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森林|1》

Photobucket

不得不這麼說,
我比較喜歡《罌籠葬》

啊,之前才在這篇文章雜談部分的最後面提及是否要評論國人作品的事情,有網友建議避嫌為佳,我大致認同。但如果是久遠的作品她應該會原諒我的。不,正因為久遠的作品所以我不想要迴避。

反正久遠姐姐這麼溫柔一定會原諒長按這個死小孩在自己的地盤上打嘴砲的。( \(◉ ⊖ ◉ )/ 地上滾...)

好,進入正題。
這個故事的背景算是「未來式奇幻」,比起同作者上一部作品在設定的氛圍上可謂大相逕庭。雖然是系列作,不過第一集有一個完整的事件起始與終結,從世界觀的寬度來看,接下來的發展也有很多發揮的方向,端看作者想要怎麼走。

撇開腳本與設定先不談,光就第一集,我覺得這本《流光森林》有些技術面上的問題令我在閱讀時耿耿於懷。

令我耿耿於懷的是:「幾乎無處不在的解說」與「微妙的吐槽」,兩者的COMBO。分開來看都沒問題,解說對於架空奇幻世界觀本來就是必要的;而本書內容中的吐槽其實也蠻有意思的(通訊官小姐會不會太搶戲啦)。但兩者合在一起的結果出現了問題。

故事緊張感的節奏被奇妙的解說文字和吐槽給破壞了!

「解說」本身是必要的,不論是透過全知視點還是角色對話;但其出現的時機不但詭異,嚴重者甚至不合邏輯,而且不只一處--這是我比較難以接受的地方。我相信應該可以有更好的手段來穿插這些解說。

「吐槽」本身是有趣的,但出現的時機整體而言也顯得詭異。邊打邊吐槽的故事固然所在多有,但通常是風格比較不那麼嚴肅的作品裡常見,對於《流光森林》的這種處理就讓我產生困惑了。這故事究竟是嚴肅還是不嚴肅?接觸下來第一印象是嚴肅的,但時機微妙的吐槽卻想要反駁我似地不斷出現。相較於 《罌籠葬》全篇統一的氛圍,《流》書處處都有正經與不正經的拉鋸,詼諧與嚴肅的拉鋸,輕鬆幽默與緊迫危機的拉鋸......

呈現出來的整體平衡讓我無所適從。
讓我比較無法融入故事。
也就沒什麼感動。

或許這正是作者想要嘗試的全新風貌--關於一個故事呈現出來的氛圍,即便如此,對於邏輯不通的部分我還是覺得讓故事的品質打了折扣。

既然我前面提及邏輯不通之處不只有一,我認為本文有責任至少舉出兩例。如下。
(有劇情洩漏,請反白檢視)
[例1]
珞耶死後,為了趕在她的大腦奇葉停止活動之前,所以對碧碧雷兒發出與之訂下契約的請求是相當急迫的。但他們卻天南地北地聊了一大堆,聊到影犬出現、現場大亂為止。聊天的內容是為了帶出設定這點毫無疑問,所以「解說」在此處破壞了節奏--不論是對話本身還是追隨對話而生的全知視點描述。或者其實奇葉根本不會這麼快就停止?那麼就不應該提及「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p.79)」這樣的訊息來製造空的緊張感。
[例2]
影犬追殺中,珞耶眾人逃往一處房間緊鎖上門,門外影犬正在攻擊門扉。這裡乍看之下是死路,但其實碧碧雷兒知道升降梯的存在,然而這卻是在眾人聊天聊了長達六頁的篇幅之後才揭露,之後更花了三頁的篇幅聊了有關鏡廳暗路的設定等等,影犬才「終於」破門而入。這不對勁吧?「這門撐不了多久的。(p.125)」為何他們能如此從容呢。如果說珞耶絲芬克大而化之,緊張場面依舊不改其性是可以理解的,但他們有三個人,三個性格不同的人。
《流光森林|1》就故事的結構上來講其實和《罌籠葬》有高度相似之處,但《罌》書並沒有上述的問題,所以我比較喜歡後者。

無論如何我仍然期待續作會有更好的表現。





---
接下來的心得跟故事無關。
陳述一些發現。

>Discovery No.1: 關於封面。

本書封面,有個特別之處,就是"Kadokawa Fantastic Novels"這個詞的位置與其他台灣角川代理出版的輕小說都不一樣。一般都是呈一行放置於封面右下角,《流光森林》卻是呈三行放在右上角,這個獨特的小細節不知為何令人十分在意。(←這個人很無聊)


>Discovery No.2: 原來有「漿硬」這個詞。

因為出現在本書的非常前段(p.14),最初就難以想像會是校對失誤,加上之後又有類似的描述(漿挺的衣領),於是決定去查一下,發現作者想要使用的概念似乎跟"starch"這個字眼絕對脫離不了干係。進一步檢索之後,我才知道有「用澱粉漿替衣服上漿、使其挺直」這種事情。希望這算是個小小冷知識,而不是我太沒有常識。(笑)

以下引用自WIKI條目「Starch」關於衣物產業應用的一小段敘述:
Clothing starch or laundry starch is a liquid that is prepared by mixing a vegetable starch in water (earlier preparations also had to be boiled), and is used in the laundering of clothes. Starch was widely used in Europe in the 16th and 17th centuries to stiffen the wide collars and ruffs of fine linen which surrounded the necks of the well-to-do.


>Discovery No.3: 故事裡人物的名字大都很特別。

我的意思就是,這些名字......很特別。(我詞窮啦!)
簡單地說,就是罕見,讓人一眼無法揣摩出究竟是從長成什麼樣的字音結構轉譯出來。舉例而言,像是

黑璀、瑰柯、那埃、刻葛督

大概是因為「母音」的存在感比較薄弱吧。從目錄都採英文命名的這個小細節來看,我想人名總不會是直接以中文創造出來的吧?不曉得原名是取材什麼語言就是了。(←總是為了命名而苦惱的人)

2 comment(s):

Albedo | 17 February, 2010 01:44

"反正久遠姐姐這麼溫柔一定會原諒長按這個死小孩在自己的地盤上打嘴砲的。"
光這句就不可原諒,你隨便就把別人的年紀往上加了不少XD

EverDark | 18 February, 2010 13:49

根據官方資料久遠的確比我年長啊。(茶)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