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個教改啊……


國內的升學制度其演變速度真是快得嚇人,感覺很像好萊塢編劇會喜歡的新型態病毒——很多人想要撲滅它,但它總是能快速突變以應對新環境。再這樣下去豈不是教育界末日啦?

當然沒有這麼一回事。
雖然我真的不清楚當前以及不久的未來即將會施行的升學制度其細節究竟是什麼,自己離開升學壓力下的時空背景也有相當一段時日了,不過我認為還是有一些基本觀點是不會改變的。在這篇文章裡,我想要分享這些觀點給大家。或許它們其實不那麼正確,雖然我已有十足的把握。

首先,升學的方式不是最重要的。
升學的方式,其本身不是應該被改革的當務之急。無論是談國中考高中還是高中考大學,也不管是聯考啦、兩次基測啦、指定科目考試還是啥多元入學管道,這些東西通常本身都沒有什麼罪大惡極之處。如果說「快樂的學習」是教改的最高指導原則,那麼它只要存在一個「競爭壓力的底限」,就是無可厚非的。競爭壓力一定會有,因為資源是有限的。

這個真理我一定要重複一次:
資源是有限的。

升學是一種資源的有效競爭,它一定伴隨壓力。沒有經過壓力便可就讀的學校,不可能是什麼擁有龐大資源的好學校,除非這個社會每個工作者都繳高額的稅——這不是台灣的現況,不久的未來也不會是。到此為止應該不會有人反對我的想法。升學不可能零壓力,帶有目的性的學習不可能沒有壓力。好,有壓力。現在有人(是什麼人?)抱怨學生的壓力太大,教改應運而生。病毒來囉。

我不管教改本身到底是基於什麼道理,但如果說教改無法讓「學生壓力太大」的現況獲得舒緩,也很難認定是教改的錯。所以我們拼命地去爭執教改的是是非非,都只是在浪費時間,因為教改並不是病毒。

別殺錯對象。

惡名昭彰的補習班呢?來談談「補習歪風」吧。補習是錯的嗎?當然不是。我們如果有學習的自由,我們就應該也擁有教學的自由。補習班的存在不但合法而且合情亦合理。即使從頭到尾都不論證「補習有助於學習」這個命題(意思就是我可以根本不在乎補習有沒有效),也無礙於我們得到這個結論:補習班不是病毒。

真正的病毒,是那些放任自己孩子的家長。

「大家都有補習,我的孩子沒補習不就跟不上了?」這個想法就是一種病毒,擴散得非常快。這些家長覺得自己的孩子學習成效不彰如果不是錯在學校任教的老師就是錯在訂立教育制度的政府,而補習班則是一帖密醫良方,他們竟然置身事外,抱著自己只顧著在外賺錢家裡的孩子就會自動成為有效率的學習機器這種天大的妄想。

這些人,真是可怕的教育病毒帶原者。

事情因為這些人而變得越來越複雜,複雜到連「公平」這個威力不遜於變種病毒的巨人也步入了戰場。這下可麻煩啦。

關於公平,目前看到一個現象容我先用一則小故事贅述如下——

父A的家境並不好,他一輩子辛苦賺錢只為了讓自己的小孩(子A)將來有更多的資源能助他成長,於是他的人生是那種困苦的人生,他的錢都存下來要給後代使用。父B,家裡環境不錯,可惜這個人坐吃山空,等到自己的孩子(子B)出生後,才發現竟然連義務教育的學費都繳得有點辛苦。

子A和子B同年且就讀同一所學校。

現在故事來到第二集,政府官員登場了。官員說,子A家裡比較有錢,念書當然比較有利,在升學環境中子B處於劣勢,很顯然這不公平。班級裡學生的家長們聽了覺得好像很有道理,於是我們要幫子B加分,考試成績標準降低。可喜可賀。(至於子A和子B日後的成就——干咱們屁事所以我不寫了)

所以,到底公平在哪裡?
答案是,整個過程沒有公平,只有不公平。公平巨人的驚人威力在此顯露無遺。

我怕有人天生容易擴大故事表面的戲謔性,所以我重新表述一次。今天談教改談到了公平,然後無可避免地有人把家庭背景因素也納入了考量。可惜即便我們好心地將這項要素納入考量,我們也無法擊敗邪惡的公平巨人,取得他手中緊緊掌握的公平。

有些人確實很慘,可能他好幾代之前的祖先就爛翻了,爛到如今仍使他被視為學習環境的弱勢族群。有些人的確很「衰」,可能他好幾代之前的祖先就是社會中的少數,不容易(或者沒那個興致)在體制中卡位,但是現在文化環境演變的潛移默化下他也被視為學習環境的弱勢族群。前者不用打比方了;後者比方說當代美國的黑人,或是台灣的原住民。

