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評:《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

本文為輕小說《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以下簡稱《妖》)的批鬥大會,由原作者本人親自揭幕,還請大家準備好雞排和珍奶,咱們一同共襄盛舉!

(titan請不要在回應裡揭發我明天要期末考的事實。很顯然的,這是一篇早就寫好、進入排程的文章!)

喔不過在批鬥大會開始之前,我得先定義一下什麼叫作「評論」。這年頭許多人喜歡把「評論」和「心得」混在一起做撒尿牛丸,因此我得要先在菜單上註明才不會被客人臭罵。

以腳本為例,評論乃是從腳本進行檢視的技術性工作;心得則是從腳本出發的思想感觸。評論是「如果腳本可以改變」的前提下,去探討更多的可能性;心得則是在「給定腳本為真」的情況下,讀者闡述覺得自己獲得了什麼。所以很明顯地,這篇文章是評論而非心得。特色則是,這篇評論乃是作者對自己的作品的評論。(超不要臉的!)

以下正文。



《妖》一書固然對作者的我而言,並不是筆下的處女之作,但對於讀者來說,是毫無疑問的「常闇」的出道作,也就是所謂的「這傢伙的第一本書」啦。凡事第一次總是重要的。雖然實在沒有理由跟自己這麼過意不去,不過我還是決定公開檢討這本我的第一次出版作,希望這能夠成為一個激勵自我(或者可能是毀滅自我?)的契機。

必須承認的是,在當初投稿參加第一屆角川賞的時候,我還真他媽的有自信覺得《妖》一定會得獎,而且更該死的是覺得《妖》會漂亮地替我一舉拔得頭籌!至於結果如何,呃,各位都看到了。(十分遺憾)

0rz

嗯,創作者似乎很難不對自己的作品擁抱滿滿的愛與自信。

至少我是如此。這種現象一方面是好的--你自己都不喜歡自己的作品,難道還能奢求別人喜歡?--但另一方面,也帶來了一些危險:我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是不是真有如同自己所想得那麼好。(通常的答案則是:顯然沒有。)

所謂忠言逆耳,大部分人們對負面的意見總是會用比較嚴厲的眼光去審視,對正面的讚賞則是翹著二郎腿、不假思索地欣然接受。我呢,很抱歉地,就是屬於這種大部分的人。我記得,在遙遠的過去(?),曾經我拿給友人試閱的一部作品,關於戰鬥場景的部分被認為「太冗長!太多細節!」那個時候我提出了一些反駁的看法,認為「細節的描繪才能形成畫面」、「交代清楚才能把結果合理化」、「不寫清楚讀者怎麼知道這角色有多厲害」諸如此類。

過了一段時間,自己回去再度檢視那一段文字的時候,想法只剩下這個:

「太冗長!太多細節!」

為什麼當初看不出來呢?為什麼當初會覺得讀者是錯的而自己是對的呢?不可思議。每每當我一把文字創作出來的時候,最想要的似乎是認同而不是真相。的確,文字創作者都是傳教士,有自己亟欲想要傳遞出去的訊息。這也難怪我會有這種傾向,不過這顯然不利於創作。

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修正這種誤差。(希望啦)

這世界上絕對沒有第二個人比我自己看過更多次我自己的書了。(應該沒有吧?)在不斷重複閱讀自己的作品時,其心情的起伏其實非常有趣。大概像是這樣:

天啊,這真是部好作品!

嗯,果然寫得不錯。

總覺得有點麻痺了,一點都不感動。

等等,這作品真的好看嗎?

嘖,哪裡不對勁,淡而無味。

不不不,這果然是部不錯的作品!

突然覺得我真的寫得蠻好的耶!

嗚,真的有那麼好嗎?

loop......

這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那就是作者(我)根本無法冷靜、一致地看待自己的作品。(所以我這一篇文章大概也只能算是一團狗屎?)


如果有人問我現在對《妖》書的自我評論,我想我的答案大概會是:不甚滿意

問題到底在哪裡呢?事實上,我覺得《妖》這本書的「匠氣」太重了,缺乏渾然天成的美感。
(呃,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自己表達得夠不夠好,上面只是個大略的說法)
無論是它的故事節奏、它的腳本架構、還是它所要傳遞的核心思想,雖然自認為三者各自獨立來看都是沒有什麼重大瑕疵,但是全部放在一起、融合成一本完整的小說著作之後,就是沒有(我所想要的)渾然天成的美感。

我似乎急於(喜於?)雕琢特定的橋段,設法讓整個故事情節的節奏維持在讀者們不會進入略讀模式的水平。為此,我總是花費大量心思決定橋段與橋段之間的各種可能的連結方式,甚至是為了實現特定的連結模式而去修改、或者說引導故事發展到我原本並未預期的方向。

有時候,發現自己會「為了小說、拋下了故事。

這聽起來有點弔詭,什麼是為了小說而拋下故事呢?簡單地說,就是為了說得漂亮,而選擇去扭曲了故事的原貌。我發現《妖》一書似乎就是在這種過程中誕生的。我真的很想要把故事說好,我傾向於著重在「說」,而非「故事」。這時候會覺得迷惘,我認為小說就是說故事,但「說」和「故事」兩者之間究竟誰比較重要?或者一樣重要?我發現自己直到最近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同時意識到自己並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當然,把一個好的故事說得好,這絕對是完美的境界。

但現在的我顯然辦不到。╮(╯︵╰)╭

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過去(與現在)的那些作品,究竟文字所包裝的是好的故事呢,還是說我頂多是能把(不怎麼樣的)故事說得好而已?(當然更可怕的是兩者皆不然,基於自尊我暫時不想理會這種case的可能性)

我相信一部小說的靈魂理應存在於故事本身,無論怎麼說都無法把靈魂給從無說成有。「說」只是包裝,讓讀者能夠以更美好的方法接觸文字背後的故事之靈魂。

所以我應該更重視「故事」而非「說」嗎?

