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故事與歡喜結局



Besides, audiences love happy endings.
觀眾熱愛的故事結局

01年上映的電影《劍魚》中,飾演以暴制暴之武裝集團首腦的約翰屈伏塔在片中曾口出過這句台詞,當時令我印象深刻。雖然它在IMDb的評價實在不算好,但我倒是挺喜歡這部作品--但是跟這句台詞以及這個故事的結局卻沒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有時候便在想,故事讀者(平均而言)真的比較熱愛好的結局嗎?好的結局本身的定義固然也有值得爭論之處,但是不妨將它想得輪廓更粗略、概念更親切一些,總而言之就是「那些似乎比較邪惡的下場會比那些似乎比較善良的還要慘」的故事走向吧!不妨就來聊聊我自身的體會好了。當我捫心自問的時候,覺得自己似乎沒有這樣針對歡喜結局的偏好,但有一個例外:

愛情故事。

啊,愛情故事。
跟所有其他類型為主要元素的故事不同,當我在閱讀愛情故事的時候,會很由衷地希望看到好的結局(Good Ending, GE)。

怪了,為什麼呢?是否這種「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想望會比較普遍植於人心呢?關於這樣的體驗,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看荻原規子的《風神秘抄》,翻到下集時竟然忍不住做出「往後大幅翻動頁面看看男女主角是不是還會再相見」這樣在我自己看來實在匪夷所思且不合個人風格的舉動!(≖ฺ‿ฺ≖ฺ)

這篇文章下筆的動機,是因為最近連續看了兩本愛情故事的輕小說,分別是犬村小六的《對某飛行員的追憶》以及新井円侍的《SUGAR DARK 被埋葬的黑闇與少女》,而心有感觸。兩部作品都採用了輕小說的王道題材元素:

Boy meets Girl.
男孩,邂逅,女孩。

不過兩者在結局的部分安排可就很不一樣了。

這個時候,熱愛好結局的讀者的心境,或者說是整個閱讀的心理歷程,應該就是「會是好結局嗎→會是好結局嗎→會是好結局嗎→哎呀真的是好結局耶!」又或者是「會是好結局嗎→會是好結局嗎→會是好結局嗎→靠腰竟然不是好結局!」這兩種之一吧!(廢話)


Photobucket
《對某飛行員的追憶》
地位卑微的王牌傭兵飛行員,
為了護送即將成為未來王妃的高貴女孩至她的未婚夫懷抱裡,
而冒險單機橫跨敵方領空與大海的故事。

到底哪一種比較能夠撼動人心呢?
是好的結局留下一份甜膩的蹤跡,還是壞的結局劃下一道苦澀的傷痕,比較能夠久留人心呢?
關於空戰與愛情,則又讓我想到電影《空戰英豪》的故事結局--最終男主角並未找到逃亡至巴黎的愛人的下落。然後我發現,壞的結局似乎往往有一良好性質,就是合理

壞得合理,壞得應該,壞得叫人沒話說。


Photobucket
《SUGAR DARK》
遭受冤獄被迫服勞役的少年,
在他所工作的神秘墳場中為了逃亡而接近了「守墓者」的她,
兩人彼此人生的重大轉捩也由此刻而生……

我在想,與其說是結局究竟是好是壞,真正決定讀者感動程度或者起碼是閱讀樂趣的東西,應該不在於結局的那一個「點」,而是整個故事過程中的那條「線」。換言之,是我們在閱讀的過程中到底萌生了多麼期待一個故事擁有好的結束,這樣的念頭,其實就已經決定了我們對它的結局的感動程度,難道不是嗎?

呃,
大概吧。(隨便調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結局是好是壞或許就不重要了。此時故事應該要有的是合理性,而不是到最後關頭時刻好與壞的絕對選擇。在合理性的框架之下,作者其實沒有太多的選擇--寫得越多,選擇反而越少。


最後,還是要再一次向《風神秘抄》膜拜,從角色刻劃的層面上,你真的是目前唯一一本讓我讀者破格的好作品!(笑

2 comment(s):

阿魚 | 07 April, 2011 08:33

有段時間看書都先看結局,現在是看到一半都要遏止自己去翻結局的衝動

找個時間來看看風神秘抄,看看這本讓你破格的小說究竟如何

所以你出是不出焉塵遠和姜近晚的外傳啊,給他們GE啊(〃д〃)

EverDark | 07 April, 2011 17:25

我、我也很想出啊。
現在是時不我予的艱困時期!我還要再撐半年,再撐半年啊!(躺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