真要說的話,我也想宣稱自己是一定程度的弱勢族群。各位大可跳過作者以下這段無關緊要的小小往事,所以我用灰字體表示。我從國小二年級開始直到升上高中,家裡住著三個人,我、爺爺、奶奶,標準的「隔代教養」。我奶奶不識字,我爺爺則會把考卷上紅筆批改的圈圈視為錯誤、叉叉視為正確(你以為我沒有嘗試辯解過?),所以我常常把考高分的考卷藏起來當作沒這回事,反正他們其實也不太清楚學校到底都在幹麻。

我得靠自己,而我的學習誘因就是我的孤獨所伴隨而來的自尊。整個國中生涯,我活在自我陶醉且有點幼稚的成就感裡,想要當一個「在每一本課本上都畫滿亂七八糟的塗鴉但是功課非常好的,壞壞的好學生」這種角色。大致上我成功了,卻也到此為止。這樣的誘因不足,起碼不足以讓我唸完高中。所以我高中念得比較辛苦,我的學期成績一路從全班第一名持續穩定下滑到畢業前的第十一名(差不多吧)。而且我也沒考上第一志願的大學系所,所幸我在念大學的時後終於開竅了,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這覺悟來得有點遲,又不算太遲。

但是我從國中一路念到研究所都沒有補習過。就算上課常常睡覺,我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那些每天補習覺得壓力太大的學生,他們的家長是否曾經和他們傾心談過學習的誘因與知識的價值?是否曾和他們的孩子談過幸福的內涵與自我成長的經驗?還是說他們覺得自己的孩子都很聰明能無師自通,哪天一覺醒來突然從天而降生命的真諦?或者他們認為引導自己的孩子成長是別人的事情?

並不是每一個年輕的學生都有夠成熟的心態面對自己的未來並做出(或者來得及做出)決策,如果說這個時候家長的策略就是「大家都有補習,我的孩子沒補習不就跟不上了?」那就算我身為政府官員也只想給這些人一句:「怪我囉。」

公平啊,公平……只有共產主義能實現具有時間一致性的公平。如果共產主義這四個字讓你聞之色變,那麼公平巨人應該對你產生近乎同等的威嚇力。長相不佳的資本主義固然缺陷多多,但許多人至今努力不懈設法充實它的內在美。至今它運作得比共產主義好,原因倒很簡單,因為它比較符合人性。

對我而言,制度並非沒有公平層次的考量。規則一定出來就應該大家都去遵守,確保沒有人能繞道而行,這就是公平了。關於考試,公平就是不能有人作弊,這點至今我們國家做得應該不錯。多元入學?反正是比賽方法就一定有它的公平性,但只存在於「規則—遵循」的層面。一旦我們想要去考慮那些摸不著邊際沒完沒了的因素——比方說家庭背景——我們只會更加地手忙腳亂、一事無成。

不要再談公平了,災情還不夠慘烈嗎?追求公平能解決問題嗎?公平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問題。多數人心中那個美好的公平,只是一種幻覺罷了。

文章寫到這裡,可能有人會嗅到一個味道,覺得作者根本就是擺明了「教改改不改都沒差,要改的是某些家長的腦袋而已」這樣的態度,而且對於「弱勢族群在升學至上的普世價值觀底下被犧牲了」顯得漠不關心。

第一點確實沒錯。教改面臨的挑戰根本就不是升學的方式設計如何如何,而是學生與(恐怕主要是)家長的頑固心態。如果真的有更好的升學方式,那就改吧。但是當有些問題不是升學方法本身能夠解決,我們必須有勇氣跨出下一步,而不是無的放矢。年輕人們能夠「快樂學習」的國家,絕對不是以升學制度一個變因就能夠解釋——這麼直觀的事實不需要再強調了——他們的社會福利制度結構,必然也與我們的現況大相逕庭。

那麼第二點呢?弱勢族群在升學至上的普世價值觀底下被犧牲了。這個問題極需要冷靜看待。冷靜不等於冷漠。好,這次我們又要殺誰來著?如果你告訴我是升學主義,那麼你現在就可以開始動手了。

事實是,很多人都沒有動手。
很多人都不認為升學主義是他們欲獵殺的目標。
這些人之中,可能有的是既得利益者,有的是極右資本主義者,有的是企業家,但恐怕有更多都是隨波逐流之人。

