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策略」

最近這幾天,有關e04人力銀行(為了避免廣告之嫌所以採用化名)董座楊先生與朱學恆之間的論戰,越演越烈。起因就是楊先生那場在成大畢業典禮的演講內容。

在好奇心驅使之下,我稍微檢索了一下那場演講內容。
成功大學官方新聞,後段)

然後發現其內容實在是太有趣啦!
在結論的時候,楊先生有以下這一段論述:

---
我不敢肯定你是否會成功,但可以肯定的是碩博士的學歷,不會為你帶來成功,鄭董事長大學畢業,鴻海郭台銘海專畢業,微軟的比爾蓋茲只有高中學歷,所以他們的成功都與學歷無關,他們的成功是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學歷,他們的成功是因為在他們碰上逆境時,毫不猶豫的選擇跟逆境正面對決,我看得出來,你們當中的某些人,勢必將會讓個學校,這個社會,這個國家,以你為榮,祝各位鵬程萬里,一路順風。
---

粗體字部分是我自己標的。
可以發現粗體字那一句的推論基礎,來自於「鄭董事長大學畢業,鴻海郭台銘海專畢業,微軟的比爾蓋茲只有高中學歷,所以他們的成功都與學歷無關」這個說法。各位覺得這之中存在著什麼可怕的邏輯謬誤呢?

Photobucket
##ReadMore##
楊先生例舉了三個學歷不特高、但是成就很高的案例,然後告訴我們:

「可以肯定的是碩博士的學歷,不會為你帶來成功。」

這三個人(鄭董事長、郭台銘、比爾蓋茲)並不是不在乎學歷,而是認為他們自己有辦法在不取得高學歷的情況下就成就一番事業。不取得高學歷是他們的最適選擇。從頭到尾就不是學歷好不好的問題,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並且知道他們擁有高學歷對於那件事情不會有太大的貢獻。

喔好吧,如果這種推論是有意義的,那麼同理可證:大家只要念到小學畢業就可以了,然後我們都秉持著王永慶先生的精神,就(有機會)可以成功啦!


Photobucket


是這個樣子嗎?

現在台灣社會對「高等教育」或者說「文憑」這檔子事情,有兩種極端的看法最為流行。一個是文憑至上說,叫大家快去念書念個痛快;另一個則是文憑無用說,叫大家趕快出社會有所歷練。這現象十分趣味,前者的強度特大,造就了台灣現在大學、研究所學生滿街跑的現象。

問題根本就不出在「文憑」本身,而是社會對「文憑」的misperception

文憑或高等教育是否有用,是case-dependent的問題。怎麼可能存在「文憑一定有用」或者「文憑一定無用」這些怎麼看都漏洞百出的事情呢?我們必須先理解一件事情,就是我們所觀察到的成功究竟是什麼。舉個我比較熟悉的例子好了:業界的成功最容易被人觀察到,學術界的成功則時常無人問津。在台灣,因為教育制度的僵固性,導致大學教授待遇遠遠不及國外名校。在國外,人人也都會談論某某公司某CEO年薪百萬,但大概不會有人在報紙上看到「某某名校教授年薪百萬」這種說法吧?(即便它在國外是事實

意思是,業界的成功本來就容易被觀察到。不要因此認為只有這些人成功。

如果我今天舉的成功案例都是這種高薪名校教授(我這邊的成功用年薪定義,簡單易懂),那我們就會看到以下這個現象:成功的人都擁有特高學歷。喔,所以如果我是楊先生,那是不是又要推論說「特高學歷肯定為你帶來成功」啦?

