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手)那個,《妖精鄉》有續作嗎?

假設有讀者想問這個問題。(笑)

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在作者的我心中其實曾經是非常簡單的。然而從《妖》書投稿、得獎並出書之後,這個問題就變得複雜許多......

《妖精鄉》原本是三部曲的架構,乃是我為了交待手頭上某部(未發表、也未完成)長篇奇幻故事而特別另外設定出來的前傳系列。換言之,《妖》的世界觀直接分享該長篇奇幻,也因此呈現出比腳本所需還要龐大許多的世界。

##ReadMore##

當初並沒有打算這麼快就把這個前傳系列寫出來,但是因為「第一屆角川賞」的出現,讓我毅然決然改變了當時的寫作重心。然而,因為三部曲的規畫總字數高達三十萬以上,不可能投稿。但我非常想投稿呀!所以,我作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就是冒險地把首部曲獨立出來、先投再說當時手邊有另一篇獨立完成約七萬字的奇幻作品,因為覺得寫得不好,就一直冷凍在硬碟的角落。角川賞讓我重新想起那部作品的存在--因為它是我硬碟裡唯一符合參賽規格的作品--我決定把該篇故事的骨架拿出來用,但是把世界觀整個抽掉、替換成現在《妖》的版本。在經過大量大量的改寫之後,《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這本輕小說於焉誕生。

必須承認,身為「前傳」概念的《妖精鄉》,原本就是作者為了交代某長篇奇幻腳本中一些重大事件才特別設定出來的。也因此,它的「敘事結構」會比「敘人結構」還要強上不少。這沒有什麼優缺點的問題(讀者想必各有所好),但大致上我認為輕小說採「較強的敘人結構」是比較慣用的手法。

有在注意第一屆角川賞動態的人,應該不難發現《妖》書在投稿的版本是沒有副標題的。我一度想要放上副標題,暗示這是一部可以延展的長篇故事,但最後作罷。不過在出版稿還是加上了副標題,算是台角方面的提議,當然這剛好也符合我的意願。事實上,為了讓這個改寫完成的「首部曲」具有參賽作品的格局,我在腳本面上特別強化了「告一段落」的感覺。我不想讓評審覺得這是一本故事不完整的書。

結果如何哩?

結果似乎過頭啦。台灣角川方面還真的因此覺得:

「嘿,這部作品完結了呢!You did a good job!


Photobucket


當我那時(第一次)在編輯部稍微透露《妖》書仍有直接續作時,總編感到很訝異!也就是說,完全沒有人覺得「這個故事好像還有東西沒有交代吧!」應該有吧!沒、沒有嗎?


「......」

「......」

...なんという失態だ!


Photobucket


各位應該多少可以想像我的複雜心境吧。

「好、好吧,既然這樣就讓它這麼結束算了!我、我才不在乎呢!(淚奔)」←這就是我的心境

雖然我也曾經想把故事斷在現在出版稿的Ep7中段左右,但始終覺得結尾收在那種地方太雞排,很可能會被評審撕稿(?)。

呃,還是回到我們最初的問題吧。

「《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有續作嗎?」
「答案是有的。但目前僅僅存在於原作者的內心裡面。」

如果首部曲的市場性不夠強,我自己是難以想像出版社會認為存在「推出續作」的必要性。

(這部作品完結了呢!You did a good job!)


Photobucket


換言之,就算我想寫也不見得就能有一本書成形。

不過呢,我是熱愛創作的!

ˋ(° ▽﹑°)ˊ

事實上,我已經得了不寫作就會死的病


Photobucket


我相信會有人喜歡《妖精鄉》的故事,所以我有動力可以繼續寫下去、完成它。假設發生最慘的情況,我應該也會選擇自費出版吧。那是因為首部曲已經問世了,我不想讓喜歡這本書的讀者失望(即便人數很少 囧)。當然,進度會很緩慢就是了,因為我是多工創作型 XD......

我自己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續作推出,它只有可能更好;如果它不能更好,我就不會讓它推出。



在文章最後爆一個八卦。
《妖》書二部曲:《妖精鄉 滅軸的花鄉》將由歹丸腳穿出版,絕版一刷限量一本,這本原作者已經搶先預購啦!下次請早。
這一段當然是騙你的。

22 comment(s):

Anonymous | 24 June, 2009 00:31

請加油~
雖然只有我一個人算不上甚麼...
但我可是真的期待妖精鄉的續作呢

還有.......這書是看得出有很大的世界架構....但是....誰叫你'完'得真的很不錯嘛XDD

EverDark | 24 June, 2009 00:51

感謝你(妳)的鼓勵~^^

布啾 | 01 August, 2009 17:54

常闇樣您好…
前些日子在書店看到《妖精鄉》書背的介紹就直覺要買了(笑)(雖然抽出那本書的原因是書背華麗的LOGO設計)
在買書的隔日就看完了,個人覺得結尾寫得像是會有延伸的啊XD
(唔、感想一併寫在這應該沒關係吧?)

