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學年度任統計學TA有感:一代超越一代


教學助理(Teaching Assistant),簡稱TA,工作內容主要為實習課(TA session)的教學,另外可能兼有作業與考卷的批改、講義的製作等輔助正課所需的行政庶務。

TA制度在國外名校行之有年,國內許多大學也都採用這個機制,不過模式多所變化。然後說到這個TA session(實習課)啊,我打這篇文章的時候才發現我為了實習課架的部落格網頁標題竟然打成TA section,然後持續了整整兩學期都沒有人發現耶!而且我連文章標籤也打錯了耶!哇賽事實證明我一年前所施展的魔法屏障段數相當之高啊,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天之音:個屁!是根本就沒有人專心看過吧!

蛀窖:可、可是指出,每次上課前都會有破百的流量啊!

天之音:表示每次上課前都有破百的瀏覽數期待你宣布停課啊還不懂嗎你這個笨蛋!

蛀窖: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崩潰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


好吧,這件事情給我的教訓是學會了很多東西一個手滑再配上一個順眼就能理所當然、夢想成真(?)的道理。

呃,以下回到正題。
得要先談談「統計學」本身。
統計學是一門非常重要的課程,在我看來任何領域的人才都應該具備統計學的基本素養。高中數學課程內容的末段會開始出現統計學的材料,不過那幾乎連皮毛都稱不上,某種程度上還會誤導學生認為統計學就只是拿樣本資料來套套公式、算算變異數或者迴歸係數的死板東西。

顯然不是這樣的。

在我看來,統計學是用來窺伺人類世界的一種自然哲學啊。
不,更明確地說應該是經濟計量學(Econometrics)——以統計學為基礎工具所發展出來的經濟學,它是提供你價值判斷基礎的一套邏輯完整的科學武裝。

我所擔任TA的這門統計學課程,比起全台灣所有其他大學所開設的統計學,是全然不同的。傳統的統計學課程過於冗長,並且內容牽涉太多並不實用的素材。然而教學體制的僵固性非常驚人,許多老師一教就是二十年如一日。這難道意味著統計學的內容也二十年如一日?當然是大錯特錯。

就拿非常普遍的迴歸分析(Regression Analysis)來說吧!不只是理論的演進而已,隨著電腦運算能力的大幅提升與個人電腦配備的普及,過去那種花費三小時實習課時間聚集所有學生在課堂上用手、用計算機去算幾十個人造樣本點的迴歸模型估計的「練習」,如今看來都是毫無效率可言的骨董級、不,是化石等級的練習方式了。

現在只要有一套好的計量軟體,就算是上萬個樣本點也能在幾秒鐘之內完成一個基本迴歸模型的估計。

但為什麼我們的統計學實習課還是三個小時呢?(°Д ° )

匪夷所思。

事實是,如果我們在正規的課堂裡二十年如一日地教,就表示我們根本沒有新的東西可以帶給下一代的學生,那麼這三小時的實習課並未隨著上述技術進步而有所改變(無論是增加還是減少)的僵固事實,就怎麼看都是一個問題了吧。

如果有相關領域的老師膽敢抱持「一代不如一代」的看法,那麼我是否可以期待他對上面的問題有所洞見?



台大經濟系的陳旭昇老師與駱明慶老師在08年開始採用大膽的全新嘗試,以上學期教授「統計學」、下學期教授「經濟計量學」的方式讓這門名為統計學的一年課程有了脫胎換骨的面貌與內容。說是全新嘗試實則有誤,因為這樣的教法完全是比照國外Econ PhD世界排名前二十的名校辦理罷了。

這樣的做法使得這門課的價值激增數倍。唯一可能的隱憂是:學生是否能夠有效吸收?( ′_ >`)

要回答這個問題並不容易。

因為學生通常不會投注台上教授(或者助教)所期待的精力在任何一門課上。一門課的時間競爭對手是非常可敬的,從比較低等級的開心農場到魔人級(?)的魔獸世界、XX之夜、某某社團活動……等等,學生們可以選擇消耗精力的管道實在太多,只怕任憑一門課再怎麼有趣,也沒有任何理由能期待平均而言學生會投注龐大的心血在上面。

那麼平均學生的吸收程度自然是有限的了。
這根本已經無關乎學生自身到底聰不聰明的問題。

所以我們只好談談假設性的、或者條件性的成效。假如一個學生非常認真投注在一門統計學的課程上,那麼該門課程的內容究竟能夠交給他多少於他自己未來人生可謂有價值的東西?

