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的鄰居!

如果你問一個人他賺多少錢會不會影響到他的快樂,我想答案大抵上都是肯定的。但如果你問他的鄰居賺多少錢會不會影響他本身的快樂,答案會是什麼哩?

Men do not desire merely to be rich, but to be richer than other men. -John Stuart Mill

在經濟學,我們將「消費」納入一個名為「效用(Utility)」的幸福衡量函數的重要(但非唯一!)變數--消費使人快樂。所得是支持消費的來源,因此所得便間接地造就了一個人的幸福水準。過去有一系列的文獻指出,在個體橫斷面資料上,所得與自己回報的幸福水準(Self-reported happiness,通常是來自於survey data)呈現正相關;然而一個國家的平均自己回報幸福卻並未隨著國家便得富有而提升。有學者認為這是「相對所得」才是關鍵的間接證據。在這之後,文獻上不斷有實證研究的產出,追求「相對所得」重要性的證據,並且獲得了不少正面的結果。

本文簡單介紹Luttmer (2005)的論文「Neighbors as negatives: relative earnings and well-being.(「不好」的鄰居:相對所得與幸福)」之內容與結論。作者利用樣本來自美國的追蹤資料(Panel data)進行固定效果迴歸分析,並且以多種衡量幸福水準的指標作為強韌性檢驗,實證結果指出以下幾點統計顯著性:

  1. 個人所得越高,他的(自己回報)幸福水準越高;*
  2. 控制個人與地區背景之後,居住地區平均所得越高,該個人之幸福水準越
  3. 上述效果對於社交圈主要位於鄰近居住地區的個體較強、對於社交圈不在鄰近居住地區的個體則較弱;
  4. 第二點所述效果與個體自身所得造成的效果其強度相似。

Luttmer認為上述的發現是統計上的一個證據足以之支持相對所得影響幸福水準的論點--在總體經濟學的文獻上被稱之為「External habit in consumption」或者更活潑一點的講法:「Catching/keeping up with the Joneses」。**

簡白地說,就是鄰居如果賺得多,你會比較不爽啦!(平均而言)***


值得補充的是,在Luttmer的這篇研究中,他發現這個相對所得的效果對於那些相對富有的人、以及那些相對平窮的人,是一樣的。(統計上無法拒絕它們程度不同)這樣的結果跟Dynan & Ravina (2007)的結果有所不同。

在DR的實證結果中,相對所得一樣是對個體幸福有負向的影響--與Luttmer的結論一樣。然而,DR進一步指出:這樣的效果對於相對富有的人才是顯著的!也就是說,當你有錢到一定的程度了(高於平均),你才會開始在乎你所得水準上的相對地位。這聽起來或許比較符合直覺也不一定?畢竟如果你自顧不暇了,還管得了別人好不好嗎?(至少我的看法傾向如此)但在Luttmer的文章中也對「相對所得效果應該對於比較窮的人才會更強烈」的論述提供支持觀點--有文獻指出人們對於損失較為敏感(Loss aversion)。無論如何Luttmer並未找出統計上的相關證據,但DR則提出了相反論述的支持。(他們分析的是不同的資料庫)


總而言之,
人是喜愛比較的動物。
我想在幾個世紀之內人們大概很難從學理上否定這種近乎來自個人經驗就能塑成的法則了。(笑)






[References]
Erzo F. P. Luttmer (2005). "Neighbors as negatives: relative earnings and well-being."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0(3): 963-1002.
Karen E. Dynan, and Enrichetta Ravina (2007). "Increasing income inequality, external habits, and self-reported happiness." AEA papers and proceedings, 97(2): 226-231.

[Notes]
*關於自己回報的幸福水準是否可信,文中指出有心理學的證據顯示這樣的調查資料在許多層面是可用的良好近似。文章中並沒有直接引用那些文獻,但是指出在Frey & Alois (2002)的這篇"What can economists learn from happiness research?"文章中對於那些心理學文獻有所引用。我並沒有特別再去Frey & Alois的文章內容。

**作者在文中提出關於「地區平均所得影響個人幸福」這項因果詮釋能否成立的三大威脅。第一是幸福定義的個人化--不同地區的人對幸福的定義可能不同,作者的應對方法是採用較客觀的幸福衡量代理數據作強韌性檢查;第二是遺漏變數問題--地區性特質可能同時影響地區平均所得與個人自己回報幸福,作者的應對方法是控制地區固定效果於迴歸模型,並且使用設算的「預測的地區平均所得」來取代「實際的地區平均所得」來盡可能地排除地區背景因素;第三也是遺漏變數問題,但關乎的是個人層面,應對方法自然也是採用個人故定效果的模型設定。

***Luttmer的研究樣本以「家戶」為單位。所以雖然本文以個體或個人稱呼,但在迴歸模型中是以家戶為基本單位。另外,Luttmer的分析樣本為「已婚」或「同居」之個體,這是為了保有進行強韌性檢查時資料庫的豐富性。Luttmer也指出即便將未婚的樣本也納入分析,基本結論不會改變,但是顯然結果是導因(driven by)於已婚與同居之樣本。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