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輕小說」的包袱


這篇算是有感而發地想閒聊一下「輕小說」的話題。
似乎我好久沒有以「輕小說」為主題寫一篇正經文章了呢!

國內的輕小說讀者相信早就知道日本角川於去年十月在中國大陸正式與當地企業合資成立了分公司:廣州天聞角川。而就在去年底左右,該公司也開始長期徵稿,打算找尋其國內優秀的輕小說新銳作家。這些都不是新聞了。不過我是最近才察覺天聞角川關於徵稿嶄新的文宣頁面,裡面寫了許多的東西,頗耐人尋味。

值得注意的地方很多,不過我比較想講的是裡面談到的「我們的約稿要求」中所闡述之〈輕小說的五大特點〉

  1. 以青少年等年輕讀者為主要讀者群取向,題材、風格多樣,娛樂減壓。
  2. 文字淺白,情節明快,心理描寫直白不矯情,沒有深奧的哲理和說教,輕鬆、輕快、輕靈。
  3. 想像力豐富,強調"動漫感覺"。小說敘述注重營造強烈的分鏡感和畫面感,場面描寫有如漫畫構圖一般的動感。
  4. 以對話來發動情節,以讀者平常使用的口語來書寫,描寫少,轉場快。
  5. 以和青少年讀者平行的視角來描述作者本身認為有趣的故事。
畢竟是出版社官方的敘述文字,不難發現這幾個特點在定義上頗為具體且明確,堪稱大膽。不,咱們別再用「定義」這個麻煩的字眼了,就用「要求」吧!比方說第二點的「要求」裡提及「沒有深奧的哲理和說教」就是相當具體(儘管牽涉主觀判斷)的特色;第三點也把動漫的概念直接以分鏡感和畫面感云云闡明了,「要求」輕小說就是轉化為文字的動漫;第四點也很具體,不論是A)以對話來發動情節、還是B)描寫少、轉場快……

(至於那個第五點在我看來大概是中文Wiki條目的遺毒吧,容我這麼說)

這讓人明確感受到兩邊(台灣角川與天聞角川)做法的不同。台灣這邊出版社並沒有站出來「宣示」他們對於輕小說的「要求」--起碼未曾此具體--而中國大陸那邊卻是黑紙白字,一翻兩瞪眼。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哪一天我們終於成功把所謂「輕小說」的輪廓給明確地抓出來了,當我們不再是用外觀包裝來一口咬定,而是在讀完一本小說之後方可以斷言「嗯,這是一本輕小說」,的時候……

然後呢?

閱讀市場的分眾化一直都是進行式。我們酷愛分類,在各個領域、任何層面皆然。分類本身甚至也是一門學問。在廣義的閱讀市場上,或許是歸因於日漸競爭的環境,拿媒體來說,各家媒體都有自己的客群,他們替自己貼上標籤,只產生特定人物會有興趣看的內容,鞏固自己的利基。

許多時候,在市場裡「讓更多人閱讀」已經不再是追求的目標,因為這些生產者知道消費者的偏好就是分眾的,你無法一次討好全部的人。報紙、媒體、雜誌皆然。

但小說又不一樣。

小說應該是大眾取向的。我的意思是,大眾小說--相對於文學作品而言--應該是誰都能從中得到樂趣,除非作者在創作之初就有所設限,比方說兒少文學。大眾小說跟文學小說的分野其實不難界定,在我看來大概就是類比到「科學論文」和「科普著作」這兩味的差別吧!(笑

可是為什麼大眾小說還會繼續分眾呢?我已經快要看不到大眾小說了,我看到的彷彿是另一種小說--對,小眾小說。

市面上只有大量品種的小眾小說,而沒有一種大眾小說。

是因為太多與閱讀行為競爭的娛樂選擇使得我們看書的時間太少,所以我們只好繼續替市場分眾嗎?會有這樣的疑慮,是因為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使用以下這種方式在文宣中稱讚一部作品,我們會說「這是一本超越類型、難以歸類的好書」。就彷彿「類型」已經成為一種桎梏,一種障礙,負面的,於是對於超越它的作品,我們給予肯定;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們卻又持續地替市面上的作品標定類型!

我印象中外文書籍的封面時常都是作者姓名的標準字遠大於書名,讓我聯想到一個最好的小說分類,其實就是用作者去分類。這種分類所傳遞給讀者的情報是最純粹而沒有雜訊的,但人們顯然不會滿足於此。

如果說類型真的只是一種限制,那麼我們何必費神去追求?當然確實是有一些理由。「輕小說」的銷路有所謂的基本盤,而一般大眾小說(我就姑且先繼續這麼稱呼吧)的銷售數字則有相當大的變異量--可能極好也可能極差。這所謂輕小說銷路的基本盤,不用懷疑當然是來自ACG市場的消費者為主體,所謂輕小說是青少年取向的小說,也是因為當前ACG市場是青少年取向的市場,這一點隨著時代的推進是否會有所改變其實是未知的--但或許我們可以從ACG產業歷史較為悠久的日本市場獲得一些洞見,可惜我不曾仔細深入過此一議題。

我現在唯一能夠肯定的是,輕小說,作為一種已經被提出來的類型,即使定義再怎麼模糊,都不改變其包袱的本質

一個動人故事的創作者,其實只需要一種類型,那就是作者自己。只是把這樣的創作行為和市場的商業本質牽連在一起之後,分門別類就變得那麼理所當然了。

輕小說,一種包袱。

都是典型輕小說比賽出身的作家,為什麼櫻庭一樹獲得日本文學界「直木賞」之後便宣言再也不創作輕小說,又為什麼有川浩要額外主動強調自己的輕小說是「大人取向」(相對於青少年取向)?

