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之戰,關於「擇偶」兩三事

Photobucket

男人愛美女,女人愛型男。平均而言,人們都喜愛美的事物。
男人愛錢,女人也愛錢。平均而言,人們也都喜歡財富。
所以重點是:平均而言,誰比較愛錢?ヽ(゚∀。)ノ
同理,我們想問的是,平均而言,男人愛美女的程度是否多於女人愛型男的程度?

本文簡單介紹Fisman, Iyengar, Kamenica, and Simonson(2006, QJE)的論文「Gender Difference in Mate Selection: Evidence from a Speed Dating Experiment(擇偶條件的性別差異:來自約會行為實驗的證據)」之內容與結論。

這四位作者(以下簡稱FIKS)的研究,透過行為實驗設計,以來自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為樣本,試圖回答上述有趣的問題。他們的約會實驗其基礎是「Speed Dating」這個模擬國外(美國)異性交友社群服務的環境。它讓互不相識的男女有五分鐘的面談互動,然後各自私下決定是否繼續和對方聯絡(換言之,不會當面表態地發好人卡就對了啦),Speed Dating的服務會讓兩個彼此都願意繼續連絡的男女事後取得對方的email。

透過收集大量的實驗數據之後,FIKS以計量方法分析結果指出,針對「企圖心(ambition)」、「外貌魅力(attractiveness)」、「聰明才智(intelligence)」三大要素,男女在擇偶行為上,其他條件均若不變、且平均而言,有以下的顯著差異:

  1. 聰明才智對男女擇偶的條件來說都是重要的,但女人更重視對方的聰明才智;
  2. 外貌魅力對男女擇偶的條件來說都是重要的,但男人更重視對方的外貌魅力;
  3. 女人偏愛在富裕地區長大的男性,男人則否;
  4. 女人偏愛與自己同一種族的男性,男人則否;
  5. 男人雖然重視女人的企圖心,但是當對方的這項評價高過自己的時候,則不再重視;
  6. 男人雖然重視女人的聰明才智,但當對方的這項評價高過自己的時候,則不再重視;
  7. 當可以選擇的對象變多了,女人傾向於更嚴格地進行選擇(a strong selectivity),男人則否;
(注意,以上談的都是異性的擇偶。在這個美好的年代我覺得有必要強調一下這件事情!)

FIKS在文中提及,心理學家較早對於男女婚前交往對象的選擇偏好展開研究,並且發現了類似的結果:相對於企圖心或聰明才智,男人比較重視外貌魅力;而女人更在意的則是對方財富累積的潛力,例如企圖心、聰明才智或者是社會地位這些要素比較容易作為代理指標。


Photobucket


關於所謂的擇偶行為的男女差異,學術界有兩派互相競爭的主要說法--

其一是演化心理學家(Evolutionary psychologists)的解釋,認為這樣的差異來自於父性與母性的不同。這派說法認為男性挑選外觀較有魅力的女性是因為這樣的對象釋放出「她們比較具有生育能力」的訊息,這種能力存在先天時間限制(太老了就不適合生育);女性挑選具有企圖心、聰明才智之對象則是因為這樣的人較能提供豐富的資源撫育後代。

其二是社會學家的「社會結構理論(Social structure theory)」看法,認為擇偶行為的性別差異源自於男女性在社會上扮演不同的典型角色並居不同之地位。一個男人如果在傳統男性特質(例如企圖心)輸給女人,在這樣的女人眼中就是比較不具吸引力的;女人則會避開那些比自己外貌還要更有魅力的男人。

FIKS的本篇研究與社會學的看法無法謀合,但與演化心理學家的預測結果則一致。



這讓我想到了之前曾經在這篇文章提過的經濟學家Levitt的研究,同樣是行為實驗設計,發現男人對賺取金錢的誘因反應比女人還要來得強。這樣的發現是否與FIKS的結果有所衝突?我的看法是--

不盡然。

事實上如果把兩篇的結果拿出來同時詮釋,會發現一些新的火花。在FIKS的實驗結果中,我們並沒有看到男人對有聰明才智或企圖心的女人沒有反應,只是相較於女人比較弱而已。而Levitt的實驗中女人對金錢的誘因反應比較弱,跟她們比較偏好來自較富裕社區、或者是聰明才智、企圖心較高的男性這件事情並沒有衝突。從演化心理學家的說法來看,女人對有錢(或者是能釋放他有能力賺錢的訊息)的男人有較高的偏好,是因為他們能提供自己的後代較好的資源。

重點是後代。重點是孩子!