太過於在乎「說」這件事情,似乎正是讓《妖》一書變得滿是匠氣的主因。這會有一個惡性循環:當故事為了配合「說」而被扭曲的時候,要把變形後的故事「說」得好,自然就更難了些。最慘的情況,就是到頭來故事變醜了、「說」得也沒有比較好。不禁懷疑《妖》是不是就是陷入了這個窘境。

我得想辦法對付這個問題才行。(苦笑)

比較讓我沮喪的是,在我三月底完成了《妖》書的出版修正稿之後,在一次與titan的交談裡觸發了一個相當有意思的靈感,於是又很該死地寫下了第二部充滿匠氣的作品。(其實目前只先完成一半,不過高度預期會匠氣到完結為止......)

我可能還要再自爆個幾次才會有所成長吧。(遠目)

希望喜歡我的書的讀者能夠看見我未來的成長。沒有人喜歡我的書嗎?沒關係,那就
假設有人喜歡我的書。我是一個可以活在假設裡的男子。


最後,感謝那些在書店裡買下本人第一部拙作的讀者們。如果大家對我的作品(不是我)有任何指教,都十分歡迎和我交流!


38 comment(s):

titan | 15 June, 2009 01:42

你都自己說破了...
(話說我自己進入排程的文章都不知道有幾篇了>"<)

書還沒看,這篇我就先看到正文之前為止
明天去書城看看有沒有進,沒有的話再殺去別家書店看看~

Anonymous | 15 June, 2009 11:46

請問能否借轉到角川的討論區...

gforce | 15 June, 2009 11:55

身為作者,心理素質非常重要
不能太過自負 (這樣可能會阻自己的進步)
也不能太過怕讀者的評價而變的沒有信心 (這會讓作品失去自我)

分寸很難拿捏
我想一定很多作者為此白了頭髮、禿了腦袋 XD
祝福你能摸索出自己的生存之道,還有培養出健康的心態 ^ ^

EverDark | 15 June, 2009 15:45

歡迎轉載,註明出處即可。

創作者們一起加油吧~

Anonymous | 17 June, 2009 20:22

  先祝你考試順利。

  好,我要開始鞭了!(在皮鞭上塗上辣椒)
………………………………………
…………………………
……………

  對不起,開個玩笑……。

說實話,當初《妖》這本作品,是我唯一熬夜看完的,因為真的很喜歡這種類型的故事,難道是和常闇您波長接近的關係?如有冒犯請見諒。在下很欣賞堅毅、勇敢、卻又能在恰當時機表現適如期份的溫柔的角色。用比較通俗(?)的說法來表現內心的狂熱與澎湃的話,就是:「笛兒!我愛妳!請讓我一起成就妳的願望,跟妳一起走吧!(啟動)」這樣。
  不過我只敢想在心裡,可不敢把這種情緒大刺刺展現出來。週遭的友人也都說我這人很常常一片灰闇,對人卻又故意裝得一派輕鬆,害他們都不敢說出事實,喝醉了才走露風聲(偏偏我這人不愛喝酒的)。

  所以請醒的我回答說:「真的嗎?沒關係啦,畢竟『黃泉路上不寂寞』,萬一哪天我想不開,一定會順便帶你們走的。」眾人瞬間清醒。
  接著酒瓶、殘羹、跟兔子(?)滿天飛,這些物體的向量精準地指向我,恐怕連奧運弓箭比賽選手都要望其項背。最後這段是騙你的。


  咳,稍微認真一點,我想各討論區的評價您大概也掃過了吧?我想每個作者對自己的小孩以及其評價,都會不厭其煩的調整和檢視,因為畢竟充滿了愛啊!外面那些風風雨雨,咱先擱到一邊不談,基本上在下先同意一點:《妖》這本作品的括號真的使用過多了,如果拿掉又不影響本句,真的是能省則省,這應該算是「腳本外進行檢視的技術性工作」,不過光是這樣短短數句,想必無法滿足常闇您求好心切的心情。

  但請原諒在下尚且無法給您個人的、完整的、跳脫該局所囿的「評論」或「心得」,因為工作與進修的關係,在下剛看完四本書(金銀銅…..還有鐵,咦?),如果要講求適切,請務必讓再下再多看二遍,改天再另外跟您研究討論分享品味。當然也許網路上的各種聲音,已經能夠滿足您的需求了,在下不過是班門弄斧而已,因為在下這人眼高手低,實在無法像您磨出一本這樣的佳作,所以只能為喜歡的作品略盡棉薄之力,以及作小小的推廣與鼓勵,如此而已,還請見諒。

  這是我用來丈量熾愛的方式,也是潛藏於心中的真摯。

  那麼,改天見。
                        露子

EverDark | 18 June, 2009 00:48

to #5 (露子)

很高興能看見有喜歡我的書的讀者出現在這個地方。

關於「括號的使用」上,我想我可能把平常行文時的習慣不自覺地帶入到小說創作裡,而渾然不知了吧。相關的評論我大概看過一些,我會針對這部分做一些自我調整。慶幸的是,這是個很容易就能解決的問題。(笑)

也很期待露子分享更多對於《妖》這本書的想法!