因為她們都不想要這樣的包袱。

在這市場裡,有作者欣然擁抱這塊包袱,也有作者捨其而去。

雖然我應該是不會以職業作家的身分期許自己的未來生涯,但因為我很喜歡創作故事,以後不論從事什麼行業,也都還想要繼續散播我的故事,希望有人聆聽我的聲音我的思想我的訊息,所以我也會思考這個問題……

當然,現在還沒有答案。
或許總有一天我會在自己的作品裡找到答案。

或許,還是我的讀者替我找到了答案。
如此一想,便會發現那麼我只要繼續專注於創作,也就夠了。我似乎很容易分心。(苦笑



最後,
祝福大家農曆新年快樂!

8 comment(s):

阿魚 | 05 February, 2011 23:43

嘿!新年快樂!紅悖理拿來!

該說大陸真不愧是大陸嗎XD
感覺到時候在戰定義的時候一定會有人拿過來放大絕的,就算是天聞的定義XD

風0 | 08 February, 2011 22:17

我自己喜歡解讀為「這個時代的少年小說」。XD

Anonymous | 09 February, 2011 13:01

>沒有深奧的哲理和說教

如果宮崎駿的構想寫成小說,
那就無法算是天聞角川的輕小說了吧?

Anonymous | 11 February, 2011 08:16

對了
說不定天聞角川覺得市場夠大
乾脆把範圍標清楚明確 主打分眾
台角則是希望範圍廣一點
兩者策略還是有差

也許台角會出版「悖理紅」這樣不太像輕小的小說
就是有開拓狹義輕小之外市場的考量吧

EverDark | 11 February, 2011 20:43

To #1(阿魚):

紅悖理給你~(遞


---


To #2(風0):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現在有讀我的書而且覺得有趣的人,到底是分布在哪個年齡層。
從累計至目前為止的種種跡象顯示,似乎的確比我想像來得年輕不少!


---


To #3(Anonymous):

其實我始終認為深不深奧的主要問題取決於讀者的詮釋而非作者的安排。
確實作者時常投射自己的想法,也決定了作品基本的內容密度,但是「閱讀」這項行為本身就是對資訊的「接收→發想→反思」,不可能作品的密度本身就能直接決定閱讀帶來的全部感受。

所以,我覺得那條『沒有深奧的哲理和說教』的要求,只是想排除太過明顯以此為主要訴求的作品吧。


---


To #4(Anonymous):

關於天聞角川主打分眾策略這點我基本上認同。

(事實上原本這篇文章我就寫了關於這方面的一點小小分析性文章,但後來覺得自己對大陸小說市場的了解其實很有限,所以就全部砍掉了。)

至於像《悖理紅》這樣定位似乎比較特別的作品,確實從各方面來看都是一種嘗試吧!
真的是,很刺激的嘗試。

風0 | 12 February, 2011 10:12

說到這我也覺得很有趣。
從舊作以來的觀察,讓我覺得鋪書方式與封面包裝對不同客層的影響真的很大。
比方我周遭有不少朋友他們還是習慣到傳統書店買書,當中也有些人是不會逛到漫畫區的(就好像書局裡有一塊消失的空間那樣XD),他們就會跟我說「買不到你的書」。
有一些年紀較輕的朋友則是非常習慣網路購書,或者去逛漫畫便利屋這類的商店,他們就會覺得非常自然。
便利商店的部份就比較複雜一點,感覺大家都會進去,不過會挑哪一本書出來就看包裝方式,例如把動漫區視為消失空間的朋友,會拿起來的多半是像歐美翻譯書那樣的封面;當然也有相反的情況......
(不過周遭也有很多老師都是把看書=考試時做的事XD 他們倒是很愛看財經管理的書,書背後的推薦就是他們很重要的考量點)

| 12 February, 2011 20:09

沒有深奧說理……竟然明確刻畫出輕小說的輪廓啊……我想闇大的作品在那裡一定會被唾棄!!!!(開玩笑

EverDark | 13 February, 2011 13:53

To #6(風0):

嗯,包裝方式尤其顯著影響。
不過動漫電玩領域在文創產業中的角色看樣子只會越來越茁壯,這不可逆的時代潮流終究會來臨吧。

老去的,總會凋零。


---


To #7(憐):

其實我比較好奇,在這樣明文的要求下,會有什麼樣的作品突圍而出呢?
拭目以待!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