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兇手?關於那些「消失的女性」兩三事

嗯。
十分聳動。

GENDERCIDE
性別屠殺

這是今年三月四號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一篇文章使用的字眼。該篇文章完整標題是「The War on Baby Girls: Gendercide -Killed, aborted or neglected, at least 100m girls have disappeared—and the number is rising.(針對女嬰的戰爭:性別屠殺--她們遭殺害、墮胎、或棄置,至少一百萬名女孩因此消失了,而這個數字仍在竄升。)」

消失的女性(missing women)是這個性別比例失衡現象比較常見的稱呼。「性別屠殺」當然是聳動得多了(而且在英文還是個自創字),不意外會出現在文章的標題引人注目。這個現象主要出現在中國北印度,兩地男性對女性的比例高達1.5--每一百五十個男性才有一百個女性。這件事情在1990年代就有人提出來了,當時學者設算的數字就是一百萬人,而這個現象持續增強至今,所以可以想像消失的女性已經超過一百萬人之譜。

一般來說,生男生女的機率一半一半,不過生物學是上似乎男生又稍多,而女性平均活得比男性來得長,所以高齡人口中女性會稍多、不過一般總人口的性比例往往是男性較多一些。一般常態認為是102至106(每一百個女性對應的男性數目)。所以如中國或印度的情況,背後一定有什麼故事導至如此偏向男性的異常比例。

身為東方人,我們的文化中所呈現的「重男輕女」價值觀很容易就可以聯想為一個歸因的方向。經濟學界對於上述性別比例失衡也有一支文獻在探討,但其中最轟動一時的卻不是所謂的重男輕女假說,而是Oster(2005)所提出的「B型肝炎假說」。

沒錯,B型肝炎。

Oster(2005)的文章指出,B型肝炎帶原將導致生男孩的機率提高,而中國的B肝帶原者又比其他國家來得顯著多,她便透過她所設定的迴歸模型估計的結果設算了因為B型肝炎所導致的消失女性,其結果指出B型肝炎可以解釋至少百分之五十中國的消失女性現象。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關於中國人棄置、甚至殺害女嬰的質疑或指責,就得要面臨這項生物差異的強烈反駁。是B型肝炎造成至少50%的性別屠殺!

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同時也是一個錯誤的發現

B型肝炎帶原導致生兒子的機率提高這件事情,目前並沒有醫學理論上的支持。以後想必也不會有,因為它終究只是一個統計假象(statistical artifact)--Ling and Luoh(2008)的文章透過計量方法、以台灣的大量個體資料樣本否證了這個轟動一時的發現,使得B型肝炎假說曇花一現,各位如果去讀上述《經濟學人》的該篇文章就會發現內容對B肝隻字未提--因為本來就沒有這麼一回事

上述「Ling and Luoh」其實就是台大經研所的林明仁與駱明慶兩位教授。(我目前擔任的統計學助教其正課就是由後者所授。)

B型肝炎假說可謂是典型的「虛假相關(spurious correlation)」,也是經濟學個體計量實證對於「因果研究」會面臨的最大的敵人。Oster是哈佛畢業的高材生,也會犯這樣的錯誤,更顯示了所謂虛假相關對我們進行人類社群中各類現象的因果判讀的威脅性,是有多麼地嚴重。Oster(2010)試圖替自己的研究做出防衛,改用中國的個體樣本資料試圖尋找「父親而非母親帶原導致生兒子的機率提高」的任何證據,但結果只有再次指出B型肝炎終究與性別比例失衡沒有任何值得關注的因果連結。

所以究竟誰才是「性別屠殺」的真兇?

讓我們回到那個難以被忽略的假說吧:重男輕女。這個價值觀會反映在父母親對生兒子的偏好(son preference),我們是否可以從資料中看出端倪?Monica Das Gupta(2005)提供了這樣的觀點,文中指出性別比例失衡的現象在父母親們的「第一胎」其實是不顯著的,但到了第三胎的時候,則有驚人的偏向男性之異常比例。

為什麼?

一個想法:因為那些想要生第三胎的父母親都是因為前兩胎沒生出兒子。這個偏好與西方人喜愛自己的孩子中有男有女是很不一樣的(這在實證上有所支持)。Ling and Luoh(2008)也檢視了這個觀點--使用台灣的資料--他們發現性別比例的失衡隨著胎數的增加而驚人地增強。下面這張圖應該可以給各位一些震撼:



縱座標是性別比例(每一百個女性對應的男性數目),最上面那條線對應的是第三胎的比例。此圖直接取用自駱明慶老師的教學投影片。我們看到了什麼?重男輕女

現在設想如果每一戶家庭只能生一胎的話會怎麼樣?中國的一胎化政策正是《經濟學人》文章抨擊的焦點。沒錯,一胎化政策惡化了性別比例失衡的現象,但這是奠基於重男輕女價值觀的根深蒂固。一胎化政策增強了重男輕女對於性別比例失衡能夠達成的影響。別忘了,印度可沒有一胎化的規定,但她的失衡現象機乎一樣嚴重。

Killed, aborted or neglected, at least 100m girls have disappeared—and the number is rising.

到底有多少女嬰是被棄置甚至惡意殺害?有多少是非法墮胎?沒有人知道。這些都是地下經濟活動。可以肯定的是,重男輕女的價值觀本身必然是造成性別屠殺的重要因子之一。它不是全部,但絕對難辭其咎。

性別屠殺這個字眼不斷在本文中出現,或許我應該避免。我想談的是「消失的女性」--明顯一個更中性的說法。

造成性別比例失衡的因素當然還有其它,尤其是經濟因素。女性權利在社群中的強弱也會是值得關注的潛在因子。有機會的話(=有閒的話)接下來我會想向大家介紹Qian(2008)的文章「Missing women and the price of tea in China: The effect of sex-specific earnings on sex imbalance(中國消失的女性與茶葉的價格:特定性別所得對性別比例失衡的影響)」,就是一個經濟因素與消失女性的故事。(本來是想併在這篇裡面一起談的,但文章已經有點長……)






[References]
Monica Das Gupta(2005). "Explaining Asia's 'missing women': A new look at the data."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31(3): 529-35.
Ming-Jen Lin and Ming-Ching Luoh(2008). "Can Hepatitis B Mothers account for the number of missing women? Evidence from three million newborns in Taiwa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8(5): 2259-73.
Emily Oster(2005). "Hepatitis B and the case of the missing wome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13(6): 1163-1216.
Emily Oster(2010). "Hepatitis B does not explain male-biased sex ratios in China." Economics Letters, 107(2010): 142-144.
Nancy Qian(2008). "Missing women and the price of tea in China: The effect of sex-specific earnings on sex imbalanc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3(3): 1251-85.

3 comment(s):

Interpreter | 16 May, 2010 00:11

期待着對Qian(2008)的介紹~ 哈哈~

數字 | 16 May, 2010 00:15

嗚哇我未來的對象們正在消失中啊啊啊啊啊(抱頭

EverDark | 16 May, 2010 13:57

赫然發現那一篇還沒印出來。(有點多......
到時候應該會和Qian與林明仁、劉錦添老師合寫的另一篇working paper "More women missing, fewer girls dying: The impact of abortion on sex ratios at birth and excess female mortality in Taiwan"一起介紹吧。

(然後啊,剛剛跑去Nancy Qian的個人首頁,發現是個MIT畢業的大美女......@0@)


Btw,你(們?)的部落格也挺有趣的。


---


To# 2(數字):

啊你是有要鎖定中國女孩還是怎樣。XD
台灣多多少少也有這個問題就是了......相較之下不重要。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