對於這一點,我可以拍胸脯保證,這門統計學能夠提供相當正面的答案。(*゜ー゜)b

舉例而言,修完一門統計學,當學生看見類似於「台灣學生多益成績平均低於XX國家學生,國內學子應該加強英文」這樣普遍會在新聞、社論出現的說法,是否有能力進行真正正確的解讀?(據我所知這曾經是台大經研所入學考題,而答案有理的人非常之少。)

一代不如一代?

完全相反!

學生具備的資源越來越豐厚了。只要存在有心的傳授者,有能力者注定只會一代超越一代。質量接近的課程我讀到研究所才遇見,現在有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已經能夠充分吸收。

還記得陳老師在上學期的課堂上曾說過,如果是當年的他,來修現在自己開的這門課,恐怕也不會表現得太好。換言之,在這門課表現傑出的同學就已經超越當年的他了。同樣系上的林明仁老師也曾經發表過「一代不如一代?」的文章。(注意問號

一代不如一代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擔任了這門課的助教之後,竟然會對此也產生一點體悟,就真的是意料之外了。



事實上就是看好這門統計學課程的價值,當初申請助教我就把它當作第一志願。(應該吧,志願表太複雜惹)

這麼好的課程值得有人為它付出一些額外的心血。
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其實花費了相當多的時間在TA內容的準備上(雖然我從來沒有上滿過三小時哈!)。實際換算的話會發現這薪水恐怕還不如接家教來得好賺!然而我卻當得蠻開心的,那種把你自己知道真正有價值的東西傳遞出去的感覺,是非常舒暢的。

時間過得相當迅速,伴隨我碩士班修業的結束,這門課的TA工作也在差不多時間告了一段落。

整體而言收穫良多。(不論就精神上還是物質上,科科

它著實讓我碩二一整年下來不到十學分的研究生生活添增了不少色彩。(笑

2 comment(s):

Jennifer | 04 July, 2010 22:11

我想發問一個很無聊的問題,之所以想問我猜我應該是總是耿耿於懷而且怨念頗深
因為高二選組我們班一半人選擇了理組
姑且不論本校的文理組優劣與否、外人的評價
敝班即將退休的數學老師對於本班的現象感到不解
甚至於有些偏頗的發言(例如:這群人真是自找麻煩...懂不懂未來社會發展的趨勢...看看理組是什麼樣子...)(可忽略)

他講了一句:「我們學校的升學率都是給理組拉下來的。」(我想在此升學率應解釋為考上公立大學的比例)

喔,這樣喔
那又怎樣?

後來有人跟我說,這樣講法不準確(引號裡面的發言)
這跟什麼「樣本數(?)」有關,或什麼的,總之那個詞我忘了

數學老師說的,到底有沒有根據
他如何這樣說、如何解讀
我真的很好奇
但說不定他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只是想批評一下理組
又或者是我太機車了

EverDark | 04 July, 2010 23:06

所以他的意思是你們學校理組升學率比較差囉。(這只是一種敘述統計)

但我想這顯然不意味著這些理組的人如果當初選了文組,未來升學率就會比較好吧?就算真是如此好了,這也只是升學率的問題,升學率是學校關心的問題,但我以為學生要關心的是自己人生的問題。不努力就是不會升上去,就算放到一個升學率高的環境也是沒用的。

總之我不認為「選擇理組」跟「未來升學率較差」之間有什麼因果關聯就對了。有的話需要一些相當充分的證據。就算是學校文組的師資較好、投注的資源較多...之類的。否則在我看來很有可能只是因為理組本來就比較競爭(比較多人想念)、升學率自然就會比較差罷了。

至於所謂的「未來社會發展趨勢」,我個人是完全看不出來任何文組優於理組的發展趨勢啦...(難以想像

雖然我本身是文組出生的,但完全只是因為當初文組每天都可以4點下課實在是太吸引我了。←這就叫作年輕時犯下的錯誤

如果要我重來一次,毫無疑問會選理組。這樣的想法基於很簡單的思維:理組能輕易跨入文組,文組則很難跨入理組。除非是和我一樣懶惰的人,否則理組當然是第一選擇,因為它對於你技能培養的「覆蓋率」較高。

當然,人各有志。我不會去認為「選文組的是錯誤、選理組就是正確」。在這之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對錯的問題。但以一個過來人的角度,我可以很明確地說:理組提供你未來人生的選擇性是比較寬廣的——但你需要投注的心血也會比較多。換言之,如果對未來有較多的不確定感,那麼選擇一個能夠提供較多可能性的方向,怎麼看都是較佳解。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