很喜歡龐大的世界觀(輕微的資料控)和貫穿全書的「對幸福與愛的定義與掙扎」w
翻看目錄的時候也很開心,「喔喔外文欸XDDDvvv」那種感覺(掩目)
翻到內容的時候就注意到標題是當中人名或地名的原文了w

因為寫作手法是見仁見智的,再加上會做這樣的評論的人已經不少、也比在下更能點到要點,所以我就只針對「內容」而言了(笑)
……個人是比較喜歡聽大家討論自己寫出來東西的故事內容,而不是評判表現的形式啦
雖然不知道常闇樣是怎麼想的,但是就讓我私心當作大家都喜歡這樣吧!

首先,不得不讓我說書本開頭彩稿上的台詞就讓我皺眉了(掩臉)
不是討厭,而是……淡淡的惆悵?
「哎呀…」的那種感覺(這樣說誰會懂啊?!)
不管怎麼說,為了大我而犧牲小我也就算了,但是在你愛也愛你的人面前為了別的要守護的事物(重點是還不包含該人)而抹殺自己實在太殘忍了……

不管對於哪一方。


接著,在看到中間和最後的時候,不禁落淚了?(歪頭)
分別是在「我不存在」和「妳是存在的、存在的、存在的」的幾個地方……

不存在的感覺很痛,存在卻不存在的感覺更痛,更別提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存在,只好持續相信自己「不存在」的「事實」。

人的信念只要一遭到動搖就會迅速崩解,愈是看來堅固的信念就愈是容易被擊碎。
但正因為察覺了自己的迷惘,才更要抓緊原本的方向,即便那是錯誤的也要抓緊。
因為只要一迷惘就會找不到方向,一旦不知道要相信什麼,心靈就會開始崩壞……

找不到「自己」是很可怕的,那是一種沒有經歷過就無法體會的痛。

……好像離題了(上望(巴)

每個人需要的都只是屬於自己那「小小的幸福」,或許對志不在此的旁人是微不足道甚至嗤之以鼻的
但是「只要這樣就夠了,這樣我就能夠愉快的在這殘忍的世界繼續存在下去了」,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笑)
因為去思考「為了守護自己的幸福而去掠奪別人的幸福」這件事是否是正確的會產生迷惘,進而造成自身心靈的壞滅
所以就只為了「捍衛自己的幸福」而拋下其他吧!
即使要破壞他人的幸福也無所謂,因為去思考這件事會讓自己感到痛苦(=不幸福),所以就不要去想吧!
只要毫無疑慮地為了自己「小小的幸福」而戰就夠了……我是這樣覺得的。

(往上一看)……怎麼到了最後不像心得倒是像是在傳教啊XDDDDD
好吧、我這個人不知不覺就會開始灌輸他人自己的價值觀OTZ

很喜歡笛兒,也喜歡這種「毫不猶豫將主角葬送」的做法(掩目)
這樣的結局就算被大家視為悲劇也無所謂,至少最後兩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了。
溫馨不予置評,感人這點倒是可以肯定的XD

唔、只是自己的一點拙見,看到這裡實在太感激了OTZ

話說軸的設定我有看懂喔XD/

EverDark | 02 August, 2009 00:32

布啾你好~

首先,總算有讀者提到「目錄」啦。( ̄▽ ̄)

那些的確都是人名或地名的命名原文,如果布啾有興趣的話,不妨再多鑽研下去,每個字字義都和故事或人物相關。尤其alienatio這個字我特別喜歡!這個字本身與它的衍生字某種程度上已經勾勒出《妖精鄉》這本書的核心了。(笑)

站在現實面,當然是讀者的技術性評論或者來自故事的心得感動,身為作者的我都會想要傾聽。不過我也比較喜歡聽到後者。因為評論說實話是誰都敢寫的(不管寫得好不好),但心得往往必須先對書本有所感動。所以如果能看見讀者的心得,某種程度上相信那本書至少有對該讀者帶來一些感動吧!