(其實我本來並沒有預期會有讀者真的跑出來回應這一串,哈哈,這真是讓我喜出望外~)

Anonymous | 27 June, 2009 18:42

您好,前輩(希望這樣先叫一聲會有好彩頭...)

我是正在準備第二屆比賽的參賽者,為了當作參考,我買了第一屆的4部作品,由於才剛過期末考的關係,目前看完兩部,分別是銀賞的《馬桶上的阿拉丁》和貴作品《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看完之後我有剛好相反的評價。

簡言之,《馬》的(我沒有說髒話...)文字流暢,幽默有趣,但是結局感覺矛盾,我不是很喜歡。

而貴作則是剛好相反,特地雕琢的文字雖然感覺比較有質感,可是由於此作篇幅較長,文字也比較重(好怪的形容...)連續讀下來非常吃力,甚至於出現了"啊啊啊~怎樣都好啦,快點到結局!"的想法。(在此先道歉...這想法對作者本人是大不敬)但是快到結局的時候反而峰迴路轉,隨著伏筆一層層的揭露,閱讀的興致也不容易冷卻下來,結局對我而言是精采、滿意的。

分享一個閱讀貴作時的小趣事,當我終於開始推測劇情時(啊!原來是故意讓我渙散而不去注意伏筆嗎?)我突然想起來故事一開始出現的妖精少年怎麼沒有再出現了?才正這麼想,就看到策士露出了真面目,當下的想法不是"原來是他!",而是"啊...我怎麼忘了猜..."

說的好亂...總之,恭喜前輩得獎,希望能看到更多有趣的作品!

by BadLuck

EverDark | 27 June, 2009 19:26

To #7 (BadLuck)

你好!

包裝故事的手法每個創作者想必都有他所信仰的方法論,這之中的難處就在於無論如何無法滿足所有讀者的偏好,所以如果《妖》書的文字對BadLuck來說「比較重」,我想也真的是沒輒 XD

但是即便如此你還是看完了這本書,並且對結局感到滿意,讓身為作者的我感到很欣慰~我自己創作的初衷就是希望把好看的故事盡可能傳遞給讀者,就這點來看(至少對BadLuck這位讀者而言!)我似乎是沒有表現得太差吧~

我自己也還在努力摸索故事創作文字各種不同的可能性,寫下更多有趣作品,到時候也請務必買他個一本來訐譙,喔不,是欣賞!(笑)

最後,期待同為創作者的BadLuck能寫出漂亮的小說,擄獲角川編輯們的心~

贏楓 | 08 July, 2009 09:05

常闇大您好:
在下檢視完畢,因此要來和您說聲抱歉
標楷體字部份的內容無誤,是在下自己閱讀上的問題
弄清楚西暮村的夢裡化部份後才發現自己對這一塊是錯誤理解
因為我一開始以為真的西暮村是維格斯在幼時的記憶,所以一直覺得很奇怪
這大概是糟糕的刻版印象所造成的吧XD
對於這一點在下修改前言,並對您致上歉意

另外,其實關於軸的部份我還是不太了解
我自己的解釋是:
世界是多個面向,而人類只能感知到其中幾個,也就是所謂的「13軸」
但我比較好奇的是,能夠感知道其他軸的妖精與精靈,實質上與人類的差異究竟在哪?而不同的軸又有什麼做用?(除了已提到空軸以外)
我對這一塊還蠻好奇的是因為,這是世界觀有趣的架構,但是沒有發揮到淋漓盡致,是個人認為可惜的地方。(笑)
不知道上面的認知對不對?

另外,精靈可以具現化到人類存在的世界嗎?當初精靈是怎麼和人類締結姻親關係呢?
另外,維格斯有提到索姆是最後一個妖精,那呃……為什麼最後在小丘上,還會有其他妖精存在?還是說當初指的,其實是最後一個夢裡化的場所?
還有妖精跟精靈延續後代的方法我也蠻好奇的XD
西暮村跟第七區的位置如何?又,為何一個小村落可以免於帝國的威脅還存在著魔法師呢?
→真是個麻煩的好奇寶寶

那我再做一次對《妖》的評語好了XD
故事我很喜歡,重讀之後也別有一番趣味,昨天忘了打在心得裡的是:
我一直很喜歡維格斯他們在重複「夢」、「夢醒」的語氣與氛圍
帶著濃厚的悲傷與無奈。
妖精鄉可以稱作是理想鄉或是烏托邦吧!對於不被世界承認的自己,誰不想有一個歸屬呢?夢裡化出來的維格斯、笛兒,還有索姆,其實甚至是大反派們,都想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妖精鄉」,因此對我來說,「妖精鄉」的名字取得恰恰好。
真的非常感謝常闇大寫出這樣的故事以滿足在下的「胃」
在下認為每個作者都有自己的一套寫作方法,也希望常闇大能繼續發展下去
雖然常闇大也喜歡讚美,但還是讓我小小的叛逆一下,請多包涵(鞠躬)

《妖》書我認為對我來說最不足的地方是:常闇大已經減少資訊了,但我還是覺得減少的不夠
若是能夠再行修剪,本書一定會更棒的。
另外,我相信這一切都跟作者大人的愛有關(笑)
但是如能在中段故事做些橋段刪除,對於剛踏入這個世界的讀者來說
會更容易明白與進入狀況,並讓故事的節奏變得更好
當然還是得取決於作者大人的決定(畢竟寫作這件事作者最高!)

