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輕女?來自「異端經濟學」的發想|其一

本文記錄我看了「經普書」《Superfreakonomics》的導論章節後產生的一些心得感觸,前半段先簡單介紹書中該段落描述的內容故事,後半段則是我的相關發想。

一個事實:
印度這個國家,人們重男輕女的程度非常強烈。

Photobucket


《Superfreakonomics》,中譯本為《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時報文化),內容為經濟學在實證研究領域上的諸多題材探討。作者之一的李維特是台大經研所上林明仁教授在芝加哥大學攻讀Econ博士學位時的老闆,中譯本收錄了林明仁老師一篇導讀,十分推薦,但因為據友人提及本書翻譯上的一些缺失,所以還是忍痛(價格的意味)決定買原文版。

(話說這個中譯名會讓我忍不住腦補成超幹爆帥蘋果橘子經濟學耶!啊不知道這個「梗」的人就當我沒說過。XD)

比起什麼蘋果橘子的,我覺得這"Freakonomics"翻成「異端經濟學」就好啦!這也是本文標題的由來。雖然我認為在個體經濟實證上涉及的題材本來就相當多變,但對於圈外人來說果然還是得用比較搶眼的字詞才能快速進入狀況吧。XD

順帶一提,對岸似乎是翻成「怪誕經濟學」的樣子。在本書中,倒是有一句話直接描述了作者心目中這個字的意義:

...freakonomics-marrying the economic approach to a rogue, freakish curiosity...

以下進入本文正題。



在導論的部分,作者提及的一個話題就是印度的重男輕女問題。作者用以下這樣的描述來形容印度問題:

「如果你能自由選擇要出生在哪裡,印度絕對不會是最聰明的選擇。」

儘管這個國家(整體而言)正值經濟起飛成長,貧窮問題、衛生問題、文盲問題、汙染問題、貪汙問題都是非常嚴重的。其中還有一個特別的問題,就是重男輕女的問題。一項統計資料指出,對於擁有兩個兒子的家庭,只有10%會想要再生一個;然而對於擁有兩個女兒的家庭,則有40%會想要再生一個。這樣顯著的系統性差異描述的就是重男輕女,或者所謂的"son preference"。


Photobucket


在印度,51%的男性認為毆打妻子在必要情況下是合理的;同時有54%的女性認同他們的看法。女性在社會上受到各種不平等的待遇,政府雖想施政干預但無法扭轉這項可以說是深植印度人心的價值觀。

然而書中提及一件事物似乎一定程度改變了這個現象。
那件事物,叫作「電視」。

電視的引入,或者該說是電視裡所傳播的那些節目(新聞、脫口秀、肥皂劇......etc)的引入,改變了印度女性的態度,以及行為。


經濟學是研究人類社群之行為的科學。
它的一個難處,就是無法進行大規模的實驗。無法精確控制變因。無法直接剝開真相的外皮,窺探世人總是在乎的「因果關係」。

換言之,如果我們想要研究「電視的引入對印度婦女的行為影響」,那麼我們必須控制其它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產生一組實驗組是生活中引入了電視的婦女,跟對照組是尚未引入電視到生活裡的婦女,並進行比較之。這件事情原則上是辦不到的,但有例外。

當電視的引入是以某種程度、跟研究主題無關的隨機性所產生,我們就能將它視為一個"Quasi Natural Experiment"來看待,這在經濟學實證研究上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以印度的例子來說,每個地區引入電視機的時點不盡相同,因此就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有些地方已經有了電視、但有些地方還沒有」這樣一個良好的研究環境。

(文中作者以"a lovely natural experiment"來形容這件事情,大概只有經濟學的研究者才會感到會心一笑吧!)

所以電視的引入到底造就了印度婦女什麼樣的改變?

根據一項政府問卷調查,針對十五歲以上婦女進行抽樣,發現家中擁有電視的印度婦女會(統計上)顯著地:1)比較不願意容忍丈夫毆打妻子;2)比較少宣稱有生男孩的偏好;3)比較傾向於擁有生活自主權。

問卷調查的結果就夠了嗎?不。問卷調查有問卷調查的問題,比方說作答者刻意或潛意識的虛假宣稱。然而這項問卷調查的結果得到了經濟學個體實證的支持,因為學者不但統計了問卷調查的結果,還針對婦女的行為進行分析。面對問卷的「宣稱」或許能夠隱瞞偏好,但真實的「行為」則否。

這些改變的行為是這樣的。擁有電視的婦女相較於沒有者,生育率顯著較低,而且較願意讓她們的女兒受教育。在開發中國家,生育率低代表的是更多的女性自主權與較好的健康程度,換言之,生活品質變得比較好了。

電視改變了這些婦女的價值觀、進而讓她們變得「更好」。

《Superfreakonomics》這本書導論的部分關於這項議題就到此為止。

我的發想,則是現在才開始。(!)



經濟學上,有所謂的「實證(POSITIVE)」分析與「規範(NORMATIVE)」分析的差別。前者陳述事實,後者描繪理想。換言之,POSITIVE在描述一件事物什麼模樣,而NORMATIVE則描述一件事情應該是什麼模樣。後者涉及了主觀的價值判斷。

在《Freakonomics》中,有一段話在我看來正好可以用作為「實證分析」的註腳:

The economic approach isn't meant to describe the world as any one of us might want it to be, or fear that it is, or pray that it becomes-but rather to explain what it actually is. Most of us want to fix or change the world in some fashion. But to change the world, you first have to understand it.