開什麼玩笑。

有本事的人自己知道文憑是否能幫助自己成就一番事業,不需要別人多說任何廢話。沒本事的人就是自己永遠不知道要幹麻,人云亦云,隨波逐流。打從一開始「文憑」就不是決定勝敗的因子,而是一個完全內生的決策過程。

「文憑至上」與「文憑無用」兩種說法都是狗屎。

為什麼會出現學歷較高的群體平均而言收入較高的統計事實?很簡單,因為聰明的人知道如果不拿一個較高的學歷就會被這個社會misperceive(誤解)為不夠好的人才,因此在權衡「花時間取得高學歷」以及「花時間在低學歷的情況下取得社會認同」之間,聰明的人很有可能認為前者才是最適。當社會對「文憑至上」的misperception越強,會造成後者的成本越高,因此越容易使得聰明人傾向選擇前者(也就是取得高學歷),這個過程會有自我強化的循環(self-reinforcement)。

整個故事在「文憑至上」的迷信底下,從human capital的角度轉化為education signaling的問題,造成社會資源的無謂損失。一些有能力的人根本不需要高學歷卻不得不取得高學歷,社會為了創造這種虛假的高學歷需求,又得花更多錢投資教育......


Photobucket


整個台灣的高等教育最可悲之處就在此。


喔,為了避免離題太遠,接下來我們再來檢視一下楊先生於同場演講中所提出的「勇者策略」吧!老實說我覺得這個名字取得不錯。以下為引用:

---
...所謂的勇者策略是,當你經過3個月都還不能找到工作的時候,請挑選一家你心目中的公司,仔細研究這家公司有什麼地方是你可以為他們帶來所需要的解決提案,然後西裝筆挺的走進那家公司,眼神正視老闆跟他講說:「老闆,我這裡有一個針對貴公司某產品的提案,我願意不拿薪水,為公司效勞,直到景氣恢復為止。」老闆問你為什麼,你就跟他講,因為我需要磨練,我需要向你證明我是有用的,半年後如果景氣恢復,那麼老闆肯定會先用你,因為企業看到了你的主動,因為企業看到了你的解決能力,因為企業看到了你當仁不讓的決心,屆時你的經驗超過那些空等待的同學。
---

說真的,各位覺得這個策略如何呀?

我覺得它的基本精神還蠻不錯的耶!朱學恆在他的部落格上痛批這是把自己當成「奴隸」,他的論點有吸引人的地方,但我在此有另外的看法。

我們來重新看看這個策略到底是在說什麼故事。簡單地說,當你以勇者之姿向一家公司提出解決方案時,我們似乎要假設你的解決方案有很高的機率能work對吧?如果一個已經三個月找不到工作的畢業生,好不容易以勇者的姿態提出來的解決方案到頭來也是一場空,我難以想像任何一家公司會繼續關心這個人的死活。所以我們實在不得不假設這名勇者有相當的能力,否則故事就不好玩了。

(如果楊先生這場演講的目的只是為了激勵一群沒能力的大學畢業生,那我沒話說。但事實顯然不是如此吧?)

問題來了。在給定這名勇者的確(或者高機率)具有替公司帶來解決方案之實力的前提下,為什麼這名勇者不敢開口要求領取薪水?因為大環境不好,替公司著想?Fine!那麼為什麼不是要求「如果我的方案能夠替公司的表現帶來明顯的改善,請在那之後雇用我,並且支付我這一段時間理應賺得的報酬」?這有錯嘛?不,完全沒有。

聰明的人,有能力的人,為什麼不敢開口說這種話?

當你用低姿態的身段和別人對話,別人就會用高姿態的身段和你對話。沒有任何理由一個有能力的勇者需要自我貶抑到這般田地。所以我說,「勇者策略」似乎不太聰明?我提出的想法顯然比它更好,姑且稱之為「智者策略」吧,不知道楊先生會怎麼看待呢?

如果一間公司竟然拒絕在這名智者成功之後實現承諾,甚至是在那之前就直接拒絕了這個厚臉皮來毛遂自薦的小夥子(儘管失敗了也不用付錢!),那麼顯然這種沒有遠見的公司也不值得我們的智者浪費時間與之周旋。

不知道e04人力銀行是屬於哪種公司哩?

當勇者很好,但如果你能達到智勇雙全,何樂而不為?很難想像有勇無謀是值得被推廣的作法。從頭到尾這種「不支薪」的概念就毫無立論基礎。還是我最喜歡的那一句結語:

別鬧啦。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