽著走了。

我想要為它的豐富性作出貢獻,而且那也是我想寫的東西。
我想寫的同樣是娛樂作品,但是是那種希望能夠激發更深層感動的娛樂作品。要我舉例的話,那就是好萊塢來電影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它能導出全球賣座的商業大片,但內容極富啟發性,與深層的感動。

這樣的大師可以用賣錢的娛樂元素,去包裝性靈的故事。
我便希望以他為楷模。
我想在小說的商業世界中打造類似的作品。
我希望呈現出來的作品是知性的,嚴謹的,能登大雅之堂的,通俗卻不朽的。

或許我太一廂情願了。
但是懷有像我這樣抱負的創作者,一定,很多。
更具體來說,我想要打破類型小說的讀者之間彼此的隔閡與不理解。文人相輕的年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讀者開始在畫地自限,因為創作出版品實在太多了,篩選的成本造就了這種我稱之為盲目的閱讀選擇。

有時候,我們拒絕看一本小說只是基於非常沒有道理的原因。
比方說因為它有讓自己感到羞愧的封面。
我們因此拒絕了太多的好書。

我覺得輕小說這體裁有它的莫大潛力,首先因為它擺脫了文學那孤獨又沉重的包袱,其次它與動漫次文化又有所連結。我不想要「關起門來的感動」。我想要寫,任何人,都能從中萃取感動的開放性作品。某種程度上,我想要的就是全方面的演出,與利基市場完全相反的策略。

或許是個能輕易致作者於死地的無謀策略。

現在我慢慢體會了,輕小說與動漫次文化的連結,是一種不亞於文學孤獨的沉重包袱。
但,我還是想要去挑戰它。
因為我覺得這背後有好多美妙的東西,實在無法不讓我渴望去分享它、傳遞它。

我會繼續去找。
去找到一間出版社,認同我這種想法的出版社,而且願意出力支持我。



最後,
謝謝你的意見。

Anonymous | 14 December, 2011 17:49

有點沈重了。

不過我喜歡妖精鄉,之前你PO的妖精鄉另一本大綱我也十分喜歡。

悖裡紅也有買呢。

商業就是商業。

市場就是市場。

如你所言,

可以用賣錢的娛樂元素,去包裝性靈的故事。
我便希望以他為楷模。
我想在小說的商業世界中打造類似的作品。
我希望呈現出來的作品是知性的,嚴謹的,能登大雅之堂的,通俗卻不朽的。

很令人激賞的發言,也挺感動的,可惜出版社還是不會冒險吧。

我也只能買書支持囉。

加油!

永遠黑 | 14 December, 2011 21:45

加油!

Anonymous | 22 December, 2011 00:19

唔...抱歉,我是個一直潛伏在這裡,今天第一次想留言的人。

我曾和台灣本土的某出版社玩投稿與退稿的遊戲玩了近4年,
那時候同一部作品累積退稿次數有17次,
我拿到的退稿理由幾乎都是"故事情節過於生活化,不符合商業誌風格"。
好不容易盼到一張稿件錄取通知,我幾乎已經快認不得那是自己寫出來的"東西"。
後來,我轉行當翻譯,
每天看別人的作品,看到最近,我突然覺得,
現在我把當初那個被批"情節過於生活化"的稿子拿來出書,或許會大賣也說不定XD (說笑的~)

廢話說了那麼多行,其實我只是想表達台灣小說市場的風格一直不停變動,
或許不出幾年,就變成常闇的時代~ 我倒覺得您不必灰心。

不過,說到直白,讓我想起一件事。
我的某個大學副教授是推崇"文言有其存在必須性"的人,
他認為文言兼俱了讓文章的詞彙優美與劇情含有深度兩項優點。
他還認為,只要大陸不斷有"大宅院"風格的作品問世,而台灣繼續排除文言(也就是劇情生活化),
未來兩方的差距只會大到無法弭補(心機...或者說是計謀意味)。
觀察大陸的網路文學風格,的確也是寫宮廷心計居多,
回頭看台灣,雖然也有不少文筆細膩、善於寫龐大綿密的故事架構的作者,
但他們有不少是從網路文學起家,或是從大陸紅回來的。
若從這一點來看台灣小說的發展,確實會讓人悲觀起來。

不過,我寧願相信,真正喜歡閱讀的讀者大多是沉默潛伏的,他們雖然安靜,但卻是確實存在於各處。
而那些喜歡批評的人,時間都已經花在批評上了,可能...也沒空進行閱讀了吧。