以上,是在下小小的心得XD

EverDark | 08 July, 2009 14:38

(剛剛全篇打完不小心重新整理...好孩子記得還是要跟記事本作好朋友吧Q-Q)

To #9 (贏楓)

首先,還是別叫我常闇「大」了!如果真的要加上稱謂的話,那可以叫我「常闇同學」。(笑

雖然我想關於《妖精鄉》的世界觀,在我「往後的故事」中會慢慢有越來越詳細的闡述。不過既然贏楓這麼有興趣的話,我在這邊先多做一些解釋也無妨。(←其實是自己很高興吧!)


關於「軸」的部分
---
贏楓的理解大致上是無誤的。
在《妖精鄉》的世界裡,萬事萬物都具備其「軸相」,存在著為數龐大的軸,就是在描述、在定義這些軸相的根本。甚至不妨這麼說:

這些軸就是世界,世界就是這些軸。
軸就是定義世界的基本因子。
事物之所以「存在」是因為能被特定數量的軸所描述。

構成完整世界的總軸數沒有任何生物可得而知之(礙於感度力的有限性,精靈也不例外),而「空軸」的根本存在價值則容我先有所保留。

人類只能感度到十三軸的意思,也可以說他們是活在特定十三軸所張的空間,他們對絕大多數事物的軸相的感度都是不完全的。換言之,在千軸感度力的精靈眼裡,人類是無知的:對這個世界的構成是無知的。

人類只能對十三個軸所描繪的軸相(不完全軸相)有篹感應、接觸、理解、並給予反應。用精靈的術語來說,人類只被定義在這個「十三軸空間」之中。這種說法被部分精靈所反對,因為「人類」這個存在本身是超過十三個軸才能構成其軸相,所以只能算是個不嚴謹的口語用法,但因為反正口語是說給人類聽的,一些精靈不太在乎,畢竟人類也很難聽得懂。

一個嚴謹的說法是,人類的感度力是侷限在「十三軸空間」中,這個空間就是他們所知道的一切了。(他們並不了解構成「自己」這個軸項的所有軸)

打個比方,如果一個人因為疾病而失去了味覺,他對這個世界的感度就少了味覺這一個大面向。可以用這種感覺去想像「軸相」的感度。當然軸是比味覺這種大面向還要更細膩許多的存在。

千軸感度的精靈跟人類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他們因為對萬物軸相的理解不同,而有不同的思考模式、價值觀與因此形塑而成的個性。越是高感度的生物(如精靈),表現出來的是越理智、越宏觀的思維。

妖精又與上述兩者不同,是相當特殊的存在。在這就先不做過多的說明了。(我怕會沒完沒了 哈)


精靈的形象
---
精靈在不同的特定軸空間存在相對應的特定形象。且其形象隨精靈基本屬性的不同而不同。想像世界是萬軸空間的話,則存在許多個軸空間(萬軸的子集合),精靈都存在相對應的形象。他們能夠自在地穿梭在這些軸空間之中,其中也包括了人類能夠感度的「十三軸空間」。

對一個精靈而言,特定軸空間的形象是特定的,無法隨意扭曲。部分精靈在十三軸空間的形象就是「人類」的模樣,部分則否。無論如何,只要精靈選擇在十三軸空間中現形,則人類就能夠直接透過五感與之交流。


初代妖精的誕生
---
精靈與人類的交合,僅限於那些在十三軸空間下形象是人類的精靈。這樣結為連理的例子不算太多(相較於精靈總數),而無論如何在過去的歷史上不存在成功產下後代的事件。

直到某一天,例外發生了。
(例外發生的原因容我在此先有所保留)

於是初代妖精便誕生了。「妖精」之名乃是她的雙親所起:妖豔的精靈。

妖精與精靈一個很大的不同,在於他們只有在十三軸空間中存在形象,換言之,無法像精靈一樣自由穿梭在不同的軸空間之中。而他們對軸的感度力也不同於人類或精靈,存在一個看似隨機的異質性。簡單地說,有些妖精感度力非常強,能超越精靈(例如故事中的索姆尼爾),有些則非常弱,甚至不如人類。大部分的妖精感度力是平庸的,雖然超越人類但不如精靈。

關於妖精對軸的感度力事實上存在許多技術性細節的設定,在此就不多贅述。

初代妖精與人類交合,產下的仍是妖精。這就是妖精這個種族開始繁衍的基礎。直到精靈們發現部分妖精具備「夢裡化」這種驚愕的能力之前,他們對這個種族沒有投注過多的關心,頂多只有好奇,因為他們不能理解為何精靈能夠與人類生子。

