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關鍵字] DSGE

Dynamic Stochastic General Equilibrium Model
「動態隨機全面均衡模型」

總體經濟學領域一般簡稱「DSGE」模型。
寫這篇文章的主要理由,是我發現使用dsge這個關鍵字進入我部落格的流量意外地多。由於無法判斷是否來自同一來源,為了避免使用者誤入歧途(?)或者覺得被站長晃點,所以決定再來寫一篇比較正式的介紹文章。很久以前的那篇屬於閒聊性質。)

Photobucket


就先從字面上的組成一個一個說明吧!首先是模型(Model),這裡指的是一個數學模型,但因為是富有經濟意義的數學模型,因此我們會稱之為經濟模型;動態(Dynamic)指的是這個模型具有明確的時間軸,因此我們可以明確定義不同時間下這個模型的行為;隨機(Stochastic)意味著模型具有「不確定性」,是相較於確定性模型(Deterministic Model)而言,後者模型中的行為人對於一切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的資訊都充分掌握,學理上我們稱之為Perfect Foresight(完美預測),行為人以完美的訊息品質進行決策。(記得不論訊息是否完美,使用所有攸關訊息進行決策的行為就叫作「理性預期。)

合乎直覺地,不確定性指的是未來的不確定性。所以一個隨機模型指的是行為人對於未來的情況無法完全掌控。例如(假設)他大概不知道明年竟然會發生金融海嘯,只有上帝知道。

再來是全面均衡(General Equilibrium),或者更常翻作「一般均衡」。「全面均衡」比較能從字面上去詮釋。它是相對於「部分均衡」而言,後者僅針對特定市場進行分析,全面均衡則將整個體系都納入考量,分析經濟體(通常包含多個市場)的均衡狀態。

均衡,白話而言就是指一種穩定的狀態。

所以,「動態隨機全面均衡模型」,就是一個經濟學模型,具有時間軸,行為人的未來充斥不確定性,而我們研究其整個體系的穩定狀態針對各種不同外界或內生的衝擊的動態行為(Dynamics),進而作出因果推論與預測。

就我所知,DSGE這個字眼似乎是在新興凱因斯學派(New Keynesian School)盛起之後,才流行起來的。在新興凱因斯之前,是新古典學派(Neo Classical school),其中又以實質景氣循環學派(Real Business Cycle School, RBC school)為主流。一些學者會認定NK學派的相關總體模型才是DSGE,但RBC學者很可能不認同這種說法,因為DSGE字面上其實是完全無法區分這兩個學派理論的差異性。RBC的總體模型本質上也是DSGE-like,所以廣義而言,DSGE並不限制這個理論模型源自哪一個學派。

而如果要把DSGE的源頭辨認出來,那麼毫無疑問地就是200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Edward C. Prescott以及Finn E. Kydland兩位新古典的學者。他們在1982年於Econometrica上發表的論文"Time to Build and Aggregate Fluctuations"我想應該就是DSGE的濫觴了。

由於總體經濟模型隨著想要考慮的因素越來越多,模型結構從古典凱因斯的任意設定(ad hoc)演變成新古典的個體基礎導向(Micro-founded),之後又加入了Robert Lucas所提出的理性預期(Rational Expectation)概念,在數學上的處理日益繁複,終至無法解出分析解(Closed-form solution)的地步。為了進一步分析模型,Kydland & Prescott便提出了一個方法論:

Calibration
調校

調校的目的也是一定程度為了讓理論模型能夠跟資料進行對話。

DSGE模型的特色,在於透過參數的設定,以及對外生衝擊的隨機過程的數學假設,輔以起始條件,我們就能模擬出一個經濟體的各類總體數據,例如國內生產毛額、國民消費、投資、儲蓄......等等,根據不同的模型結構會有不同的總體變數。這些變數的產生是因為模型背後我們明確定義(Well Define)了一個數學上的限制條件最適化問題,這個數學問題刻劃了一個理性預期的行為人面對模型所設定的環境--你每天能賺多少錢、有什麼樣的生產函數(技術)、面對怎麼樣的不確定性與政府行為......等等--如何針對特定的變數,主要是投資、勞動與消費的選擇,來進行資源的分配。有了這樣的數學模型,以電腦模擬外生衝擊的隨機過程,我們就能產生連串的總體虛擬變數,這些變數的時間序列就可以跟實際資料進行對照,我們想知道我們模擬的經濟體具有什麼特性,而與現實世界這個經濟體又有怎麼樣的異同。

