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鋼琴奏鳴曲|2》+雜談

放著該寫的termpaper不管,又不知不覺啃完了第二集。

Photobucket


本來其實是要去睡覺的。
(所以無論如何沒有打算寫要termpaper的意思嘛!)

以下有劇情洩漏。


得知學姊是雙性戀,讓我有點失落。
為什麼不是純粹的百合呢?兩個混在一起屬性就顯得混沌不明啊!而且這種角色就過往經驗來看是不可能會有最幸福happy ending的。(淚)

不,也或許她真正愛的只有音樂而已。這樣也說得通。

而我實在不是特別喜歡本書的女主角。該怎麼說呢,太彆扭了。可愛歸可愛,可是實在是太彆扭了,讓我覺得相處起來會很辛苦耶。 ←這個人很懶

其實我真的不喜歡看以戀愛為重要元素的故事,因為我看到那些(通常)很遲鈍的男主角都會覺得很不爽。最後總是要從「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的想法切入,才能稍微安撫一下自己為了這些該死的男主角們而內心竄起的陣陣煩躁。(笑)

之前也說過,我也不喜歡學園背景的故事。這下可好了,《離別的鋼琴奏鳴曲》不但是學園背景,而且也是戀愛為主軸的故事!對我來說這真是一大地雷的組合。

應該是地雷才對。

但是......
作者是杉井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ˋ(。∀。)ノ

我說過了吧?這我在上一集的心得就說過了。杉井光這傢伙真讓我沒轍。他就算寫個勇者打敗魔王救出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故事,我大概還是會買來看吧哈哈哈哈!





---
以下為一些無關讀書心得的雜談。

首先,最近在自己屋裡桌上出現了下面這本書:












實在是太失控了。
為什麼精鹽所的閹久生桌上會出現量子物理的經典教科書呢?
沒道理。
0rz.












這東西就像是我小小世界的一個扭曲點一般,把名為CHAOS的訊息飛快地感染出去。
雖然我覺得自己還算頗年輕,不過要比起中學時代的自己,當然還是相對來得「老態」。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產生一連串「好想做某件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那就去做吧!」的情緒。這跟以前很不一樣。

所謂的以前指的是中學生時候的我。

那個時候,用「渾渾噩噩」這四個字還真的是十分貼切,不多也不少了。不清楚自己要幹嘛,考試來了就念書,時間來了就打電動,朋友邀了就出門同樂(結果還是在打電動),閒著發慌就看電視......

現在無法過得這麼悠哉。畢竟成年了,開始有一些來自「社會」的壓力。但這好像不是促成我變得有點汲汲營營的主要理由。不瞞各位說,其實就在不到兩年之前,我還夢想過成為ACG領域的繪師呢!

「好想做某件事情。」「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那就去做吧!」

其結果就是,我還真的開始畫了起來!
那個時候竟然每天都可以找出時間來畫畫。不過我大概幾個月之後就發現,自己沒有這方面的才能,如果要從後天努力的話只怕起步太晚,所以最後就放棄了。(我是絕對不會公開自己畫過的那些圖的,科科)

覺得自己在回憶中常常拿這個例子來調侃自己。
希望我沒有無意間已經在這個部落格上發過一次牢騷了。(抓頭)

同樣的,想要鑽研一點物理學的東西也是我念大學之後名列「好想做某件事情」的清單之一。但大學時代因為雙主修的關係實在是太忙了,就沒有「出手」。現在出手了,也不知道是否能支持下去,甚至不知道支持下去是不是一件好事,但就是有種「不能放著不管」的想法繞在腦裡無法揮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再也無法擺脫這種急躁的感覺。
對,急躁。

每天騎車通學的時候,偶爾都會突然在腦海裡閃過一些不祥的畫面。比方說意外出車禍被撞個稀爛之類的畫面。很可怕。就這樣掛了怎麼辦啊?白話來說,就是變得很怕死。所以就算是炙熱的夏天我也幾乎都戴全罩的中高價位安全帽。安全第一!

順帶一提,我的確出過嚴重的車禍。
或許是陰影?
不過自從那次重傷之後我整個人似乎就變聰明了哩。

呃。
所以,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我現在應該還算是處於一個人生中「青春」的階段吧?至少我覺得三十歲以前都算是青春。XD
所以或許會有一些衝勁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為什麼我卻覺得這些衝勁的背後並不是由什麼十分正面的力量在支持。
比方說突然變得很怕死。
聽起來就很差。(苦笑)



總之,一年又要過去啦。
今年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一年。
但我有預感,明年還會更特別。只是我現在還不知道,會是特別的,還是特別的


各位,明年見!╰( ̄︶ ̄)>

3 comment(s):

阿魚 | 31 December, 2009 17:13

看真快XD
我是覺得杉井光是在過青春,而不是寫青春才讓我喜歡他的書
時雨澤的校園故事也不錯

我能推薦不笨呆的男主角被一群變態追求者包圍的小說嗎...(炸)

遠音 | 01 January, 2010 11:25

其實神樂坂學姐跟學生會裡的知弦學姐一樣對所有人的關係都是「LOVE」吧……而且這集的標題應該是《離別的鋼琴奏鳴曲~小直與他快樂的後宮們》(正色)

話說回來常闇大的想法應該每個人都經歷過吧,應該說沒經歷過還比較奇怪,人總是迷惘過以後才知道自己該走的道路(好像說教)=﹏=


  以前也想當畫師,但現在想當輕小說家的少年留

EverDark | 01 January, 2010 15:19

To #1(阿魚):

要推坑了嗎?(° ▽﹑°)

時雨澤的奇諾之旅是我第一本輕小說。
不過我以經沒在追了。
他的作品現在對我來說都十分陌生XD



---



To #2(遠音):

的確是朝擬似後宮的方向進展了!
幼馴染在這部作品中仍然難逃暗戀男主角這項設定的魔爪。
遺憾!

不過我一直在想,作者其實還沒交代真冬的病因到底是什麼。或者說只是很模糊地用心理障礙之類的東西交代。因為在我看來說不定她其實是漸凍症哩!這樣的話結局就......(默)

另外,知道自己想走的路雖然好。
但是如果有好多條想走的路那就...(炸)
隨著知識(|情報)而來的,對常人而言總是個「貪婪」嘛~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