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 (part II)

「出現在本書的人物,通常被視為卑鄙可恥,他們所發揮的功能,則是危害世人。有時候,社會本身就很該死,因為它竟孕育出如此應受譴責的貨色。」

-Walter Block (1976), 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

繼上回(多久啦?)的「娼妓」話題之後,這次來談談「毒品」問題吧!

Photobucket

*本系列文章架構於對經普著作《百辯經濟學》內容的探討與思辨。
**→ Part I 「談娼妓」

##ReadMore##

就拿海洛因為例子。究竟其所造成的種種罪惡,是毒癮本身所致,還是「禁用毒品」的法律所致?Block在書中用了一個很標準的經濟分析角度:價格因素。

當某項商品被判定違法,但又有其需求存在之時,供給的價格必然反應額外的成本,也就是規避法律的成本。這不難理解。而毒品如海洛因之所以在地下市場中擁有驚人的價位,毫無疑問地是反映了「海洛因是違法的」此一事實。如果海洛因合法化,則據作者所稱之「最理想估計」,毒癮者可用相當於一條麵包的成本取得日常所需的劑量。

然而這不是現實。

現實是,毒癮者每天都面對高額成本在滿足其毒癮,許多罪惡產生於滿足這種開銷的動機。換言之,因為毒品遭到禁止,導致價格過高,因此毒癮者不得不藉由犯罪來取得資金去購買毒品。從這樣的邏輯來看,的確「禁用毒品」本身就是造成毒品相關的犯罪之所以層出不窮的一大原因。

「毒販」在這樣的故事裡扮演的是什麼角色?他們的功能,是在壓低毒品價格。乍聽之下很詭異,這群毒販是在求取暴利不是嗎?然而從市場機制的角度切入,我們可以理解的是,當越多想要求取暴利的毒販出現時,消費者(=毒癮者)所面對的價格就會越低。

基本的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
假設其他情況不變(ceteris paribus),則商品供給增加→均衡交易價格下跌。
求取暴利本身無論不道德與否,重點在於自私自利也能夠達成社會分配的效率結果。
(亞當斯密所謂「看不見的手」)

如果說毒品所造成的犯罪是導因於其過高的價格,則扮演著使價格因競爭而降低的角色的毒販(無論這是不是--通常不是--他們的初衷),反而是減輕問題嚴重性的幫手了!當然,讓價格回歸常軌的究極方法,應該是讓毒品合法化。

這正是本議題思辨的核心。

毒品合法化是應該的嗎?這樣子真的好嗎?

以下我先轉述Block在書中的邏輯來檢視這個問題。

---
一個弔詭的事實是,「禁止毒品」並不能真的禁止毒品,於是出現各種因為毒癮而犯罪的事件。或許我們可以先談談「吸毒」這個行為本身的問題。吸毒顯然有害健康,會縮短壽命,但這無法合理化「禁止毒品」的法令。就如同有人喜歡從事高風險的活動,背後面對的就是縮短壽命的可能,但這種行為通常不會被法律(荒謬地)禁止。

飲酒、抽菸、性愛、旅遊、高空彈跳、穿越馬路、遊行示威......

這些都是人們
自我選擇下產生的行為。如果說吸毒者最初並非受迫而吸毒,那就是一種選擇。人們永遠都可以選擇可能縮短自己壽命的行為,而這些行為不可也不應被禁止。

吸毒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造成吸毒者無法履行義務,比方說對近親家人的照顧。然而,基於任何一項活動將使人在某些方面無法運作的理由而禁止該項活動,是不合理的。否則,禁止賭博、飲酒、抽菸、甚至是開車、搭飛機,也都是恰當的了--這顯然十分荒謬。

作者還提及的另一個反對論點則是:吸毒者造成國家生產力下降。這個論點,他當然是更輕易地援用上面的邏輯便加以推翻。如果吸毒因為使人生產力下降而應該被禁止,那麼所有休閒活動,尤其是那些不會促成產業發展的活動(例如待在家裡沉思),也都應該被禁止才對。

即使毒品合法化,毒癮者還是會產生毒品相關問題。然而,特殊問題總是伴隨特殊利益而發生;小提琴家害怕傷到手指,芭雷舞者禁不起足尖受傷。如果海洛因合法化,除了吸毒者本身之外,絕不可能傷害任何人。反毒顯然違反了想要吸毒者的權益。
---

以上是Block的結論。
很顯然的,作者認為禁毒並「不合理」。


嗯......
這篇文章的草稿在四月初左右就已經寫好了,但是卻遲遲沒有PO出來。
因為我一直在對本文進行修改。

而為什麼一直在修改的原因,是因為我並不贊同Block的觀點!但是無論我怎麼去進行反論,卻始終都無法在邏輯一致的情況下,得到能夠說服我自己的答案。真糟糕。(苦笑)

再這樣拖下去也不是辦法--這麼想著的我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PO出來啦!

簡單地說,我雖然不贊成毒品合法化,卻找不到一個強韌的理由支持我的這個看法。奇怪,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呢?為什麼像「毒品合法化」這麼荒謬的事情我卻無法反駁呢?意識到如果再繼續思考下去大概會沒完沒了,我決定把這個問題交給下一代的人處理,我投降啦!

有你的,Walter Block!


嗚,總算可以把《百辯經濟學》這本書繼續往下看了......

2 comment(s):

Anonymous | 20 July, 2009 18:14

因為他早就把問題扭曲了, 找不出有力的反駁點很正常(?).

他明顯就是把禁毒和禁海洛因切開(?), 沒錯, 海洛因的副作用不會令人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 但有些毒品會加這方面的風險, 令人神經受損, 神智不清, 更易做出傷害他人的事.

酒上癮比毒品難, 雖然醉酒開車很會害人害己.
抽煙可抽數十年才生癌, 但煙剷對他人的危害只是二手煙和臭味. XD

煙酒上癮慢, 效力也較弱. 把這些拉來和毒品比, 一開始就是有很大落差.

如果特殊利益對社會帶來的好, 不能多過, 蓋過特殊問題的壞...還是不值? w
他老兄這樣經濟學, 沒算過嗎?

不過, 這本書就是要為不能辯護的東西辯護, 凹是難免?

EverDark | 23 July, 2009 13:34

To #1

感謝你的回應,讓我因此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我原本甚至曾經朝「毒品公賣」的角度去作反論,認為即便合法化毒品的價格仍然會十分高昂,因為價格理當反應標的物商品的價值,毒品存在強大的負外部性,那麼從公賣的角度、求取社會福利極大化,就逼須把這個外部性加以定價,反映在毒品上......

你提到的毒癮相對於菸酒的更強大的負面外部性,是個蠻好的理由去支持「菸酒合法、但毒品不合法」這個論點。

不過要據以形成一篇完整的反論,還是得花點心思就是了,但我變得比較有信心了。(不過基於惰性,本文不會再修改 ( ̄▽ ̄))

Post a Comment

回應文章前請注意下列三勿原則:

1)勿拍照;(→會有靈異的照片從你的相機裡跑出來...
2)勿餵食;(→會有飢渴的猛獸從我的網誌裡跑出來...
3)勿告白。(→會有奇怪的東西從站長體內裡跑出來...

謝謝大家的配合。
( > ー <)b