至於贏楓所提及「維格斯有提到索姆是最後一個妖精」這應該是個誤解,我記得我沒有在故事裡這麼說。XD
可能是因為跳越的觀點與時序讓閱讀上產生一些錯亂,如果贏楓仍有疑惑的話不妨直接指出是書中的哪一段,好讓我可以更清楚地解釋。


西暮村跟第七區的位置
---
大致上是空戰背心半天之內可以來回一趟的距離。XD

諸侯國塞克飛肯位於拜格倫帝國的西北方,在兩者之間的土地上存在西暮村(與其他諸多零星村鎮),由於是國界模糊地帶,並且村鎮生產力不舉規模,所以鮮少有國家強硬宣示這些小土地的主權(避免外交紛爭因而浮上檯面,簡單地說是一種維持現況status quo的狀態)。

第七教區位於首都偏西邊。而首都在整個拜格倫將於則偏西南方,原因是過去不斷擴充疆域的結果讓首都相對位置持續改變。從首都往西南方直線向國境外延伸,就會到達古迦碼,兩者之間有數條魔驅列車鐵軌相聯絡。其中有一條鐵軌會繞國境外往西北邊入境,就是「出事情」的那條鐵軌。

摩尼卡的教會位置在首都外郊西南方的平原上,屬於帝國人口密度極低的區域。

以上我憑印象直接打的。XD


為何一個小村落可以免於帝國的威脅還存在著魔法師呢?
---
因為拜格倫對這塊小土地還沒什麼興趣,當務之急有更值得侵略的地方。

此外,像是維格斯(the origin)這種雖然具備魔法師體質但是過著常人生活的人在世界各地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著。對於非魔法師的人來說,魔法師體質是無法觀察到的,除非親眼看見魔法的操作或者魔場的發動。

在世界各地不同民族的不同信仰中,魔法師有著不同的地位,也會存在有些魔法師必須隱瞞自己的魔法師身分才能過著常人生活的例子。(事實上拜格倫的現況便是如此)




最後是關於心得部分的回應
---
《妖精鄉》這個書名我自己也很喜歡。^^

事實上它是我目前所取過的所有書名中我最滿意的~
不過我想因為涉及了「妖精」這個字眼所以很容易讓人在第一印象上會有特定的聯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除非我全部改用創語...)


在資訊量的掌控上,創作者其實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存在「作者預期讀者能自行推論者」以及「作者認為應該用文字加以引導者」這兩種情況的判斷與取捨。

一但前者實際上並非如作者所想、讀者能自行推論,又或者後者其實讀者能自行推論、但作者又特別加上文字推演,都會造成閱讀上額外的負擔。

我想這方面是我未來持續要好好鑽研的一部分吧!

很高興贏楓願意花費大量文字篇幅在表達對《妖》書的一切看法上,這對我而言有許多意義。在一次與我高中國文老師的談話中,她曾經告訴我,在創作的時候千萬不要想著讀者,要做你自己就好,不要被讀者左右創作的思考......

或許現在的我還無法達到如此高深的境界吧。不過我會嘗試在創作的時候假裝忘記讀者,等到書來到讀者面前之後我再跳出來嘗試交流!(笑)

Albedo | 09 July, 2009 14:08

誰跟你同學啊(誤)
說真的這回文未免太豐富了,建議是直接另外開一篇
看起來比較清淨也讓有心的人比較好找
不然還是直接開一篇設定解釋好了XD

贏楓 | 09 July, 2009 15:43

啊啊……常闇同學好(馬上開始攀關係)
啊不對……這樣我應該可以叫常闇「大哥」
終於可以做「小」了~哈哈哈

謝謝大哥給的解釋以滿足我的好奇心。
話說那個「最後一個」我想應該是在大叔以為殺了索姆以後說的那一句
(書拿去借朋友不在身邊……)
所以應該是我解釋過度了,請忘了這點吧(掩面)

噗,班門弄斧一下我對大哥的國文老師說的那一句話的看法吧(笑)
對我來說創作可以分三種階段,套句黃國倫說的亦即:
1.自己寫的HIGH但不考慮讀者→
這一向是創作的開始,因為想說故事,所以才開始寫故事
因為想做一個屬於自己的夢,所以才開始做夢
2.開始考慮到讀者
開始學習使用技巧,如何始讀者看得開心,如何始劇情吸住人的目光
想要寫出精彩的小說,開始想:怎麼樣寫讀者才會覺得好看
3.自己HIGH讀者也HIGH
最後又回到前面那一點,但要跨過第二個關卡的時候其實很痛苦
因為不想違背自己的心願又但是誰真的能忍受自己寫的小說沒有得到讀者的回應呢?

但是創作一定要「記得」讀者嗎?
我認為要記得「讀者」是因為小說寫出來是給「別人」看的
如果寫出一篇他人看不懂的小說,那那……
所以,讀者要記得。
但不要「迎合」讀者,如果迎合讀者,那作品就會變得很可怕
我猜想大哥的國文老師想要說的正是這個吧。

EverDark | 09 July, 2009 18:03

To #11 (Albedo)

我跟你是同學啊。(心)
我也是打完PO出來後才發現竟然這麼長 哈哈
EverDark的鍵盤是用來突破天際的啊!

