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回應,就只是篇隨筆。

Photobucket


要是一生不能出名,你仍會寫作嗎?

因緣際會,剛剛在某網友的部落格上看到了上述這個有趣的問題,有感而發寫下此文。
實在不得不說,對於創作者而言,這真是非常尖銳殘忍天殺的一個問題。


好問題!


既然是一個好問題,就值得配上一個好答案。

我想起最一開始下筆寫小說的時候,腦子裡根本沒有什麼功名利祿。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叫我好興奮,所以就不停地想、不停地寫。

我會想像自己是在筆中世界裡的一份子。可以是一個人,或者只是一顆樹,甚至不過是一滴水珠、或者僅僅是那個世界某個角落街頭過客的一次嘆息。光是這樣就能讓我覺得渾身充滿力氣,對創作這回事滿溢著熱情。

但直到有一天,一種名為「分享」的情緒突然竄起來,「創作」就變了。
最一開始,創作是屬於我一個人的事情,我浸淫其中,不過是顧著和自己玩耍罷。
但接下來,我開始無法滿足,不想要孤獨。
我開始想像筆下的故事存在我自己以外的讀者。這是一場災難。很快就會發現這種慾望是無法被撫平的,當你想要擁有一個讀者的那一瞬間,你就想要有兩個讀者,然後是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七個八個九個十個十一十二十三......

不會收斂的數列。
想要分享自己、傳遞自己的這種慾望,不會收斂。
它一發不可收拾,往無窮大的極限飛快地擴張。

在察覺這件事情之後,我停筆創作了好一陣子。突然寫不下去了,覺得害怕,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寫。不知道寫了會有什麼結果。看不到未來。不確定性。不安。軟弱。退縮。創作的初衷早已被分享的慾望所吞噬殆盡。

要是一生不能出名,你仍會寫作嗎?

無法再純粹地為自己而寫的時候,這個問題已經不自覺地烙印在自己的靈魂上頭了。用盡全力也無法抹去。

一直到現在,我仍然是個在學校深造的學生。
我喜歡經濟學的東西。
但我深愛我的小說創作,勝過任何物理或非物理上的事項。

漫畫《爆漫王》中的主角高木秋人,懷有當漫畫原案的夢想。他曾經被質疑為什麼要那麼用功在學校念書。他的成績屬於頂尖的一群。他的答案是:這是一個保險。如果夢想不能實現,起碼還有靠文憑能夠爭取的出路。

我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好吧,我長得沒他那麼帥,科科)

為什麼要買保險呢?
因為害怕。

要是一生不能出名,你仍會寫作嗎?

身為創作者,要如何不去害怕?
至少我辦不到。我默默筆耕、全無人問地超過了八年(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這或許還算短呢),這份恐懼只有增加,不曾減少。


要是一生不能出名,你仍會寫作嗎?

告訴各位,我不能寫作下去。
我絕對不會寫下去的。
我無法寫下去。

我實在是個平凡人,沒有勇氣在死神面前宣稱自己不畏懼死亡。
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死神不在我面前。

要是一生不能出名,你仍會寫作嗎?」

要是我知道,我就不會寫下去了。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的則是,

我不知道。





啊,我怎麼會知道這種事情呢?





「......」





Photobucket


我他媽的就是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


既然不知道,那麼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變得太簡單、太不需要思考,任何對這個問題的踟躕在我看來都變得愚不可及。


寫下去,寫到連自己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


這就是我的答案。

還可以更簡單嗎?

可以。

「寫下去。」

三個字就夠了。

說不定就在明天,常闇這傢伙就掛點了。(從各種意義上來解讀都行)
那麼他就寫到今天為止。

如果沒有,那麼他明天還是會寫。
後天。
大後天。
大大後天。
大大大後天。
......

一個不會收斂的慾望,我就配給它一個不會收斂的野心。

學會貪婪,就算對一個平凡人也是輕而易舉。

而我總是如此貪婪。

如此貪婪......

1 comment(s):

玄翎 | 07 December, 2009 18:29

我發現舉凡筆耕有一段期間的創作者們,
幾乎都會做下這個結論XD
看來即使中間的思考過程不同,創作者就是創作者。
雖然我自己還沒想到這問題的答案...(笑

滷肉修從墳墓裡爬出來了!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