不升學也成為一種能與升學相當抗衡的人生選擇時,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是更包容的。台灣還沒走到這一步,連職技體系都被貶低,彷彿人人都要念高中(=「能念就念」),而這又是為了念大學,雖然國中生沒幾個人知道大學生在幹麻——我想他們最好還是先別知道,畢竟現行台灣的大學裡充斥著升學主義下的泡沫系所。

改變這種根深蒂固的升學價值觀,需要的是更廣泛的努力,而不是把矛頭全都指向升學方式的改革。沒幾個人會在升學方式的改革裡面談「不升學」的方式吧?看,升學主義在此顯靈!誰沒感染這個病毒?散播你的抗體給大家,總有一天社會能更夠具包容性,但絕對不是在這次或者下次(還有下下次)教改之後。

教改當然是可以討論的,任何科學上證實更好的評量方式也都應該被考慮採用,但是不能認為所有問題都能透過教改解決,這是教改的非戰之罪。

作為家長的,曾經將你那沒能實現的夢想其追逐熱忱投射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嗎?曾經觀察過他們究竟在什麼場合眼神才會為之一亮嗎?曾經願意花時間、甚至是花大筆錢財去爭取機會傾聽他們內心真正想要擁有卻始終羞於表達的東西嗎?曾經包容過他們的自大狂妄嗎?曾經願意支持他們在人生中至少大膽冒一次險嗎?

你們所害怕的,不要加諸在你們的孩子身上。

如果有一半的家長能做到這個境界,我懷疑醜陋又破綻重重的價值觀如升學主義,何德何能在我們的社會中有一絲絲的立足之地。

2 comment(s):

ワタナベ君 | 31 October, 2011 02:59

這篇文章滿有趣的。批判大眾既有認知的部分讓我覺得很痛快。
就像國中生不知道大學生是混什麼吃的,很多大學生(或研究生,總之是即將告別學生階段的那群人)可能也未必清楚出了社會後要混什麼才有飯吃。

我不知道升學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否背後有什麼親緣關係,但是兩者給我的感覺都有一個潛在的概念主題句叫做"The more, the better."
但其實那個more的概念是很粗糙的,且把很多實際上不等值的要素都予以等值計算了,
結果就是年輕人在大學教育中獲得的,帶得進職場的「實彈」有多少?

看看大學的通識課程,和現在漸成為就業市場基本配備的碩士學歷,
實際的教育成果,是否真能普遍達到與期待相應的廣度和深度,我想這也是不言自明...
這類問題應該明顯存在,但從這個充滿矛盾的框架跳出來的人就我所見也著實不多,
對多數人來說,大概只要隨波逐流生活橫豎會是好過的、可接受的。

結果就是在台灣很多受過大學(高等)教育的人,不具備合理地去思考分析解決「廣面向的」問題的能力。
──如果只會解決專長分野內的問題,那其實跟技職背景出身無異了吧?(抱歉我其實對技職教育的定義不是很瞭)
所以跟站長看法的不同是:我覺得國內所缺的倒不是技職教育,而是真正符實的高等教育。
現存的太多學系,其實都只是改了名的專科而已,或許。(但硬是要掛個亮一點的牌子,不然難看。)

總之,既然大環境是這樣了,無論教改把升學規則改成什麼鳥樣,學習(升學)這條路也永遠不可能變成快樂好走的。
新一批社會人的文化素養跟競爭力大概跟現狀也不會差太多吧。
(突然覺得我寫的跟這篇文章好像是同樣標題下的不同東西,囧)

EverDark | 01 November, 2011 09:27

> ワタナベ君

通識課程啊……
在我有印象的過去經驗裡,許多的大學生都不買單,只是為了填學分。
(包括我自己也因為專業課程太多而對通識課程興趣缺缺。)
所以許多的學生打從動機開始就沒有通到什麼識,就更不用提通識課程到底上了些什麼。但我想好的通識課程應該就是各個領域裡低壓力、高啟發的新議題探險或思辨吧——又尤其是針對當代科學方面。我覺得我們國內的科學閱讀人口相對地少,大家的興致遠低於「財經商管」類別的書……

至於你提到的「真正符實的高等教育」,我比較沒有那麼悲觀。但是大學教育的資源分配極不均勻,進一步導致「台灣最好的學校只需要學生拿出近乎最低的學費」這種扭曲的現象,是我覺得比較詭異之處。還有大學教授的無差別待遇薪水也是一大悲劇。這兩個現象才是我目前看到最可議的大學問題。一些大學生之間瘋狂玩樂的心態呢?那就算不是高中的問題也是國中的問題,只是一直沒解決罷了。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