因為目前我還不打算主動釋出太多關於《妖精鄉》的架空世界的設定,所以基本上不想特別開新文章回應。

名詞解釋嘛...
或許等到哪一天《茵芙倪(仮)》能夠問世的話......(遠目)


---


To #12 (贏楓)

蠻好的見解。
最一開始下筆確實沒有想到讀者,只是想滿足自己的創作欲望而已。不過現在已經無法繼續維持這種心態了吧,所以就從現在開始,朝[Stage 3]邁進吧!哈哈哈哈~

Dev | 11 July, 2009 23:45

因為職業需要(兩本動畫雜誌小編輯乙隻 + 剛介紹了妖精鄉), 看到最後一頁有Blog URL, 就說一下自己對妖精鄉的看法. OTL

最初是對妖精鄉滿期待的, 但看著看著, 到最後感覺就是...咦? 悲劇嗎? 不覺得它很悲劇. 可能是宣傳問題吧...
初段的括號陣, 文法有時超詭異, 好像在唸日文一樣(?).
妖精立場感覺上很刻板, 設定又沒機會用盡...曾經是看得我有點想放棄.

壞就說完了, 這類有大背景的故事, 我一向是比較喜歡的...雖然軸那個真的有點太抽象, 看很久才明白一點.

可能它真是要30萬字才能完全發揮吧...這點是有點可惜.

EverDark | 12 July, 2009 00:09

To #14 (Dev)

是不是悲劇總會有主、客觀的見解。主觀來說身為作者的我也從來沒有在任何我本人所寫下的文字中宣稱或強調過《妖》書為一個大悲劇(小說本體的內文當然不算XD);但客觀上我想這個故事「帶有悲劇色彩」應該是不會錯的。

如果真的沒能讓喜歡悲劇的讀者享受到悲劇的醍醐味,也只能說聲殘念啦~XD

關於妖精的立場,畢竟在故事裡以他們為視點的內容非常稀少,所以也不是不能體會可能有讀者覺得這方面刻劃不夠深刻。嗯,這算是篇幅的限制,我無話可說!(倒下)

設定沒能完全在故事裡展露也是事實。畢竟《妖精鄉》的世界觀原本就是我為了百萬字長篇的奇幻創作而架構出來的東西。不過我一廂情願地認為《妖》書「賣故事為主,設定只是輔助」,所以當初其實不覺得這會是個問題。嗯...

總而言之,感謝Dev的意見囉~

Anonymous | 19 July, 2009 03:38

問個比較提外話的問題
請問台角有專訪你和其插畫嗎?(因為我見其餘幾位作者/插畫的專訪都有了,就差你們)

EverDark | 19 July, 2009 12:39

To #16

專訪當天opiu沒有到場,所以我不知道角川有沒有另外再找他一次。

官方網站尚未放上專訪《妖精鄉》作者的理由我也不清楚就是了~不過就我所知三個作者/插畫專訪應該都是同一天完成的,但在官網刊登的時間卻有所差異,所以想必官方有某些特別的考量吧!

數字 | 19 July, 2009 22:10

終於有了嗎...

果然是壓軸啊啊啊啊XD

Anonymous | 16 October, 2009 18:28

前幾天看(完)了常闇大的妖精鄉了=v=
難得看到了自己喜歡的風格XD
喜歡大大的世界觀(?)以及裡面的句子,不過對「軸」與「相」的部分不知道算不算看得懂OTZ
因為我好像常常誤會別人的意思...?不過應該算看得懂,如果我的理解力沒發生差錯的話...XDD

..........................................by 空v

EverDark | 16 October, 2009 23:06

To #19

請相信你的理解力!
我自己後來也覺得《妖》裡面的設定「的確」不是那麼平易近人,不過那不是本作品的主要賣點,所以就算完全搞不懂「軸」與「相」,好像也沒有關係!

就好像搞懂車子會跑的原理人又有多少呢?儘管我們天天都在坐車!

(對不起我在亂舉例子......)

呃,我想要說的是,我們是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所以就請各位也把「軸」與「相」於《妖》書中的存在視為 理 所 當 然 吧!(被拖走)

| 19 October, 2009 21:57

那的確不是重點=v=
不過載魔歸零的結果真的很可怕XDD
個人不會覺得很黑暗阿...

數字 | 30 April, 2010 00:18

久遠老師您好~
說來很抱歉,我昨天晚上(更正確的說法是今天早上)兩點才把罌籠葬看完。
呃...我是在去年剛出書的時候就買了,不過大約看到第四弔之後便擱置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汗)

不過這不是我的重點

畢竟您是台灣人,我可以很容易的傳達我的感受XD
當初有人認為修辭用的太華麗,不過我讀起來非常的開心!
優雅的修辭也營造出優雅的氣氛,加上對我來說那些修辭也不是很難理解。
(並不是在吹噓我的國文程度,事實上現在我就很難用文字表達我的感受...)
我只是想說,這些修辭我看的十分開心~

再談到情節的部份,我很喜歡幽冥跟繭獨處的一段場景,
就是跟當初珠罌神和繭的場景很類似的那一段,
我相信這兩個場景如此相像是有意義的,雖然我不能很精確的感受到背後的意境,
但是我很喜歡,非常喜歡。

還有繭給人非常非常純淨的感覺我也很喜歡,淡淡的藍色又帶著一點透徹,給我一種很平靜的感覺。

總而言之,我十分的喜歡罌籠葬這本書,也非常的想讓您知道,所以就作了這篇文章。
(好有國文課本感覺XD 雖然我覺得這並算不上是一篇文章...)