當我們希望改變世界之前,我們得要先花工夫了解它到底長成什麼樣子。
我們總是得先設法發現、並陳述事實


回到「重男輕女」這件事情上吧。
在印度,
它是一個事實。
是一個價值觀。

面對這樣一個由特定社群之價值觀所構築而起的事實,我們的反應是什麼?「男女平等」是一個非常普及的西方現代觀點,一種價值觀,站在這個角度去檢視印度事實,我們認為印度的重男輕女是「應該被糾正」的「問題」。

然而上面這件事情本身又是另一個問題:文化價值觀衝突的問題。

在印度,51%的男性認為毆打妻子在必要情況下是合理的;同時有54%的女性認同他們的看法

簡單地說,現在世界上有這麼一群人,在那之中女人被嚴重歧視,且其自身似乎也不認為有什麼不妥之處,那麼身為外人的我們還能做些什麼?還期望些什麼?如果說文化價值觀應該彼此尊重,那麼在A文化中被視為合理但在B文化中被視為不合理的現象,作為A文化的內部人,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去認為此一現象在B文化中「值得」被「改善」?

整個價值的基礎都迥異的情況下,「比較」本身變得沒有意義。

除非B文化的價值觀本身產生內部變革,並趨向於A文化,否則這之中到底有什麼「對」與「錯」可言呢?回到書中提及的事實:電視的引入改善了婦女的生活品質。但我們都知道,電視本身不是重點,重點是電視所帶來的「訊息」--那些夾帶著西方世界價值觀的訊息透過節目影響了印度婦女--進而導致接下來她們價值觀的變化。

(得承認我的發想其實偏離了經濟學的範疇。)

進一步看這個變化,是印度婦女價值觀趨向於西方婦女的變化。

兩個文化價值觀彼此接觸的時候,產生了A侵蝕B的效果。當B趨向於A之後,我們很自然而然地從A文化的角度去重新檢視它,然後發現這些婦女「變得比較好了」。這件事情其實是很弔詭的。白話地說,這其實只是A文化在表示「你(B)變成跟我們一樣了,很好很好」而已。

如果說西方人在歷史上之所以時常感到自我優越,那麼顯然是肇因於他們的文化具有比較強烈的對他文化的侵蝕性。

當然,一種看法是可以認為印度婦女之所以有54%認為家暴並無不妥,是內生於她們從小就被那樣重男輕女的環境所塑造。不同的環境孕育不同的價值觀。所以在探究價值觀優劣(如果有的話)比較問題時,等同於在探究文化環境的優劣問題。但這樣是好的嗎?

文化價值觀究竟有沒有「優」與「劣」問題?
當我們在談男尊女卑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思考模式以至於我們會對這種現象嗤之以鼻?(舉例而言)

可以相對肯定的是,文化價值觀存在有「強」與「弱」的問題。換言之,強勢文化容易侵蝕弱勢文化。那麼又是什麼因素區隔了強弱之別呢?為什麼西方世界價值觀會成為強勢文化呢?過去我好像沒有特別思考過這個問題,儘管如今看來它是如此顯而易見。(苦笑)

是人均所得?科技進步?男女平權?民主政治?軍事力量?教育水準?宗教信仰?或者是上述因子的某種正與負的組合造就了強勢的本質?

我進一步好奇的問題是:「強」是否意味著「好」?還是說其實就連強勢文化本身也只是一種物種淘汰的機制,只是更複雜、更長久、更緩慢地作用於大規模的人類社群之間?



人們無法滿足於了解事實。

我相信這是規範性(NORMATIVE)分析存在的理由。我們在得知事實(或自以為得知事實)之後,還會貪婪地想要追求更多問題的答案。我們天生想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好的,我們追逐變化的腳步似乎總是遠遠超前我們對於「是非對錯」的辨認程度。

「有時候,事實可能不夠好。」-電影《黑暗騎士》,2008

所以說「人」真的很有趣。
我對其他動物的理解相當有限,但無論如何我卻深信沒有比人類更有意思、更值得研究的生物標的了!

所以說經濟學真的很有趣。
因為它就是在研究人類,以一種非物理性的科學觀點。






---
話說雖然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Superfreakonomics》這本書我甚至還沒翻到第一章!(我只完看了二十頁的導論部分!)不過還是忍不住想要向大家推薦這本書。

絕對是一本直得一讀的書。

訴諸於學術文獻的成果,但是使用非學術的語言,所以任何人應該都能夠有效地接收才是~

5 comment(s):

Jennifer | 04 March, 2010 23:36

糟了,我有點想把你這篇推薦給我的公民老師。

EverDark | 05 March, 2010 01:43

欸,那為什麼是「糟了」啊...XD

Jennifer | 06 March, 2010 22:10

糟了
其一:我怎麼會有這麼學術的想法??分享給老師耶
其二:常闇的職業到底是什麼啊?

報告完畢

EverDark | 12 March, 2010 17:42

To #3(Jennifer):

常闇的職業?
目前他是以「勇者」自居。
沒錯,就是那種可以到別人家裡頭亂開寶箱的勇者。

Anonymous | 10 April, 2012 14:31

這本書的中譯本並不好看。原文我看不懂。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