簡單地說,我們想要扮演上帝,透過數學邏輯創造虛假的社會,研究它,看它與真實社會的相似性,並試圖以它作為實驗場進行操作,並將結果小心地、穩健地擴大詮釋到現實世界。

回到「調校」上頭。這個概念就是,我們透過對模型參數的設定,想辦法強迫模型某方面的表現與現實世界吻合,例如它的消費時間序列的自我相關係數、或與GDP的共變異,然後我們想知道一個虛擬模型能夠解釋多少現實世界的現象。進一步,我們甚至想要預測一個政策的效用,透過在DSGE模型裡面模擬所得到的結果,來推論在現實世界它是否會行得通。

DSGE模型所解出來的結果,基本上都不是分析解,而是所謂的數值解(Numerical solution)。意味著它是用電腦代入數字硬解的,無法使用任何微分或差分方程得到最後乾淨的結論,這反映的是模型的複雜性,但同時顯示了它更多的可能性


我相信一定會有人好奇了。請問咱們台灣政府關於消費券這個政策的分析,是不是就是靠類似DSGE這種理論模型來預測結果的呢?

答案是:全錯
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台灣現在相關經濟預測的方法,靠的仍然是很古老的大型總體計量模型,上百條方程式的模型,裡面包含大量ad hoc的成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bert Lucas曾經發表一篇著名的論文批評這種大型總體計量模型是狗屎,這就是後來著名的「Lucas' Critique」。這在學術界至今仍然存在辯論與後續研究,就我所知仍然沒有一個非常強韌的結論出現。但無論如何,一個事實是,我們都知道消費卷失敗透了,而所謂的大型總體計量模型顯然認為它不差。這之中又含有多少政治經濟學的味道,我就不甚清楚了。(笑)


DSGE並非當今總體經濟學的全部。篤信實證的學者會認為這種理論模型有它的極限,所以他們以另外的方法、不一樣的態度來面對並分析總體經濟問題。





---
最後是我的一點牢騷。可略。

我有時候會看到一些網路上的批評,宣稱總體經濟學的東西只要會加減乘除就能說得天花亂墜,看到這種言論我都會忍不住大笑出聲。有的時候,要求無知者閉嘴真的很難,我們只能給予寬容。

事實是,很多外行人都自認經濟學只是打打嘴砲,或者自認自己也很有經濟學的sense;這些人通常不會認為物理學只是打打嘴砲,更不敢去說物理學的一點點是非。他們不知道的是,經濟學與物理學的差別,在於物理學用數學模型研究室世界的諸多本質,經濟學則用數學模型研究人類社會的本質。標的不同,方法一樣。

始終不少人不認為經濟學是一門科學(即便他們不懂經濟學);或者完全相反,認為經濟學是一門冷血的社會學,這都是天大的謬誤。

說實話我倒也不奢望這些人理解經濟學,起碼在他們理解一點點微積分或者統計學的皮毛之前,我連想都不敢想。我看不順眼的只是,這些人顯然沒有自覺到自己並不理解諸多知識的事實,就在大放厥詞。

真令人難過。

也因此,我越來越不能接受「知識使人傲慢」這句話。我觀察到的是:無知的人一樣傲慢啊。顯然人這種生物本來就有傲慢的傾向哩。(苦笑)

4 comment(s):

Gary | 11 December, 2011 16:01

助教這篇寫得好,由其是最後一段!!!!

不過DSGE這個模型是不是研究所才會學到阿

EverDark | 11 December, 2011 16:56

可以這麼說。
但其實也不見得會學到,也要看教授是不是有興趣在這一塊上面。
其實DSGE在國外發展了幾十年現在也遇到了一些瓶頸,批評的聲浪當然始終都有,而其中一些也確實點出了這類方法的限制。

無論如何我覺得它有它的有趣之處就對了。

Anonymous | 28 January, 2012 14:36

並不是只有台灣在用大型總體計量模型,
目前大部分的國家仍然使用這種模型呀
DSGE有趣,但也有他的缺點與困難之處

永遠黑 | 30 January, 2012 22:59

其實,就我所知,台灣央行也對DSGE有興趣。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