我也會找時間讀一讀流光森林,也請老師繼續加油!

10.04.29 數字

-------------------------------------------------------------------

我並沒有留錯站....
事實上我是故意留在你這裡的(炸)
因為我沒有聯絡久遠老師的方法..


所以.....

就交給你了~常闇()!
(請自行在括號中填上你喜歡的稱謂, 我是沒打算加啦,不過你如果很想要的話加一下也無彷[欠揍])


對囉
我有沒有跟你提過我對妖精鄉的看法啊 =..=
自己都快忘了(汗)

我最喜歡的一個場景就是挑扣子(應該是吧)的那一段
特別是那句「我是黑色的」我最喜歡
不過我也無法解釋為什麼
可能我真的很喜歡重複的橋段吧(誤)

總覺得我好像有跟你說過這件事
這樣我也自己造了一個重複的橋段了XD

我好喜歡我自己啊啊啊(毆飛)


總之
萬事拜託了...3Q!

EverDark | 30 April, 2010 18:30

To #22(數字):

我已經留言告訴久遠了,她應該會看到吧!
順便敲碗《流光森林》第二集好了。(我敲

另外談到《妖精鄉》,我也很喜歡挑扣子的段落。我喜歡黑色的扣子。嗯嗯,我真的覺得那一段設計得不錯(臉不紅氣不喘)。哈哈哈哈我也好喜歡我自己呀!

久遠 | 02 May, 2010 11:25

To 數字:
﹝呃,因為這裡是常闇同學的部落格,因此長話短說。﹞

您好。
謝謝您對罌籠葬的喜愛,我厚顏地確實收下了XD
兩個場景的確是刻意營造出似曾相識的相像感,
很高興您能喜歡。

最後,樓上兩位都這麼喜歡自己真是太好了,相信正面的思考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XDD

數字 | 02 May, 2010 23:25

TO 腸黯

話說你沒有選稱號,所以我決定直接叫你常闇了。
既然如此,你....也可以叫我數字喔>//<
(好像日本叫名字的橋段,不過我們這樣叫並不是很親密就是了XDD)

不過在你的部落格留言給久遠老師實在是太超過了,
所以我決定要補償你一下。

我前幾天剛讀完《悖理紅的女孩》,真的是十分的好看!
特別是麻夜朵下五子棋那一段,
那句『我是黑色的(棋子)啊啊啊啊』真的是讓我印象深刻!
整本書讀起來十分有趣,有股濃濃的既視感,
對,讀起來好像妖精鄉啊!
滿滿一整本的重複橋段,真是看的我快要升天了!


啊,還是很感謝你幫我留言囉~


TO 久遠老師
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到我那邊坐坐>//<
只要您不介意沒有營養且久未更新的食物的話XDD

最後,請老師務必來參加我和我的婚禮。
(等等,這樣世界真的會變得更美好嗎?!

EverDark | 02 May, 2010 23:30

保安!快把這位數字ちゃん攆走。(丟C4

麻頁朵 | 03 May, 2010 00:46

我是黑色的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我贏了啊啊啊啊啊啊!
茵芙倪輸了啊啊啊啊啊啊!

TO 數字
你還不是把我的名子打錯了啊啊啊啊啊啊,
是麻頁朵啊啊啊啊啊啊,不是麻業朵啊啊啊啊啊啊!

真虧你還敢指責我老大啊啊啊啊啊啊!

夜明葉 | 03 May, 2010 02:32

等等等……數字是說麻夜朵的!麻業朵只有麻頁朵在說!(好混亂)

另外,沒有人說過麻葉朵!(啥啦)

EverDark | 04 May, 2010 22:51

回應爆走了。
爆走了。
走了。

阿魚 | 05 May, 2010 13:13

抱走女孩A了。
抱走了。
走了。

EverDark | 10 May, 2010 00:49

ヽ(゚∀。)ノ

祤鷁 | 31 July, 2011 16:01

因為我發現上篇回應已經是在一年前以前的事情了...((汗
剛剛要查《妖精鄉》的資料的時候(還有剛剛踏進此篇文章的時候),赫然發現原來角川大賞那麼早就有了阿...((踹
最近才看到角川國人小說的部分,說實話本來沒想要看這本的(一直說欠打的話阿),但是看完這篇文章和上面迴響的人,就跑去借了。

這本書和我本來想的不一樣阿~比我想像中的好=]
因為我理解能力不大好,那以下提出一些問題或感想如有冒昧或用字錯誤等,請見諒︿︿
為什麼封面跟第一章彩圖的綁繃帶的手不一樣呢?還有那個封面妖精鄉字下面的「那個」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這本書的想法很好,就是裡面的那些句子,可是世界觀讓我很頭痛阿...
也因此要我理解這本書,讓我想了很久,也不禁佩服常闇大哥(這個可以嗎?)的腦袋(?)...講創作心會不會好點?((謎之聲:只會越來越怪好嗎...
可是如果要問我世界觀到底是哪裡不懂,我又說不出個所以然阿!((被打

我覺得很可惜的是女主角死了...雖然很多輕小說都是要人死,但是...阿阿阿(開始語無倫次了)
我覺得這是篇哀傷也同時溫馨的故事。(看到好多人都不覺得溫馨,為什麼呢...)
還有為什麼編輯會覺得這是最悲傷的故事呢?罌籠葬也很悲傷阿?((小聲

我覺得本書很好,但是世界觀有點複雜,以致到後面看不大懂,且要多想這樣,不過目前正在考慮要不要收,可以請問一下大概會出幾本嗎?

