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消失的女性」


Photobucket

(圖為聯合報內容)

在之前一篇〈誰是兇手?關於那些消失的女性兩三事〉的文章中,已經介紹過「消失的女性」--也就是性別比例失衡--這個在中國與北印度、以及南韓、台灣等亞洲國家發現的人口失常現象,也介紹了一系列曾經在經濟學界發生過的相關論戰(「B型肝炎帶原說」的崛起與沒落……)。

本文延續這個議題,另外再介紹兩篇文章,探討的對象分別是中國與台灣。Nancy Qian(2008)探討中國的茶葉價格與性別比例之關係,釋例了經濟狀況作為一個影響男女比例的重要因子;Lin, Liu, and Qian(2009)則以台灣為背景,探討墮胎技術發展與國內男女比例之因果關連。

在計量方法上,這兩篇文章都採用了「自然實驗(natural experiment)」的概念,以期隔絕研究變數的「內生性(endogeneity)」問題。(相關例子可以參考〈看電視會變笨?〉這篇文章,裡面談到的樣本自我選擇其實就是一種內生性問題。)


Nancy Qian(2008)關心的問題如下:「成年人的所得是否會影響女孩的出生與存活率?」而作者透過實證結果所得到的答案是:會!而且造成的影響來自女性相對於男性的所得。

在中國,茶葉的採收主要由女性擔當,果樹的栽培和果子的收成則是男性主導。在中央經濟規畫的背景下,1978-1980年出現一次改革,使得茶葉與果樹這種被歸類為「現金作物」的中央統一採購價格大幅上升,讓這些現金作物種植地區的農家的收入有效地提高。這樣的歷史事件在經濟計量學家的眼中就是一種「類實驗(Quasi-experiment)」,因為對於這些受到影響的農家來說,這個事件是他們無法左右的,是「外生的」,所以這樣的事件彷彿一場天然的實驗,讓一部份的農家(來自適合現金作物種植的區域)相對於其他人或得了比較好的所得條件,而經濟學家則透過迴歸模型來分析這樣的差異是否會造就什麼顯著的後果。以這個例子來看,那些種植茶葉的地區的女性農民所得就顯著升高了、而種植果樹的地區的男性農民所得也升高,一場中央經濟的改革造就了「差異中的差異(difference-in-difference」的(外生)環境,讓我們得以從中檢驗出一些有趣的故事。

可以想像,資料裡將會呈現出四種不同的樣本,分別是「茶葉種植地區」、「果樹種植地區」、「茶葉以及果樹種植地區」、「以上皆非的地區」。這場改革使得這四個地區的所得分配情形有了明顯的變化,而我們則想分析這樣的變化對於「性別比例」與「男女孩受教育的情形」這樣的變項是否也會產生區域差異。

Nancy Qian(2008)的實證結果顯示,女性相對所得的提高,會讓該地區的性別比例往女性方面修正,同時女孩子的受教育情形也會改善。有趣的是,女性相對所得的提高增加女孩子受教育的程度、也增加男孩子受教育的程度;但是男性相對所得的提高呢?除了惡化性別比例(男性更多、比例更失衡)之外,還會減少女孩子受教育的程度,而對男孩子受教育的程度則沒有統計顯著影響。

顯然的,女性(相對於男性的)所得提高,除了讓更多後代女性受更好的教育之外,還能夠一定程度修正性別比例之問題。作者在結論處也提及,中國1976年到1984年間,男女的所得差異提高了整整100%--女性賺得相對於男性越來越少--這樣的問題本身可能就是造成中國現今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的禍首之一。從這樣的角度觀之,女性社經地位的持續提升,對於這個嚴重異常的人口問題想必會是一帖良藥吧。



Photobucket



接下來聊聊關於台灣的故事。

台灣也是個性別比例失衡的亞洲國家。關於這一點,「重男輕女」的價值觀作為一種有效解釋,在經歷了經濟學界的「B型肝炎帶原說」之論戰以後可以說是更沒有疑問了。Lin, Liu, and Qian(2009)研究1980年代國內墮胎合法化造成的對出生嬰兒性別比例(sex ratios at birth, SRB)之影響,發現當時SRB之增加幾乎全部都可以歸因為墮胎合法化的結果!