接著來談一談書內布啾提及的東西。
兩位主角其實都面臨關於「存在與不存在」的衝突。對於維格斯而言,他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沒有歸宿,但也表現得並不在乎、不去追求。彷彿光是埋首復仇就能「確實地活下去」、「這樣就夠了」,但這樣的生存之道在遇上亞莉依娜之後,才慢慢瓦解了吧。這個男人將會有所改變,雖然讀者們暫時還看不到。XD

相反地,亞莉依娜意圖藉由否定自己的存在來追求她所找到的自己生命的價值:她要成為捍衛故鄉人民幸福的一份「移轉」。在這樣的過程中,她卻發現要否定自己的存在是非常困難、也是非常痛苦。當她試圖捍衛子民的幸福時,女孩本身獲得的卻只有痛楚,因為她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都是會讓「他人」痛苦的殘忍之事。

「用痛楚,去丈量幸福。」

這句話一部分就是在描述這個解放軍女孩的生命。即使是再怎麼痛,她還是撐下來了,因為她知道這樣的痛,是為了換來幸福的疼痛。自私的幸福。正因為自私,所以才會痛。她的父親曾質問:「自己的人民幸福就好,其他外人怎麼樣都無所謂嗎?」

事實上女孩是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
答案對她而言,太痛了。

如果「大愛」並不存在,那麼一切的愛都是自私的愛,來自不同個體的私愛必然會產生衝突與矛盾,幸福的本質在這種無可避免的衝突裡,變成不得不被人們設法丈量的一種「資源」。

很多時候,我們因為不用去做出「選擇」,所以不必感受到痛楚。我們不用去選擇只能擁有父親或母親,因為我們兩者都有,不必選擇、沒有限制,因此這份「擁有」依稀是理所當然。

亞莉依娜卻發現自己面臨了不得不選擇的困境。
「如果幸福是可以被丈量的,那麼它一定是很有限的吧。」
這是她的體悟。
因為必須選擇,所以感受到有限性,同時因為必須選擇,所以得設法丈量不同選項的輕重。

這就是女孩的「痛楚」。
「丈量幸福」本身就是一種「痛楚」;而我所看到的女孩,又彷彿是透過「痛楚」在「丈量幸福」。究竟在《妖精鄉》的故事裡,誰才是最能夠體會塞克飛肯人民受到公主呵護的幸福呢?

只有她最能體會吧。

亞莉依娜用自己死亡前所累積的一切痛楚,「丈量」出塞克飛肯的人們是多麼地幸福。儘管這整個過程是再怎麼汙穢、罪惡、令人髮指,塞克飛肯人民的幸福都因而存在了。女孩,卻回歸不存在:永遠地消失了。


以上是身為作者的我自己的一些詮釋。
讀者不必盡信。
我相信,讀者看到了什麼,對他們而言就是什麼。
不妨這麼說吧!上面的詮釋,是身為讀者的常闇的想法。作者創作的時後毫無疑問地也把自己當作讀者,純粹的讀者。


最後,「軸」的部分有讀者看懂的話當然是最好啦!XD
我可以合理地懷疑布啾是理工背景出身的嗎?(笑)

藍夢樹 | 02 August, 2009 00:35

>「嘿,這部作品完結了呢!You did a good job!」
(默默遮面舉手加一)
雖然覺得好像有後續,
可是我當初就是看上你沒有後續我才買的呢,
大人……

EverDark | 02 August, 2009 00:41

To #5(藍夢樹)

哈哈。

老實說,讀者要把《妖精鄉 滅世的黃昏》當作全一冊完結的輕小說,真的也不是不行!因為我承認我給了這本書一個非常明確的「告一段落」的感覺。

這些讀者只要在續作推出的時後繼續當作續作是全一冊完結的作品而買下來就好啦!(被毆飛)

布啾 | 02 August, 2009 14:29

我有注意到XD
一開始是看到Odium的「憎惡、惡評」還有Scificum的sacrifice XD(剛好對這兩個字有印象)
不過還沒有去詳細翻每個字的字源w
alienatio我有查了!全部都說得通欸!(噴)(冷靜

是啊、會比較希望能看到讀者對內容的感動w

任何客觀的主觀都是比較出來的,有悲傷才有快樂、有痛苦才有幸福
事實上人都是自私的,即使是為了他人做事也是為了自己
實際上就算為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去死,那也不算是「大愛」
因為所謂的「大愛」即是「愛所有人」,包括自己。