因為此篇迴響真的不知道要回哪裡,所以回到這裡來。
但是希望常闇大哥可以回覆這樣,滿足一下我的虛榮心(是這樣用嗎?)

EverDark | 31 July, 2011 21:24

> 祤鷁

首先,
歡迎你歡迎踏入這個純淨的部落格。>.^
以下逐一回答你的疑惑。

Q1 為什麼封面跟第一*張彩圖的綁繃帶的手不一樣呢?
A1 因為插畫家畫錯了。封面是對的內彩是錯的。

Q2 那個封面妖精鄉字下面的「那個」到底是什麼?
A2 女主角亞莉依娜右臉頰的妖精化程式遺痕

Q3 為什麼編輯會覺得這是最悲傷的故事呢?罌籠葬也很悲傷阿?
A3 我憑印象回答。想當然耳總編也覺得《罌》書很黑,不過《罌》書的結局提供了一個可逆的發展,所以在他老人家心中的黑暗大概就緩解了些……吧。等等你應該是去問那個大叔不是來問我啊!

Q4 可以請問一下大概會出幾本嗎?
A4 這是一個非常有深度的問題。從出版社官方的立場來看,《妖精鄉》這部作品是全一集完結,所以沒有下一本了;從現況來看,目前推出的《悖理紅的女孩》系列是以《妖精鄉》世界觀為前傳基礎的衍生作品,但彼此的故事有相當程度的獨立性;從作者內心的慾念來看,《妖精鄉》是三部完結的作品,〈滅世的黃昏〉為首部曲,後續兩部目前雖有大綱企劃但尚無與出版社合作的具體規劃。

以上。

祤鷁 | 01 August, 2011 17:11

喔喔喔~我回在這麼偏僻角落的迴響被回覆了耶((轉圈圈
那我就繼續在這「純淨」的部落格停留囉︿︿

喔喔,那我沒想錯...我還以為是什麼更有驚喜的東西咧~(Q2)
耶?原來你的編輯是大叔喔?還叫他老人家...因為我沒有他的聯絡方式阿!所以來問你~不過很多人說我的感覺都跟別人不一樣,所以搞不好這本書真的不溫馨阿((啪啪啪的被打(Q3)
耶?!我問了有深度的問題嗎?(嚇+羞)((謎之聲:...這是什麼鬼反應?
恩...好吧。所以就是交在出版社的手中阿阿阿,希望有續集阿~
最近在課業中偷閒找機會看《悖理紅的女孩》系列=](Q4)

被這麼恭敬的回答了,謝謝常闇大哥!(所以這個稱號OK吼?)
其實是比較想要搞笑一點的回覆((打飛
一點進來發現是好正式的回答害我真的嚇的楞了幾下...
不過這樣要求太過份了,而且自己也沒梗阿...((默默退場

穆絲可 | 01 August, 2011 22:47

看到老師有回應樓上的大大
就鼓起勇氣留言了 ( 暈 生平的第一次耶 汗顏 )


雖然在讀的過程有點痛苦 ( 好複雜唷 )
總是一直往前翻 ( 小小年紀 記憶力就衰退了阿 )
不過
就是在享受最後一刻被轟炸的快感
縱然覺得很沉重 很感傷
還是愉快的 ( 這樣不會精神分裂嗎 )
是那種 我就是喜歡它 即使 很難懂啦 ( 到底怎樣想出那麼廣大的格局 )


寫不出什麼深刻的見解...
純粹支持老師
( 我居然在它出版2年後才發現它 羞 )

EverDark | 01 August, 2011 22:56

> 祤鷁

其實不會偏僻啊。XD
因為主頁右側欄位都會記錄「最新回應」所以就算文章很老舊了有新回應還是會浮上來的!


至於關於這個「正式」的回答,其實我這個人是很嚴肅的,所以會有這麼正式的回應也是非常合邏輯的。還是說莫非你在這個網站的哪個地方有看到我曾經一直搞笑?哈哈那你一定是看錯了喔啾咪。


> 穆絲可

謝謝你的支持!
經過兩年還能有讀者捧起這本書並且喜歡他並且來到這裡留言,這對作者來說是很大的鼓舞。^^
所以趕快也去看看我的新書吧我推~(喂

祤鷁 | 02 August, 2011 17:41

喔喔喔!我找到同伴了~穆絲可=]怎麼跟我一樣出版這麼久才拿起來呢?((被打
目前在等待新作的到來阿~圖書館快點阿!

恩恩...這件事嘛...因為你寫的文章都很有趣,而且曾在『嗶』的部落格看到說你很有趣,貌似把有趣跟搞笑混在一起了,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喵!
話說我們看不到最新回應嗎?為什麼我不管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沒看到呢?

EverDark | 14 August, 2011 01:07

> 祤鷁


咦?你看不到最新回應區塊嗎?
這可讓我慌了。
問一下你是用什麼瀏覽器的什麼版本?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