換言之,有許多女被墮胎了。
三十年前如此,現在亦然。(文章開頭圖片中的是2010年六月份某天發行的報紙。)

早在墮胎合法化之前,產前嬰兒性別檢測的技術就已經出現了,也就是超音波檢測技術,因此三位作者(以下簡稱LLQ)將墮胎合法化視為性別選擇性墮胎的管道的擴充。是的,一種外生的擴充--來自一場被經濟學家視為天然實驗的法律事件。(別忘了,墮胎也是自我選擇行為,可能導致迴歸模型估計的內生性問題。)

LLQ的研究指出,墮胎合法化造成的性別比例失衡惡化都來自於高胎次(第三胎或以上)以及較高齡的產婦(超過28歲者)。有趣的是,除了較年老的母親之外,資料也顯示教育程度較高的女性傾向使用墮胎進行性別篩選的可能性也比較高。整體而言,這個研究結果的政策意涵在於,針對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的國家,禁止性別選擇性的墮胎將一定程度修正比例失衡之問題。


此外,LLQ還研究了墮胎合法化對額外女嬰死亡率(Excess female mortality, EFM)的影響,發現墮胎合法化使得EFM下降了20%。換言之,女罌相對於男嬰(一但生下來)的存活率提高了!這要如何詮釋呢?

台灣也存在殺女嬰的問題嗎?

針對這個議題,LLQ有提出一些有趣的討論。首先,實證上有學者提出證據認為南韓與台灣都不存在殺女嬰導至性別嚴重失衡的結果,LLQ也不認為殺女嬰會是一個重要因子。他們提出,對於一個嬰兒死亡率甚低的國家,男女罌出生後死亡率的差異來自於所謂的「marginal differential neglect(呃,疏於照料的邊際差異)」。深夜裡一個狀況不太好但又沒有顯著病徵的女嬰可能被放置到隔天再行觀察,但同樣情況的男罌其家長平均而言會當晚就處理。事實上,有台灣資料的實證結果顯示父母親對過輕(low birth weight, LBW)女嬰的照顧相較於過輕男嬰的照顧是比較疏忽的。*


故事說了這麼多,總而言之就是重男輕女。
就是重男輕女。






[References]
Ming-Jen Lin, Jin-Tau Liu, and Nancy Qian (2009). "More women missing, fewer girls dying: The impact of abortion on sex ratios at birth and excess female mortality in Taiwan." NBER working paper.
Nancy Qian (2008). "Missing women and the price of tea in China: The effect of sex-specific earnings on sex imbalanc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3(3): 1251-85.


[Notes]
*文章中有cite這篇:Lin, Liu, and Chou (2007),但我在後面的references部分並沒有看見,可能是這個版本的working paper編輯上的不完全所致,否則我倒是也很有興趣看一看這篇實證文章。

4 comment(s):

Shao-Chuan Yang | 20 June, 2010 01:18

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就是重男輕女。

H | 20 June, 2010 02:47

我以後要生三個女兒……



如果討的到老婆的話。

黑羽 | 22 June, 2010 10:06

只能相信這種情況到下一個世代會改善了。
大家都應該去玩美少女夢工廠就會知道女兒的好(等等

EverDark | 24 June, 2010 15:00

To #1(Shao-Chuan Yang):

啊啊出現了。
每天都待在研究室超過八小時的結果,症狀出現了!


---


To #2(H):

想當人生的贏家嗎!


---


To #3(黑羽):

話說我玩美少女夢工廠的時候年紀是很不可思議地輕耶。XD
奇怪那個時候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情在玩的啊......
如果是現在的話......
嗯......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