不管是誰都沒有錯的吧,純粹是角度的問題罷了。

抉擇是痛苦的,但是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可以不用去只選擇A或B,而可以選擇要兩者都要或是兩者都不要(假設在只有兩個選項的情況下)
只要學會去承擔後果就好了。

只要是能夠丈量的東西都是有限的吧?
因為如果是無限的東西的話就沒有必要去丈量了。

啊啊、結果又開始多話了(打滾)
好吧至少例子拉回小說名詞(噗

即使在不安之中、在痛苦或貧困或是在眾人都認為是悲劇的情況之中,只要體察到「啊、其實自己是幸福的」,那麼即使是背負了多麼重大罪惡的人,也是可以得到救贖的吧?
或許許多賽克飛肯的人們仍埋怨詛咒著戰爭,但是應該也有不少身處同樣環境的人們正嘗試著從這嚴酷的環境下找到自己的「幸福」吧。

雖然女孩消失了,但是她留下了大家所不知情的幸福與自己的愛。
至少她達成了她最初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每個人看完作品的詮釋都會不一樣,互相交流心得的時候就是去看到各種的可能性吧(笑)

哎、我可是今年才要升上高中二年級的可愛在學生呢XD/

EverDark | 03 August, 2009 11:30

高、高二生嗎......Σ( ° △ °|||)

年輕真好(咦?

Albedo | 03 August, 2009 20:13

還以為常闇的書只有大學生以上才會看XD

EverDark | 03 August, 2009 21:07

哈哈,Albedo你難道不知道,在某站洽特版上還有人看完《妖精鄉》後說作者的我是「中二」呢!

被說中二的感覺真是超興奮,有種重拾青春的快感。(誤)

| 04 August, 2009 20:41

最近在香港的動漫節中入手了這本書,也是這次大賞中唯一感興趣的一本。嗯,我是香港讀者。如果可以的話想在出版當天買來看的,但是盤算了一下,還是覺得多等一、兩個月,待動漫節的時候拖回家就好了,結果那段時期內出版的輕小說都押後到現在才買。

最初對這本書的關注,是在於這本書的命名和西式奇幻風格,個人對這種書很感冒。本來是打算以「姑且一看」的心態來看的,老實說對於台角辦這種活動,到底是誠意還只是一種噱頭深感懷疑。不過,看到官方網站的書背介紹中「丈量」這一新奇的用法、西式奇幻加上種種好評,雖然說是「姑且一看」,卻一直暗自抱有某種期待。

不知為什麼會感覺這本書特別長…在輕小說偏厚的9S也大概才三、四個小時就看完,這本妖精鄉卻大半天才看到全書的五分之三,結果就分了兩天來看了。

書內的文字和角色觀念的衝突很令人入迷,常闇大大(呵呵,雖然其他輕小說作家都稱老師,但這裡用好像很奇怪)會支持那一種做法呢?服從多數?起而反抗?像神官和男孩一樣尋找不必彼此傷害的做法?

剛剛看了全書…

「混蛋!哭死我了!」

從314頁開始無窮深的空洞開始,直到故事完結眼淚都不住流下來了,到現在心情還沒能平伏。

在後記發現了這裡,抱住「這傢伙會不會在網上也有其他作品」,就上來看看了。

發現妖精鄉原來是打算以三部曲形式推出的,我就奇怪為什麼要加「滅世的黃昏」把名字弄得這麼長。對此,我充滿期待喔!雖然只是以一人份的形式,但還是希望這則留言可以成為推動大大繼續創作的動力源之一,給予大大多一份鼓勵。

雖然很多人說妖精鄉的敗筆是opiu大大的插畫,也看到這裡有人向大家反映插畫的問題,大大的立場滿尷尬的。我想主要是受萌系畫風影響,這種畫風的受眾比較少吧!

如之前所說,對這個作品感興趣是因為那些簡介文字,可是其文字量如此之少,實在無法讓人去輕易介定作品是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類型。多虧了opiu大大的插畫,封面中那份蒼涼空虛、卻又廣闊遼遠的感覺,讓我知道這不是歡歡鬧鬧的搞笑作品或萌系後宮作品,而是比較樸實嚴肅的類型。而事實上看到了結局,也著實覺得opiu大大的插畫非常合適。蘿卜青菜各有所好,有人不喜歡也有人會喜歡的,所以大大不用對此感到為難。

就算沒有插畫或換掉了畫師我也會繼續支持下去的。當然,角川方面願意繼續出版是再好不過的了。若大大真的只有自資出版一途,我也會想辦法從香港這邊入手的…嗯。

內文太多也許會有不少錯別字或病句,請見諒。發這篇文完全是希望大大知道,大大的書在香港也有不少讀者的。

最後,請大大繼續努力,期待著閣下往後的作品。

EverDark | 04 August, 2009 23:45

To #11(竹)

