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 xia】


剩下不到兩個月(五十幾天)就要退伍了。服役的關係導致小說創作的力量很難長期維繫,也使得今年度到目前為止我的文字故事產量真的是可悲地少。雖然嚴格來說在入伍期間出版了兩本書(《悖理紅的女孩》第二、三集),不過初稿都是在入伍前就已經完工,事後也沒有經過太多的改稿……


Photobucket
特地選好用來放小說出版合約的資料夾。


因為是興趣所以想寫的東西很多,不過即便是屆時退伍了,也不見得就能沉澱下來凝聚比現在還要樂觀的創作能量。畢竟,最近我也開始在思考工作的事情了。再過個一兩次留守、放假的輪替後,也就會面臨到不丟履歷不行的人生壓力。


不可能沒有夢想過成為一個能養活自己的職業小說家。


在這個節骨眼,才發現當還擁有學生身分的時候,可以任憑自己恣意地去編織一大堆美妙的夢,歡笑之餘,那種自我調侃的輕飄飄感受,很甜;這份學生時代培養而來的甘甜任性,一路伴隨下來,漸漸地,味道也該散去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電腦裡的小說企劃暫存檔,不乏一些到現在仍自以為有趣的東西,心血來潮決定分享幾個未來比較有可能實現的獨立企劃——

OPS NO.001
《木公山高中的幽靈》

前衝弧圈球(Speed Drive),
在桌球台上擁有媲美飛機引擎轉速也就是每秒自旋百餘次的決勝型球技,如果說這樣的速度就是我青春高中生涯的變化速度,會有誰相信呢?(我不相信啦)

為了追求青春肉體啊不對是青春人生而拼命考上了男女合校制度的市立高中,少年卻在踏入校園的第一天就面臨霸凌研究社社長的桌球挑戰,賭上了校長千金那抹夢幻笑容的求偶啊不對是男子漢尊嚴之戰——旋轉吧!愛的桌球!

自評:
簡單地說,就是校園戀愛喜劇。



OPS NO.002
《不經濟研究所:一個宅男助教與他的經濟學和他的作家夢,的亂七八糟青春故事》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念經濟學的理由。」
「呃,可能吧。」
「所以你的理由是什麼?」
「我為了追尋這個一生的答案今天才會來到各位教授的面前!」

T大經濟系,毫無疑問的學術是非之地。
讓身為助教的我簡單介紹一下裡頭的牛鬼蛇神(=堅強師資)吧:
經濟史教授我*明,學生出席率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少女,傳聞十歲就取得T大電機系學士並留美深造,但實際上的完全體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叔!?
個體經濟學教授王*,能在擁擠的捷運站裡計算最短路徑並以四十碼4.2秒速追逐學生逼繳論文的傳奇男子,據說永保青春面孔的秘訣是亞光速運動!?
總體經濟學教授*九日,經濟系黑色死亡三角的一人,傳聞只要能夠連續解開他的一百道PUZZLE(謎)就能修成正果,越級畢業,但本人好像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真的還要繼續嗎?
該怎麼說呢——我也,曾經是一個正常的人。「我想畢業啊,教授!」

自評:
「怎麼看都是作者自傳吧?但其實不是自傳喔!」的溫馨勵志絕對不是作者自傳的御宅族濠洨成長故事。



OPS NO.003
《無限因果》

Pareto improvement: If one can get better without hurting anybody else, the situation is said to have a room for Pareto improvement. 
如果,任何一個人可以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使得自己變得更好,那麼這就是一種「伯瑞圖改善」。

兩名稀世數學天才,各自隱匿著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他們互相理解,即使擁有無法和對方傾訴的苦痛,他們也能默默舔舐彼此的傷口吧。

那女孩卻想要加入他倆的孤獨世界,以致意外掀開了成串的陰謀與殺機……

自評:
風格晦暗的懸疑殺人故事,某種層面來說真可謂毫無營養。



OPS NO.004
《啼烏落月》

天空裂開來了。
多麼酸苦的朱色記憶。

風的吹吐,拉扯著每一吋肌膚,皮肉全都綻開!
雨也是紅的,在崩離如碎破玻璃的遠空,滲漏……
層層龜裂如恐懼的筆觸滿天揮灑,那蔓延在雲端的血痕竟隨風咆哮而起舞——

「是『祂們』在哭泣?」

——有淚水伴奏,雨聲漸強再強,終吞了成堆哀鳴。
那是千萬種死亡的死亡,千萬種毀滅的毀滅。
是死亡再死亡,毀滅再毀滅……

一個夜晚,諸星全殞落。
千百年來的悲傷塵埃散盡時,卻獨留下了,天使骨灰。



路歌.伏拉提克,失蹤已久的伏拉提克年輕國王,為了一見女兒的婚禮而悄悄返國,卻目睹了自己國家邁向毀滅危機的那一幕——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將會極盡全力地一個月消滅一個國家,直到這片谷地成為真正淨土為止。」

突然登場在王之女盛大聯姻婚禮中,自名「渡鴉」的組織中,理應在十年前死去的他的摯友竟再次現身。那個身上承載著「天使骨」永劫詛咒的男人,在眾人面前,揮舞的灰色凶刃無情伸向十四歲新娘的頸側,然後染上了鮮血......

「路歌,你相信這世上真有純粹的邪惡嗎?」

自評:
常闇風格的大長篇奇幻,胎死腹中率穩定上升中。(還敢寫出來!)



OPS NO.005
《紅喪花》

老男人與吃花少女的刺激冒險又背德的故事。

自評:
太簡短了吧!(這、這當然是有緣由的……



嗯,差不多是這樣吧。
剩下的還有一些太破碎的就先不管了,是屬於連初階段文宣都不見得生得出來的東西。上面的五個都是單獨企劃,當然還有前篇文章提及的《妖精鄉》系列企劃,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外傳或小品的故事想要寫,比方說《悖理紅》裡焉塵遠與樺儒鏡的故事啦、茵芙倪與「媽媽」過去在西域冒險的故事啦、第一公主與她的騎士過去的故事……等等。


想寫很多很多的故事,
但唯一真正不能停下來的,是自己的故事。


現實,少有,浪漫。
真希望這些故事都能呈現到大家的面前。
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要先克服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故事的難題才行!

嘛,
就先醬吧。




3 comment(s):

白索 | 02 August, 2011 12:58

啊,頭香。
看了五個文宣其實最想看的是《紅喪花》......是因為老男人太吸引我了!!(?)
其實我對月落烏啼、不,我是說啼烏落月也蠻感興趣的,咦?是因為張繼的某首詩嗎?
不過為什麼無限因果會是毫無營養我覺得不錯啊,不過沒看到一個女孩想加入那段我以為是B--嗶--(消音)

Shao-Chuan Yang | 03 August, 2011 17:24

我看得懂第二個ㄟXD
期待一下你的創作囉

EverDark | 14 August, 2011 01:06

> 白索

1.老男人是我現在的浪漫!(rock
2.算是一時興起的命名吧,的確就是張繼。
3.《無限因果》的確是兩個男主角的故事,所以的確是逼~~~~~(耶?


> Shao-Chuan Yang

哈哈。XD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