永遠黑 | 23 December, 2011 13:49

> #10

常闇的時代!
真是甜蜜的感覺。(羞

希望有這麼一回事。

你這邊的文言似乎不是指文言文的文言?純粹相較於直白而言。
我是覺得台灣本土創造的各類型通俗作品比較少——去掉文學圈子的產出之後。
大家都會去讀迷霧之子,像這樣的作品,就鮮少是台灣人會寫出來的。所謂的沒有市場?那為什麼人家海外進來的就賣了呢?百思不得其解。

(這裡的「大家」,是不被侷限的跨領域讀者。或者,所謂一般群眾。)

Anonymous | 24 December, 2011 02:36

唔...就我自己的觀察來說,
我一直都覺得,台灣是由出版社主導文章風格方向而非讀者口味,
因而本土作品在上市前都被出版社以各自奇怪的規則"大力篩選"過。
以台灣的本土言情小說(或可列為言情小說的作品類型)為例,
幾乎所有出版社都不允許有悲劇作品出現。
雖說作家寫文章原本便大都以喜劇收場,
但被這種規則一約束,還是扼殺掉不少新創意。
有趣的是,出版社嘴裡說不接受悲劇,
但又引進一大堆國外的悲劇作品並且大打廣告(例如日本的文學獎得獎作品),
這個矛盾一直讓我想不透...
又好比先前許多出版社大力推銷的捏他題材作品。
在那陣捏他風潮中,我曾一度以為台灣人真的吹起了捏他風,
但後來發現,除了原本就對ACG特別有興趣的人,
否則一般大眾(就是動畫只看哆啦O夢、小丸子之類的,電玩只玩俄羅斯方塊之類的)依然連"捏他"兩字的意義都不懂。
另外,
我覺得"行銷策略"或許也大幅影響了一個作品的暢銷度與社會眾人對某類型作品的接納度,
畢竟台灣人就是吃廣告長大的嘛~(笑)
但因為我知道的例子有限,所以無法提出什麼佐證。

至於文言......當初那位副教授(現在應該早就已經升為教授了)真的是用文言文寫書的,
雖然他並不是走文學方面的老師...
那時候他給我們的作業就是"看懂他的其中一本著作並提出O千字的心得報告"。
嗯~~我想我描述到這裡就好。
那位(現任)教授很有名,再講下去,我想應該就會有人猜出是哪一位...

永遠黑 | 31 December, 2011 18:12

嗯,我也聽說過本土言情市場不要悲劇的說法。
真有趣。XD

我也覺得行銷真的很重要。
因為書非常多,光是曝光度的差別就有很大的影響吧。
不過這卻不是作者可以決定的事情。

Dili | 17 January, 2013 01:55

您好,雖然在這個時間點翻出這篇許久以前的文章似乎很奇怪......
不過總而言之呢我是來告白的。(完全無視上方關於回應文章的警告)
很慚愧地說我只有接觸常闇大的黑色迷因這部作品(而且還是今天無意間翻到的),
但是,好驚人。挑戰了令我覺得相當不可思議、難以書寫的題材,而且還是用如此平易近人、相當吸引的行文風格。好厲害。真喜歡。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常闇大的小說迷了(為何要宣告),請一定要更新,啊如果有機會出版的話我也一定會追的!就是這樣!

回到這篇文章
有段話很打動我:

「這樣的大師可以用賣錢的娛樂元素,去包裝性靈的故事。
我便希望以他為楷模。
我想在小說的商業世界中打造類似的作品。
我希望呈現出來的作品是知性的,嚴謹的,能登大雅之堂的,通俗卻不朽的。」

請原諒我就這樣一字不差直接quote下來了
不過,這還真是精準地說出了我的夢啊。
我想要在台灣的書市看到更多更多這樣的小說。不只是追求爽快感、刺激感,而且在文字之下,有更深的感情、更多的知性,打破所謂「純文學」與「商業作」之間故步自封的藩籬,全方位的作品。
啊這樣說出來反而有一種很恥的感覺,是否太理想化了(遮臉
莎士比亞跟狄更斯當年明明也是大眾取向啊(偏題

我決定要把上面quote的文字弄成MLA格式然後掛在桌前日日膜拜這樣。

永遠黑 | 20 January, 2013 22:28

> Dili

稀客!
你好。

對於《黑色迷因》這部作品我有很大的野心,但以我現有的資源我還無法把它完整的實現。
有些東西掌握的還不夠好,所以進度暫時有些凍結。也因為故事前後多少都會因為設定的變化而有改變,所以雖然還有很多沒有貼出來不過為求一致性所以就先擱著了。

總之,我一定會完成它的。
謝謝你的欣賞。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