「大大」可以直接省略沒差,因為我不是大大,我是常闇;「老師」也請千萬不要加上去,太有距離感啦。等我哪天出它個二十本書之後再回來領受這個稱謂吧。(笑)

關於竹所提到的問題,我的選擇會是什麼呢?雖然不想主動自爆,不過基於這個部落格有問必答的良好傳統(什麼?)所以我不得不表態:我的選擇是「起而反抗」。EverDark這傢伙對自己的自私程度心知肚明就對啦!

也正因為我的答案是「起而反抗」,所以寫下的《妖精鄉》這個故事才會是現在讀者所看見的模樣。或許,再過個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我又會有不同的想法吧?(遠目)

那麼到時候我一定還是會用小說創作來傳達我的價值觀。

話說本書「特別長」其實是真有其事。《妖》書採用單頁十七行的密度,在角川規格的輕小說中算是密度最高的做法,即便如此還是擠出了360+頁,已經徹底超過參賽作品的上限字數(12萬)了。當然,不排除我的敘事手法還不夠高明的可能性,這個就讓我來操心就好~( ̄▽ ̄)


再來談談竹所提及關於「插畫」的部分。我倒是沒有特別感受到「很多人」覺得插畫是「敗筆」啦。Σ( ° △ °|||) 有的話倒是願聞其詳。如果說真的是風格問題,那麼或許作者的我難辭其咎,因為當初就是我向編輯要求排除萌系插畫的。(炸)


無論如何感謝竹的支持囉!

這個站的目的之一其實就是用來收集常闇的元氣彈的。(小誤)
我仍在持續嘗試寫出更棒的作品,我也有信心這些作品會在不久的將來和讀者見面。大家趕快在這個地方多多施加壓力,潛伏在未知角落的編輯就會感受到各位的怨念了!!(開玩笑的XD)

數字 | 07 August, 2009 15:03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常。闇。元。氣。彈~~~~~~~


如何?
有收集到嗎(誤

元氣彈整合系統,量子電腦「永遠黑」 | 07 August, 2009 15:37

系統通知:

Mr.EverDark,您已收集到1 KARMA單位的元氣值。距離元氣彈發射可能數值還差65534 KARMA單位。

Anonymous | 10 February, 2010 13:47

插畫畫的很棒阿 ~〈笑〉
跟灼眼的夏娜相比,用心很多!
還不錯看!很喜歡前面女主角熱吻男主角那段〈也因有插圖〉
可是男主角有點老........
順便說一下,我是國一生喔 !

EverDark | 10 February, 2010 16:05

To #15(匿名さん):

您好年輕啊。(遠目)
可以偷偷請問一下國中班級裡有在看輕小說的人是多還是少嗎?

風影 | 11 February, 2010 15:25

很多啊
我國三XD
怎麼可能少呢
但大部分都會是日本的...

話說我還沒看妖精鄉......
>"<

EverDark | 12 February, 2010 01:30

To #17(風影):

喔喔,確實就我所知,台灣輕小說市場主體是高中生,然後是上下各延伸一層的國中生與大學生。
或許是脫離國中太久了,很難想像現在國中生的嗜好分布情形。

我特別好奇年輕如國中生讀者看完《妖精鄉|滅世的黃昏》之後會有什麼想法......
看完了願意分享一下嗎。XD (←暗示你趕快去看的意思!)

落痕 | 05 April, 2013 23:37

這是我一年前看的小說,國三時看的,那時看完的想法是有些悲傷...(我很喜歡看悲傷的書(?)
然後我就開始推薦給我同學看
同學A:這什麼書,我看不懂
我:!!
接者...我就放棄推薦了
恩...(望)這好像沒什麼重點

永遠黑 | 06 April, 2013 12:56

> 落痕

沒關係。(遠目

Anonymous | 12 June, 2013 12:15

有點突兀
那個,腸案大人
我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我看不懂悖理紅的結局(之前沒發現自己沒看懂)
茵芙倪到底死了還是沒死,是不是只要變成她的後宮就會死?
第二個
敝人今年十七
在有生之年,有機會看的大人非學術性的新作品嗎?有嗎有嗎?

永遠黑 | 12 June, 2013 13:18

回21樓:

第一答——死了。
第二答——有喔。不過我要賺錢打拼先。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