還記得我在上述同一篇文章提過Levitt在《Superfreakonomics》中的發想嗎?男人對金錢沒轍,女人對孩子沒轍。如果這件事情(當然,平均而言)真的,其實FIKS的結果就能被進一步詮釋。男人愛錢,但他們傾向於自己賺;女人也愛錢,但他們傾向於尋找能幫她們(的小孩!)賺錢的男人。

所以這些傾向於靠自己賺錢的男人,對於那些能力似乎比自己還要好的女性,可能產生了警覺。這顯然是一種自尊上的警覺,並且也與Niederle & Vesterlund(2007)的研究結果相契合--男人是更愛競爭的動物,愛競爭的人擁有比較強的自尊是很直觀的想法。

《Superfreakonomics》裡在第一章曾提到,關於男女薪資差異的一個現象。文獻研究指出,即便是讀到頂尖如哈佛學位的女性,她們的薪資水準仍然顯著低於她們同等級的對手,那些擁有哈佛學位的男性。並且,這些同樣女性的薪資也會比她們的丈夫顯著來得低。這很有趣,不是嗎?

真的是這些女性能力比較弱嗎?還是她們比較不喜歡競爭?又或者是她們看重孩子更甚於自己,並且十分聰明地讓比自己更會賺錢的男人前來追求自己?

關於男女之間的薪資差異,經濟學文獻上的研究非常豐富,從各種角度切入的詮釋都有,而上述論點當然只是其中一支。



最後,FIKS也在文中提到了幾個這個研究結果詮釋上的潛在威脅。其中我認為比較重要的有兩項。第一是樣本代表性的問題。由於實驗對象是哥倫比亞大學學生,抽樣過程其實也不是簡單隨機,所以即便是要把實驗結果推論到整個哥倫比亞大學學生的偏好,都要十分小心--這是實驗設計可以盡量規避的問題。但無論如何,這個實驗的結果無法直接推廣到更大的群體。是否不同地域的人民就會有不同的擇偶行為偏好?這還有待更多針對不同群體的研究進一步挖掘。

第二點,是心理學上的一個觀點。當人們被要求表述做出一項決定的原因時,這項決定本身可能會受到這個表述的要求而有所改變。簡單地舉例而言,在實驗過程中女性在被實驗主持人問及是否想要和對方進一步連絡時(Yes or No),也被要求針對對方的各個面向(外貌魅力......等)作出評價。如果說女性希望塑造一個「自己不是那種只注重外表的人」的形象,為了實現這個自我形象,她就必須在面對內在優於外在條件的男性時,傾向於回答Yes。而這樣的自我選擇行為是FIKS的實驗設計所無法規避的問題,因此是對迴歸分析推論結果的一個潛在威脅。

然而為了對研究結果進行所謂的強韌性檢查(robustness check),FIKS也運用了實驗個體的其它資料進行了迴歸分析。這些資料排除了需要被驗者主動回答的評價,而訴諸於被驗者面談對象的客觀條件,例如對方大學入學的考試成績、對方居住區的平均家戶所得。迴歸結果仍然指出,男性較高的考試成績在統計上顯著地提升了女性接受該名男性的機率,而男性的選擇則否。



所以,人們都愛美的事物。
人們也愛錢。
但我們想追問的是,為什麼而愛
追求財富可以有很多的理由,追求財富本身很少會是一個個體的最終目標。它只是一過程,能告訴我們的資訊極其有限。女人,平均而言,是否真的具備所謂的「母性」致使她們難以抗拒對養育孩子有利條件的吸引?男人呢?






[References]
Muriel Niederle, and Lise Vesterlund (2007). "Do women shy away from competition? Do men compete too much?"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2(3): 1067-1101.
Raymond Fisman, Sheena S. Iyengar, Emir Kamenica, and Itamar Simonson (2006). "Gender difference in mate selection: evidence from a Speed Dating experiment."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1(2): 673-697.
Roland G. Fryer, Steven D. Levitt, and John A. List (2008). "Exploring the impact of financial incentives on stereotype threat: evidence from a pilot study." AEA papers and proceedings, 98(2): 370-375.

4 comment(s):

Albedo | 27 March, 2010 19:22

你只是來PO圖的吧!

EverDark | 27 March, 2010 19:24

To #1(Albedo):

阿魚 | 27 March, 2010 21:20

請問黑銀的溝和陰影是真實的還是畫出來的?

EverDark | 27 March, 2010 21:26

To #3(阿魚):

不要問。很可怕。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